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挖你家祖坟了?

    我没有理会林下清风,转身看向风沧海,道:“收手吧,真龙誓约这个星空任务不能做下去了,后果很严重。”

    “怎么了?”

    风沧海皱眉道:“这个任务……跟别的事情有什么牵连吗?按理说,就算是复活一头真龙,应该对整个游戏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吧?之多是加强了一下风联的实力罢了。”

    “就是。”

    一旁的山不老阴阳怪气的冷笑一声,说:“欧阳陆离,你们一鹿现在已经是T0公会了,没必要这样恃强凌弱吧?我们风联整了一个团体星空任务,你们一鹿就说不能做,给一个理由先?”

    “要理由吗?”

    我微微一笑:“坏风水了。”

    “风水?”

    风沧海问:“怎么说,说具体一点。”

    我点点头:“之前,天空呈现出的金色天幕,你们大家应该都看到了吧?”

    “嗯!”

    不少风林火山管理层玩家都纷纷点头。

    我继续道:“那其实不是什么天幕,只是我为幻月系统架构的新防火墙系统,可以更好的保护玩家的隐私与安全,但一旦你们执意去完成真龙誓约这个星空任务,将会触发一个有心人在游戏主系统埋下的嵌套程序,一举从内部攻破幻月的新防火墙。”

    我看着众人,伸手打了个响指,顿时星眼知我心意的立刻重启了一下防火墙,空中的金色天幕再次呈现,引得众人齐齐仰头看去。

    “看到没有。”

    我语气平静的对众人说道:“这道天幕就像是我们玩家头顶上的屋顶一样,能为我们遮风挡雨,一旦这个屋顶没有了,在天幕上方那些垂钓的人,会把我们玩家中的佼佼者像是一条条鱼一样的钓走,李逍遥、方歌阙、韩一笑,他们都是这样离奇失踪的,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在幻月里会再次出现,所以希望风联能立刻中止这个任务,否则后果很严重。”

    “七月流火,你别危言耸听了!”

    林下清风皱眉道:“你们一鹿不过是担心这个任务会给我们风联带来整体获益罢了,用这种蹩脚的理由来阻止我们完成任务,不觉得有点可笑吗?还什么天幕上的钓鱼人,我怎么就看不见呢?你七月流火编出来的故事能不能别那么假?”

    “闭嘴!”

    我转身看向林下清风,冷冷道:“你算是什么东西?老子来这里是跟风沧海对话,你算哪根葱,你也配跟我直接对话?”

    “你!”

    林下清风气结。

    风沧海上前道:“陆离,虽然你这么说,但是说法依旧不能服众啊,我带着风联的几十万号兄弟打了这么久才接近完成任务,你不能一句话就让我们中止啊,即便是我相信你,我愿意中止这个任务,但是其余人你让我怎么说服?”

    “你说服不了的是自己。”

    我看向风沧海,道:“我问你,这个任务你是怎么得到的?风沧海,你最近跟引导者走得是不是很近?如果这个任务是引导者给你的,而你却又拒绝不了任务奖励的诱-惑,那你很可能就是下一条上钩的鱼儿了,你不应该问我,而应该问问自己,你觉得自己帮引导者是不是在为虎作伥?”

    风沧海沉默。

    火星河皱眉道:“陆离,情况真会有这么严重吗?你的意思是说,这款游戏里也会出现玩家失踪的情况?”

    “相信我,会的,而且不会太久。”

    林松岩冷冷道:“一面之词罢了,要我们怎么信你?而且什么引导者之类的东西,我们听都没听说过,你欧阳陆离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风联如果就是要执意把这个任务做下去,得到了人间的唯一一头真龙,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能怎么样?”

    我一扬眉,冷冷的看着风沧海,道:“林松岩、山不老、林下清风这些人蠢,说不通,我没有办法,但是你风沧海是跟引导者直接接触过的人,你完全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也完全知道自己做这件事的后果是什么,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我可以就在下一秒出现在你身后,一拳把你轰杀了,你信不信法律绝不会制裁我?”

    “你……”

    风沧海眉头紧锁:“我就只问一句,问题真有那么严重?”

    “有的。”

    我点点头:“或许更加严重,一旦我的防火墙被攻破,修补起来会相当麻烦,而且也必定会换来星联的反噬,我不一定能承受这个后果,地球也不一定。”

    “知道了,立刻中止任务。”

    风沧海一握拳,转身看着风林火山的一群人,沉声道:“兄弟们,听我的话,立刻中止全部真龙誓约的任务,传令分盟和龙骑殿、锋芒等风联成员,真龙誓约任务全部中止,负责人强行打断图腾柱的筑成进程,就这样吧,别问我为什么,我愿意相信陆离一次,这件事,确实可能干系极大。”

    不远处,图腾柱的升起姿态戛然而止了。

    我皱了皱眉:“不直接摧毁?”

