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功亏一篑

    次日清晨。

    外面下起了初春的小雨,但园子里工程队的施工还没停,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直接呼唤星眼系统,一一点算无人机系统,工作室楼顶上的无人机仓库里已经足足有15架随时可用的无人机了,再加上那具火力强大的激光武器,基本上就算是有掠食者上门也有一战之力,而家里那边的20架无人机则已经全部到位,确保父亲和姐姐的安全,并且我重新编辑了保护对象,其中的五架无人机采取跟踪级别的保护,每天都会跟着父亲一起上下班,另外还有五架则保护姐姐,再加上在家里蹭吃蹭喝的师父林成,基本上可以确保无忧,至少能撑到我传送过去了。

    “不错。”

    看着一架架无人机的状态,我微微一笑:“方舟火种科技,就是比较好用。”

    “是的。”

    星眼机械化的声音传来:“天行者,一个坏消息,就在两分钟前,幻月游戏里的龙爪山、龙鳞滩、龙牙谷等地图的图腾都开始重新启动建设了,玩家杀怪获得的灵核将会成为图腾筑成的基石,按照时间计算,大约在一小时后,七座地图的核心图腾都会建筑完毕。”

    “什么!?”

    我浑身一颤,咬牙道:“马上上线看看!”

    “是!”

    急忙披上一件外套上楼,看看时间,才清晨七点罢了,马上上线,上线的瞬间就翻看了一下好友名单,风沧海、火星河的ID都是黯淡无光的,没有在线,于是马上驾驭飞剑冲向了龙爪山的方向,几分钟后,抵达龙爪山,但迎接我的却是无比密集的一阵箭雨与法术之雨。

    “什么意思!?”

    我猛然一个箭步从空中飞掠而下,暗影变身的瞬间,双匕首宛若轰出一团火球,“轰”一声在人群中造成了一个真空地带,紧接着手掌一挥,飞剑白星化为一道炽烈火焰掠过人群,连续数十人,就这么顶着无数箭矢、法术向前行走,怒吼道:“管事人,给我滚出来!”

    一名年轻剑士冷笑一声:“有种你就把我们杀光,反正我们得到密令了,真龙誓约任务必然要完成,至于你七月流火的阻挠,无所谓,你想杀就杀,我不信你能把我们风林火山的人杀光!”

    “没错!”

    一名团队长级别的法师冷冷道:“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让我们放弃攻略这种顶级任务?没错,你说服了盟主,但又有什么关系,林下忙活了一整个晚上,就是为了给你这个惊喜,大家身上的灵核都保存着呢,半小时内秒建图腾的速度,你感受一下?”

    “一群白痴!”

    我眉头紧锁,挥动火神之刃向前冲杀,同时雷神之刃化为一抹雷光在人群中疯狂肆虐,整个人都宛若杀神一样,然而对方铁蹄声滚滚,无数炎兕铁骑投入战场的冲锋杀伐之中,加上弓箭手、法师的点射,这感觉不是一般的难受,即便是一身归墟,恐怕也无法一人战万人吧?何况我还没有一身归墟。

    暗影折跃在人群中笔直冲杀,不久之后,我直接来到了图腾柱下,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图腾柱上,却发现“嗡嗡”铮鸣之中,一缕缕血色气息护卫着图腾柱,就像是一道无坚可摧的罡气一般,这图腾柱已经有自我保护能力了,并且就在图腾柱的上空出现了一道黑色漩涡,其中,有一只血红的眸子开阖了一下,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宛若深渊的凝视一般。

    “来,雷泽!”

    猛然扬手,召唤出半步雷池特技,瞬间万千雷泽涌向了图腾柱,然而一缕缕龙气蔓延,万千灵核所拥有的力量尽数聚集,就这么抵挡住了半步雷池的杀伤力,而周围四面八方的攻势更加凌厉,特别是一群渡劫飞升重装连连发动的剑垂星河、追风刺等技能,对我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转眼间血条就已经掉到了30%之下了,只得一个冰刃漩涡横扫周围,吸回了一波气血之后纵身一跃上天,就这么俯瞰着承载图腾的这座山头,内心满是不甘。

    我立刻离线,取下头盔的那一刻沉声道:“星眼,查询风沧海下线时IP的位置,传送我过去!”

    “是,天行者!”

    下一秒,脚下出现湛蓝色能量圈,“唰”一声完成了空间穿梭,我直接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房间了,阳炎劲吐露时照亮了整个房间,就发现前方的床上风沧海正酣睡着,在阳炎劲的炽烈炙烤之下他猛然醒来,就看见了我,惊然道:“怎么了?陆离你怎么会在我这里?!”

