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坐镇天幕

    “唰!”

    那一缕金光长空直下,好似银河落九天,就这么垂挂在了我的前方空中,是一面古朴铜镜,正面光洁反光,泛着令人无法直视的光辉,背部这刻满了古老灰色的文字,就像是被仙人祭炼了无数岁月一般,而且整个镜子都泛着一股威严气息,似乎对龙族有天生压胜的效果。

    “这是镇龙镜。”

    云师姐一边踩得龙脊骨嘎嘣响,一边笑着用心声与我对话:“据说太古年间,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老剑仙仗剑游走天下,那时候的天下洪水遍地、民不聊生,司雨行云的真龙们俯瞰众生,对苍生毫无怜悯,故而,这位老剑仙手持仙剑将人间的真龙斩杀殆尽,杀到一头都不剩,但凡还有,就继续杀,最终这柄剑饮下无数真龙之血而崩碎,而老剑仙则在遗留人间之际,用最后一道心神将这柄仙剑的碎片给炼化成了一面镜子,正是镇龙镜,这镇龙镜对真龙有天然压制,后来被一位飞升境仙人带着一起飞升去天外了,而始白龙其实并未死,龙魂一样飞升天外去了,在得知世间恶龙即将抬头之际,将这面镜子赐予了你。”

    我听得居然有些热血沸腾。

    “拿着吧,镇龙镜已经与你有灵魂契约,你可随意使用了!”

    “嗯!”

    我一点头,猛然伸手抓住了镇龙镜的把柄,一时间无比磅礴、浩然的力量涌入身躯之中,顿时整个人一激灵,差点就要抓握不住,拼命的稳住心神,这才紧紧握住把柄,但镇龙镜依旧像是拥有意识一般,对我的力量不置一词,随时想要挣脱。

    云师姐禁不住吃吃笑道:“差点忘了,镇龙镜的材质来自于老剑仙的那柄仙剑,所以蕴藏的远非对人间龙属的压制效果,也蕴藏着老剑仙的一些剑意,你若是能消化掉这些剑意,嗯……师弟你在永生境的剑修中,剑意能排个第一名。”

    我深吸了一口气:“听起来十分诱-惑,可惜我不是剑修,我是一名刺客。”

    云师姐翻了个白眼,道:“好了,你可以去天幕之外了,接下来坐镇人间的事情就不仅仅是师姐一个人担着咯,你也需要分担了。”

    “嗯。”

    我紧握镇龙镜,稳住心神,不让它挣脱,道:“师姐,我该怎么做?”

    “镇龙镜威力巨大,你手持镇龙镜,将力量贯注其中,照谁谁难受,不信试试,眼前不就有一头真龙?哦不,半头真龙。”

    “好嘞~~~”

    我二话不说,将雄浑的永生境圣气贯入宝镜之中,顿时镇龙镜通体散发金色霞光,就在下一秒对着云海中遗血真龙的头颅猛然一照,顿时一道金色光线炽盛绽放,直接驱散一整片云海,照射在遗血真龙的头颅之上,它顿时惨嚎翻滚,刚刚凝聚的龙皮、龙鳞溃散湮灭,血肉被烧焦,转眼间就烧到龙骨了,在头骨上留下了一道烧伤痕迹。

    而我则深吸一口气,体内的圣气被吸掉了不少,顿时心头了然,镇龙镜只能帮我镇守天幕罢了,想要真正的杀掉遗血真龙根本不可能,因为我的境界不够,圣气用到一般的空了,到时候驾驭不了镇龙镜,或许还会被反杀,那就丢人丢大了。

    于是,我目光看向云师姐。

    她立刻心声说道:“始白龙返回人间的法旨说得很清楚,镇龙镜认主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所以师姐是拿不起镇龙镜的,就算是强行把镇龙镜炼化成自己的本命物,拿去杀了遗血真龙,却要承受一份大道因果,不利于我之后的破境,这些始白龙大人都已经考虑到了,所以手持镇龙镜的人只能是你,坐镇天幕的人也只能是你。”

    我无奈的叹息一声:“知道了,师姐你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嗯。”

    云师姐手掌一翻,收了银杏天伞,擎剑化虹而去,而我则腾空而起,手握镇龙镜,宝镜需要我的力量,而我也可以借助宝镜的力量,就这么腾空而起穿过了天幕,不必动用永生境的力量都能长留在天幕之外了,同时,镇龙镜不断散发出澎湃的龙气,驱散了天幕之外的大道压制,让我在这里不受到任何影响,始白龙想得确实周到,方方面面都想到了。

    从这个角度俯瞰人间,人间就真的只是人间了,纤毫毕现,每一座山川,每一条河流都尽收眼底,什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犹如仙人俯瞰人间,而手持宝镜的我最先看到的自然是天幕之上的七处破口,有龙爪、龙牙、龙脊的卷动,正在不断撕裂天幕破口的范围。

    “开始干活吧!”

