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始白龙敕令

    风沧海脸色铁青,拳头紧握,望着空中的我:“信我一次,绝非我所愿,并不是我暗中授意林下清风这么做的。”

    “还有什么意义?”

    我看着不断被炽盛龙气洞穿的天幕,皱眉不语,就在这时,一道铃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也宣布了这个星空级任务的真正完成——

    “叮!”

    系统公告:恭喜【风联】成员正式完成任务【真龙誓约】(星空级),沉睡万年的遗血真龙的魂魄被点亮,血肉正在凝聚之中,由于【风林火山】公会在任务中贡献值排名第一,盟主【风沧海】获得遗血真龙的认主传承,一旦遗血真龙正式复活,则风沧海将成为遗血真龙的第一任主人,此外,所有参与任务的玩家均将获得不同额度的奖励,恭喜大家,请再接再厉,为幻月世界而战!

    ……

    我腾空而起,御剑来到天幕的极高处,俯瞰整个大地,就在龙爪山的方向,一支血色龙爪法相升腾,穿透金色天幕,仿佛是要挣扎而出一般,而就在龙牙谷的方向,一颗无比巨大的狰狞头颅正在抬头,龙牙高耸,刺穿天幕,一双龙角如浮出水面的鳄首,洞穿天幕,与龙角峡谷地图呼应,整个天幕一共有七处破口,恰巧就对应着真龙誓约任务的七张地图,真龙的七个部位。

    天幕之下,无数灵气云集,一一涌向了破口处,就像是要补天一般,肉眼可见的一缕缕灵气规则涌动,那是星眼系统正在奋力的修补防火墙,但防火墙已经被攻破,这破口来自于星联的科技,两种科技本就在伯仲之间,想要完全修复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嗡~~~”

    云海之中,云层瞬即被驱散,下方则出现了一只骇人的巨大眼眸,如深渊的凝视一般,就这么看着悬空而立的话,这眼睛位置刚好处于龙牙谷、龙角峡谷、龙须林的对应位置,是遗血真龙的一只眼眸,就这么盯着我,冷笑道:“就凭你,能阻止得了本座重生?天下的大势,是你这么一只蝼蚁所能抵抗的吗?不知所谓!”

    说着,一缕无形大势压下!

    一瞬间,我只觉得双肩上像是扛着一座山一般,带着飞剑白星一起猛然下坠,体内永生境圣气剧烈运转对抗,但依旧抬不起头来,就这么被从天幕处被压得撞向了大地,直到距离龙爪山的山头只有十多米的时候才止住。

    “七月流火!”

    一群风林火山的玩家严阵以待,许多神射手都已经扬起战弓瞄准了。

    “不准攻击!”

    风沧海摆手制止众人的攻击行为,皱眉道:“是我们有错在先,不能再一错再错了。”

    ……

    我回眸看了他一眼,再次激荡体内浩然之气,山海之力、暗影修罗力量一一开启,就这么顶着巨大的压力再次腾空,飞剑白星化为一道白芒在前头冲天而起,为我开道,而就在这时,那隐藏在云海中的遗血真龙似乎已经极其盛怒:“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也罢,成全你。”

    云海中,雷霆攒簇,不太妙了。

    我身躯一沉,手中一缕白龙之气涌动,即将释放白龙壁自保。

    却就在这时,忽地空中传来了一个熟悉而悦耳的声音:“欺负一个永生境有意思?既然你想争夺枷锁,那不妨试试看好了。”

    云师姐来了。

    空中,一道巨大银杏天伞的法相一晃,下一秒云师姐的曼妙身姿出现在云海之中,白龙剑并未出鞘,就这么纵身在云海中的龙脊之上一跺脚,顿时“蓬”一声巨响,整个大地跟着一起颤抖,而原本遗血真龙挣扎欲出的姿态则瞬即戛然而止了,停滞在了一半,那狰狞龙头挣扎欲抬起,却在云师姐的纤纤玉足之下根本无从抬起。

    “半步飞升境!”

    遗血真龙哈哈一声大笑:“厉害了厉害了,没有想到后世居然出现了一个半步飞升的剑修,啧啧,这一身的超然剑意可真是让人眼馋啊,在我们那个年代,哪怕是林白鹿那样的大剑仙,恐怕剑意也不会超过你了吧?”

    说着,它啧啧道:“可惜,也仅仅只是一个准飞升境罢了,你若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飞升境大仙剑,本座还会忌惮你几分,但既然没有踏入那一步,那就都是枉然了!”

    “你尽管试试。”

    云师姐淡淡道。

    “试试就试试,有何妨?”

    遗血真龙哈哈大笑,隐藏在云海与磅礴天地之间的身躯再次蜿蜒扭动,要挣扎上天,伴随这它的动作,是天地之间的大势一起压向了双足踩在龙脊之上的云师姐,与此同时,遗血真龙一声怒吼,在云海之中便有一只金色龙头法相,狰狞无比的一口吞噬了过去,宛若泰山压顶。

    云师姐浩然剑意凝聚一身,一动不动,任由那滔天的龙头法相撞击在剑意墙壁之上,寸寸崩碎。

    “有点意思。”

    遗血真龙狰狞大笑,身躯扭动,猛然间一条龙尾抽打而至,但一样在剑意罡墙上撞得粉碎,而就在下一秒,龙身翻腾,一缕缕血色龙气云集,遗血真龙的全力一击涌动而去,直接碾压向了云师姐的位置。

    “唰!”

