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伏笔

    手掌微微有些颤抖,第三段录像,来自于韩一笑——

    繁星满天,秋风萧瑟。

    一座断崖之上,有一个身形微微有些佝偻的年轻剑士,就这么坐在断崖边缘,佩剑横在背后,手握一只酒葫芦,咕咚咕咚的灌下一口,头顶上不断跳出“剑意+1”,他有些失神的看着远方的群山,有些失魂落魄,道:“盟主已经失踪一个月多了,杳无音讯,我能怎样?”

    他仰头看着天空:“公会里的人都说我韩一笑能能接班,可我凭什么?剑术比李逍遥差了一大截,他的截脉流都已经炉火纯青了,我呢?小妖姐姐是我们神话的人,最后得到她真传的人反倒是一个外人。”

    “算了。”

    他仰面躺在崖岩之上,看着星空,道:“兄弟们渐行渐远,连联络都少了许多,阿离那小子倒是好,去国外留学一去那么多年,回来更是一下子变成了天命集团的高层技术员,阿飞那小子虽然混蛋,但混得也不错,百花丛中过,绿叶沾一身,现在应该在准备接掌他老爸的那个工厂了吧?都是好命,唯独我韩一笑啊……”

    他坐起身来,又灌了一口酒:“高不成、低不就,玩个游戏又能怎样,始终当不了第一,盟主这么器重我,可上次的顶尖剑士比武上,我竟然只拿了个第三,在李逍遥剑下败得那么惨不说,竟然还输给薛景了,唉……”

    这个失意却又好胜心极强的年轻人,就这么一口接着一口的灌酒。

    “老韩。”

    我明明不在画面中,却忍不住还是说了一句:“胜负心没必要这么重,兄弟们从来都不是因为你足够优秀才跟你做兄弟,仅仅因为你是老韩啊!”

    画面中,韩一笑忽地一愣,抬头看着天空:“阿离?”

    他能听见!?

    我目瞪口呆,也就在这一刻,忽地一道银色光辉从天而降,化为一尊神灵屹立在天地之间,双足踩在大地之上,身形却已经凌驾于断崖之上了,足足有上千米高,它就这么俯瞰着韩一笑,笑道:“这份胜负心就相当的难得了,可做器胚,韩一笑,恭喜你了!”

    “什么!?”

    韩一笑猛然起身,浑身剑意暴涨。

    “给我灭!”

    引导者猛然一掌扬起,瞬间就磨灭掉了韩一笑的浑身剑意,紧接着将他收入袖中,这名引导者,看起来像是一位儒家老者的模样,将韩一笑收入袖中之中,竟然转身看着我的方向露出了一抹满含轻蔑的冷笑,道:“竟然能藏在光阴长河中看上这么一眼,但也只能就这么看上一眼了,你能改变得了什么?”

    说着,画面消失,甚至连这段录像的源文件也一并自行销毁了。

    ……

    “噗通……”

    我一屁股坐落在地,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为什么一段录像竟然能让我和老韩对上话,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抬头看向星眼,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星眼沉默许久,道:“时间刻度发生了一些转变,这段录像里隐藏着一些我所无法破解的代码,所以刚才牵引着你的一缕精神力量跨越了时间的刻度,出现在了当初,然后韩一笑才能听到你的说话,那带走韩一笑的引导者也才会感应到你的存在,但说到底你也依旧是一个旁观者,改变不了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的。”

    “你是说刚才时间倒流了?”我问。

    “没有。”

    星眼道:“时间没有倒流,只是你的一缕精神力在刚才的一瞬间开始了回溯的进程,至于具体为什么会这样,目前还不知道,方舟火种文明中关于时间流淌的科技树暂时还没有破解,当正式破解的时候,或许我就能给你答案了。”

    “知道了,火种融合的进度不要停,这是我们的头等大事。”

    “是,天行者,我知道了!”