    “不必了吧?”

    风沧海有些尴尬,道:“这七张地图的怪物会持续刷新,而且都是220+级的高级怪物,特别适合我们目前刷,这个图腾柱是一个密钥,筑成的高度越高,我们在这张地图里能获得的经验值增幅越大,所以图腾柱留着吧,既然这个任务不能完成了,我让兄弟们在这里刷几天怪物,可以吗?”

    林下清风冷冷道:“七月流火,我们任务可以不做了,但怪物总要让我们刷的吧?别太咄咄逼人了,做人留有一线的比较好。”

    我点头一笑:“林下清风,我有一件事很不解。”

    “什么事?”

    “我跟你好像不熟吧?要说认识,也就是在永恒秘境的PK里见过罢了,怎么感觉你对我的敌意这么浓?我是抢你女朋友了,还是挖你家祖坟了?”

    “你……”林下清风气得浑身颤抖。

    我冷笑一声:“做人何必那么嚣张呢?你以为你这个剑修有多了不得,我真杀不了?今天我是来当游说人的,不然分分钟砍死你,你在普通玩家面前确实是一号人物,在我眼里你屁都不是。”

    “够了。”

    风沧海拦住林下清风,笑道:“陆离,林下这家伙年轻气盛,你就不要计较了。”

    我摸摸鼻子:“我也年轻的,也一样气盛,回头让你们这个林下跟我约个时间,约个地点,打10场,估计他掉10级之后应该就没有那么年轻气盛了。”

    火星河笑了:“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国服等级第一、装备战斗力第一、技能战斗力第一的人,就别欺负我们的林下了,好了事情也解决了,我会在这里亲自督促任务的中止,仅仅只是刷怪而已,陆离你总该放心了吧?”

    “行,知道了。”

    我点点头,双足点地,瞬间腾空,驾驭着飞剑前往别的地图观察一下。

    巡弋一周,果然,七张地图的图腾柱建成进度都已经中止了,只是依旧有些不放心,万一他们重新启动了怎么办?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遏制不了的,而且这是连星眼都无法阻止的事情,天命集团终究只是给了我们重置防火墙的权限罢了,至于主脑系统的权限则没有给一星半点,而我如果命令星眼攻破主系统的话,恐怕整个游戏都会瘫痪,到时候付出的代价或许会更大。

    没有太多办法,只能选择信任风沧海一次了。

    一时间,忧心忡忡。

    ……

    坐在云端的飞剑之上,百无聊赖,俯瞰大地。

    “唰~~~”

    一袭白衣胜雪从暗影灵墟中飞出,就这么俏生生与我并肩而坐,正是白鸟,她跟我一样俯瞰大地,道:“你真的相信那个风沧海?”

    “没办法,只能选择相信。”

    我苦笑一声:“不然还能怎么办,真的穿梭到他身后,一拳轰碎他的心脏?”

    白鸟颔首:“这可能最行之有效的方式,但是之后你要承担的代价也比较大,用你们地球上的话来说,叫做千夫所指,对不对?”

    “随意杀人,而且杀的是国服人气最高的明星玩家,自然会被千夫所指。”

    我仰面躺在剑身之上,双手枕在脑后,道:“再说风沧海刚才的态度……确实让我没有杀他的理由,虽然这个人跟星联有勾扯,但总感觉……没有到我必须杀他的地步。”

    白鸟微微一笑,笑道:“你若心地没有那么柔软,怕是也没有资格当我的主人了,自古以来,杀伐果断之人我见过多了,但最终都走上了恃强凌弱,以天地生灵为蝼蚁的那条路,白星这柄本源飞剑,原本就偏稚嫩、懦弱,但偏偏与你的个性契约,一旦认准了一个方向,则可能就会成为人间最锋利的一柄飞剑,世间万物皆可斩断。”

    说着,她看向我:“如果风沧海重启了真龙誓约任务,你杀不杀?”

    “杀。”

    我闭上眼睛:“那时候,就算是我不想杀也只能杀了。”

    白鸟轻笑:“这就对了,仁慈不是无止境的退让,是应该有一个底线的,如果这个风沧海就真的想要跟星联一路走到黑,还是杀了比较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