    云师姐手掌张开,一道本命物涌动而起,正是银杏天伞,直接在身周张开了一方小天地,就这么将遗血真龙的奋力一击尽数磨灭,并且手持银杏天伞的云师姐风姿绰约,缓缓向前走动,每一步都踏碎龙脊骨无数,骨骼爆裂的声音无比悦耳。

    遗血真龙的体魄何等强横,昂首怒吼:“就这么耗着?本座还能活千年、万年,你呢?你这位准飞升境剑仙就守着我千年、万年?这人世间的所有事情都能放下了?”

    云师姐皱眉不语,被说中了。

    她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龙域还需要她的镇守,何况这里是轩辕帝国腹地,与龙域相距甚远,银杏天伞的山水气运牵连到了这里已经变得极其稀薄了,如果云师姐在这里战斗,绝对不可能是死亡之影林海的对手,守在这里,只不过是权宜之计。

    ……

    “怎样?!”

    我转身看向龙爪山的一群人,目光冰冷的看着风沧海:“你们干的好事,如今把荆云月拖在这里,龙域怎么办?国服的版图怎么办?就眼看着国服一点点被异魔军团蚕食?”

    风沧海缄默不语,神色无奈。

    就在这时,一名小骑士皱眉道:“这跟我们风林火山有什么关系?我们只不过是完成了一个星空级任务罢了,怎么,挡着你们龙域的路了?荆云月被拖在这里是她的事情,说明她还不够强,说明她敢来到这里挑战遗血真龙是不自量力,怎么就能赖在我们风林火山身上?”

    我冷冷看去。

    “你闭嘴!”

    火星河神色一样冰冷,直接将这名已经渡劫飞升的小骑士踢出公会,杀伐果决的一挥手:“杀了,永不录用!”

    周围,一群人毫不犹豫的动手,就这么干掉了小骑士,还把他的盾牌给爆出来了,但没人捡取。

    风沧海抬头看着我,说:“该是我们风林火山的责任,我们自然不会逃避,风林火山不管怎么说也是国服的T0.5,绝不会逃避担当,陆离,你说怎么办,现在还有补救的办法?荆云月被拖在这里,确实是……十分不妙的事情。”

    “你是遗血真龙重生后的主人,你尝试一下能不能命令它?”我说。

    “嗯!”

    风沧海腾空而起,就这么飞到了遗血真龙所在的云海前方,道:“我是你的主人,现在我命令你,停止突破天幕,回到我身边来。”

    “哦?”

    云海中,遗血真龙懒洋洋的看了风沧海一眼,笑道:“小子,你好歹也是一位永生境王者,这辈子见过狮子给蚂蚁跪拜臣服的吗?”

    “立刻滚!”

    遗血真龙又说:“若不是有契约在,老子一口真龙罡气就能把你吹得灰飞烟灭了?即便是之后本座重生,你也只配当我的马前卒、座下奴仆罢了,还真以为能当老子的主人?”

    风沧海一脸无赖。

    “回来吧,别白白送死了。”我皱眉道。

    风沧海飘然而回,跟我一起并肩看向云海的方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系统公告说得清清楚楚了,我和这头遗血真龙之间有主仆契约,为什么它对我是这种态度?”

    “因为这个任务本身就是一个骗局。”

    我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整个任务都是星联突破了主脑系统,自行编辑的一个局罢了,就等着你来入局,接你这个玩家的手来完成真龙誓约任务,唤醒沉睡中的遗血真龙,借用遗血真龙的力量突破天幕,让这个幻月世界的屋顶一直漏风漏雨、方便他们进出罢了。”

    风沧海沉默:“对不起,我没有想到那么多。”

    他的声音很小:“我只是太想战胜你,战胜一鹿罢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恐怕还会选择接受真龙誓约任务吧?”我问。

    “是。”

    他并不否认:“会的。”

    我一声叹息,不再理会他,转身腾空御剑冲向了天幕,来到俯瞰云海的位置,与云师姐心湖对话:“师姐,你怎么样?”

    “还好。”

    她微微一笑:“遗血真龙目前只是复活了魂魄罢了,血肉真身还在重塑之中,暂时我还能镇得住它,但之后就不一定了,毕竟一头真龙的实力境界原本就是飞升境起步的。”

    我沉默不语,眉头紧锁:“就没有补救的办法了?”

    “有的。”

    “再等一会。”

    “等什么?”

    她微笑不语:“数息之后你自然明白。”

    ……

    骤然间,我的灵魂激荡起来,心湖中涌起万千波澜,猛然转身,就看到天幕外的一重天幕破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一缕金光从天而降,轻而易举的洞穿了星眼所凝聚的第二重天幕,就这么笔直的飞向了我,同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始白龙敕令,命你七月流离手握镇龙镜,就此坐镇天幕,守护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