    星眼消失,我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帅帐之中。

    谜团解开了不少,星联看重韩一笑的地方,不是他的天资,也不是他的剑术如何,而是老韩的胜负心太强了,当年跟我和阿飞在一起也是这样,虽然大家都是好兄弟,好得像是亲兄弟一样,但是无论做什么,老韩总是想争个第一,打乒乓球必须全胜我和阿飞,打游戏必须是我们三个等级第一,就连打电动街机都必须是一币通关的那个,他有一个执念,觉得自己必须这么优秀,不然就得不到大家的认可与重视。

    对此我倒是无所谓,因为在争这些第一的过程中,首先学习这一项,老韩拍马都赶不上我,在高中的时候,老韩的最佳成绩也就全校前十罢了,而我则通常都是全市统考的第一名,而且是拉第二名极远的,对此老韩不置一词,也不知道有没有心魔。

    阿飞则更是无所谓,当年就拍着韩一笑的肩膀,笑道:“老韩,你特娘的啥都想第一,也罢也罢,将来咱们兄弟三个想要做大人了,一起去PC的时候,你特娘的也准保是第一个出来的。”

    那么,引导者需要的是老韩的胜负心,之后说的器胚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心头仿佛压着千斤大石,这是不是意味着,老韩的肉身已经不在了,或者,已经不再是那个形态,而上次在漩涡中见到老韩的时候,他也让我不要再去找到了,目光中满是绝望,是不是意味着,老韩已经不在了?跟引导者一样,只剩下一缕精神力量罢了。

    或者,连引导者也不如?

    一想到这里,我只觉得心口微微有些疼,傻老韩啊,你凡事都想争这个第一就不累吗?如今身不知何处,这个第一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

    深夜里。

    “嘟——”

    伴随着轻响声,星眼的声音出现在耳边,道:“天行者请注意,幻月系统的一段程序发生了变异,坐标已经标记,并且立刻开始扫描!”

    我伸手一拂召唤出国服大地图,就在地图上出现了一道金色坐标,当我放大坐标的时候,就发现这是一片极为险峻的山峦,状似龙爪,山腰间拥有一层金色云雾,宛若绸带,而就在山脉之上,所有小地图都已经一一标红,被不计其数的玩家所占据,山巅之上,当我放大图像的时候,就看到一座血红色图腾柱正在缓缓被筑成,而就在图腾柱下方,则是一群风林火山的玩家,风沧海就站在人群前方,脸上满是满意笑容。

    毫无疑问,这座山是正是龙爪山,星空级任务真龙誓约的一座任务山头,此时此刻,这座龙爪山已经被风林火山公会纳入囊中,其余的六个地图也在攻略之中,只是在缩略的大地图上,这座龙爪山就像是苹果上的腐烂点一样,正在蔓延,破坏整个地图系统的架构。

    “这张地图什么意思?”我皱眉道。

    “是一个隐藏式的嵌套程序。”

    星眼道:“换言之,这张地图就像是埋下的一颗雷一样,一旦被玩家开启,则会破坏整体游戏的架构,整个地图的结构都会被破坏,整个游戏系统都会变得紊乱无序,而代价则是我们刚刚构建的防火墙系统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我心头一寒:“这一手,是星联的伏笔,对不对?”

    “极大可能性是这样。”

    “评估一下后果。”

    “不必评估,一旦整个嵌套程序都被启动,等于是在主系统种下了一个木马,星联的引导者随时都可以利用这个程序来洞穿天幕,无视我们的防火墙。”

    “阴险至极。”我皱眉道。

    “是的。”

    星眼道:“之前主系统必然已经被星联渗透,进而修改了程序,所以这个星空级任务等于是星联的人制造的,利用玩家对游戏任务的执念来完成对我们的反制,而且这一手隐藏得很早,刚刚好就这么被我们给撞上了。”

    “没那么容易的。”

    我长身而起,深吸一口气走向大帐外。

    “天行者,你要阻止那些玩家去完成一个星空级任务?”星眼问道。

    “嗯,很难,对不对?”

    “极难。”

    星眼道:“祝你好运。”

    “希望如此吧。”

    下一秒,召出飞剑白星,化为一旦剑虹就冲向了龙爪山所在的位置,虽然我不知道风沧海知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但我必须将事实告知,至于风沧海是同意终止任务,还是一意孤行,这就不得而知了,我能做的选择不多,只能见机行事了。

    ……

    “唰——”

    一缕剑光在天际飞速流淌,速度快绝,在利用飞剑白星御剑飞行之后,我的移速已经堪称是国服之最了,龙爪山距离凡书城很远,普通玩家过去至少要四个小时之久,即便是骑战系玩家也是两小时起的,但在飞剑白星的速度下,五分钟足矣!

    轰隆隆的剑光在空中一掠而过,就这么降临龙爪山,当我从剑身之上跃下的时候,一群风林火山玩家都露出了戒备之色。

    “铿!”

    林下清风直接拔剑,冷冷道:“你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