    我冷冷道:“林下清风重启图腾柱,现在七张地图的图腾柱都已经建立得差不多了,是不是你风沧海授意的?”

    “绝对没有,怎么会!?”风沧海咬着牙:“林下他疯了,连我都不敢触碰的任务,他也敢私自行动?”

    “啧啧!”

    我声音冰冷:“是不是你风沧海的授意,我不得而知,但是你现在最好立刻上线,中止这些图腾柱的建成,至于林下清风这个人,就没必要活在世上了。”

    “陆离!”

    风沧海急忙道:“我知道林下不管什么结果都是活该,但是求你……求求你尽量别杀人,留他一条命,可以吗?”

    “如你所愿!”

    我一拍腕表:“锁定林下清风的坐标,传送。”

    “是,天行者!”

    下一秒,我直接消失在了风沧海的眼前,身形一掠而过,出现在了河南南阳的某个别墅之中,就在前方,一名男子躺在床上,戴着游戏设备,正得意洋洋的样子,笑道:“这一波生米煮成熟饭,我倒要看看七月流火还怎么一个力挽狂澜!”

    “……”

    我悬空而去,一脚直接将头盔从林下清风的脑门上踢掉了,强行下线的瞬间,林下清风受到刺激,惨哼一声,就像是受到电击一样,直到几秒钟后才看到悬空而立的我,不禁浑身一颤:“七月流火?你……你怎么会在我房间的?”

    “是你私自下令重启真龙誓约任务的?”我问。

    “是,又怎样!?”

    他有些愤怒,坐起身来:“你他妈的直到擅闯民宅是什么罪吗?我重启个任务又怎么了,玩个游戏跟他妈的生死攸关一样,风沧海吃你这套,老子不吃你这套,我重启任务又能怎么样,天塌了吗?我怎么就没有看到天塌了?”

    我皱了皱眉:“天不会塌,但有许多人会遇害。”

    “那又怎样,关我何事?”

    他冷笑一声:“你七月流火要当救世主你自己去当,别拦着老子玩游戏,马上从我房间里滚出去,不然老子报警了。”

    说着,他已经拨通了110。

    我淡淡一笑:“你应该拨120的,这样能少吃点苦。”

    “你什么意思?”

    林下清风咬着牙:“你他妈的敢擅闯民宅行凶?老子的房间可是有监控的。”

    我哈哈一笑:“那又怎样,关我何事?”

    说着,食指、中指并拢,猛然凌空落下,“嗤”的一道阳炎劲扫过,直接将林下清风的左臂打断,紧接着又连续挥动三次,将他的双腿与右臂也一并打断了,并且出手的劲道控制的恰到好处,全是粉碎性骨折,疼,那将会是相当疼的。

    林下清风并不是真正的汉子,疼得嗷嗷惨叫,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怒吼道:“七月流火,你这畜生,你这天杀的……”

    我目光淡然:“你不信我的话,无知者无畏?我看不是,明明我已经说得相当清楚了,并且召唤游戏里的防火墙天幕证明过了一次,你却依旧要完成任务,你不是无知,你只是坏罢了,风沧海求过我,留你一条命,所以我不杀你,但是你这种人,百死难赎其罪,所以活罪难免。”

    说着,一个纵身上前,双足蕴满了阳炎劲,“蓬”一声轻轻踩在了对方的胸口,顿时骨骼碎裂声连成一片,他的下辈子也算是完了,运气好的,可能会落下一身病根,运气不好呢,就只能在床上渡过下辈子了,但是如风沧海所愿,躺在床上的林下清风依旧还能玩游戏,还是风林火山的一员大将。

    此时,林下清风已经晕过去了。

    我拿起地上的手机,对那边的110说道:“帮忙转接一下120吧,这里有个伤者全身严重骨折,早点派车过来,可别死了。”

    说着,念了一下地址之后,我就传送走了。

    ……

    返回工作室,重新上线。

    当我出现在龙爪山山巅上空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图腾柱已经在短短的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完成了,金灿灿的一片,并且就在龙爪山的图腾柱完成之后,整个山峦都开始重新“生长”,就这么不断升高,突破了云海,最终刺穿了上空的金色天幕,天幕之上出现了寸寸龟裂的痕迹,裂纹不断蔓延,一一转化为防火墙的巨大漏洞。

    “一切都迟了。”

    星眼道:“嵌套程序已经启动,防火墙系统正在从内部被瓦解,我只能不断的修复、重建,恐怕很难有机会完全封闭防火墙了。”

    我悬空而立,有些失神,终究还是功亏一篑了,有负于姐姐所托。

    冷冷的看了风沧海一眼。

    他也看了我一眼,眉头紧锁,那一刻,我的眼神一定很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