    对自己说了一声之后,悬空于天幕之外,当我运劲于宝镜之后,整个人的身躯瞬间涨大了成千上万倍,化为一个金色法相,镇龙镜激射出一道炽盛光辉,就这么打在了龙爪位置,将那已经探出天幕的龙爪给打了回去,紧接着转身又是一次攻击,将翻转出天幕的龙尾也被打了回去,龙尾之上皮肉溃散,受伤不轻。

    ……

    “蝼蚁!卑微的蝼蚁!”

    遗血真龙吃痛之下,怒吼连连:“你以为你拿个破镜子就能真的守得住这座天幕不成?本座迟早要攻破天幕,将你挫骨扬灰!”

    我皱了皱眉,原来遗血真龙这种存在也是喜欢放狠话的。

    不过,又能有什么用,我就这么坐在天幕上,哪里被突破了就来一镜子,以至于遗血真龙吃痛之下终于老实了一会,等到血肉温养得差不多了,这才再次发动进攻,但天幕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攻破,因为星眼系统正在不断修复,所以我的顾虑稍微可以省一省,下线睡觉的时间还是有的,甚至每次只要间隔个七八个小时给遗血真龙来一下,它也就老实了。

    不过,遗血真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大敌,真正敌人应该来自于天幕之外的混沌吧?

    我转身看去,那片混沌中有雷光涌动。

    “引导者?”

    我微微一笑。

    “正是。”

    混沌中,一名浑身皎洁银色光辉的长袍老者走了出来,手握一柄雷光攒簇的长柄战斧,笑道:“小家伙厉害得很啊,年纪轻轻的就能坐镇天幕了,啧啧,让老夫想想,上一个坐镇天幕的老家伙都活了三万多年了,你这么年轻死在这里就太可惜了。”

    我皱了皱眉,依旧盘膝坐在自己所在的天幕之上,说:“你们到底想从这个游戏里得到什么?”

    “补全天地、人性的一切规则。”

    老者一样盘膝坐在距离我大约数百米外的位置,像是要跟我坐而论道的样子:“人类的悲哀、喜乐,人间的绝望、恐惧,最长的时间,最短的距离,最深邃的光阴,所有一切规则的极致,当这些天地允许范围内的极限都被收集完毕的时候,就能真正的洞察天之壁的奥妙,真正的救回这个摇摇欲坠的世界了。”

    “你跟其余的引导者不太一样。”

    我手握宝镜,笑道:“他们不太喜欢讲道理。”

    “自然。”

    老者微笑:“所谓引导者,一缕神念罢了,有的人身拥强大的力量,足以俯瞰一切,有的人拥有极强的手段,可以跳脱规则的约束,有的人拥有真正永恒的生命,可以不管人间寒暑,引导者也一样多种多样,你所遇到的,多半只是一些半瓶水的引导者罢了,为了达到目的,这些人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我低头俯瞰人间:“你们一直在利用天命集团的游戏,收集人类的数据?”

    “是的。”

    他并不否认:“这样可以一一补全天之壁的规则,更能让我们星联孤注一掷,在世界毁灭之前尝试逆转光阴长河,将即将被毁灭的宇宙带回。”

    “所以。”

    我看着他:“方歌阙、韩一笑等人,对于星联而言只是必要的牺牲,是吗?”

    “是的。”

    老者坦然道:“一两个人的生命,与整个世界而言,你会选谁?”

    我皱眉道:“那世界碰撞呢?根据我的分析,天之壁虽然正在崩塌,但是地球所在的坐标并不在真正的世界碰撞点上,而是被人牵引而至的,这又怎么解释?”

    老者微笑:“地球的人类不听话,有些引导者想略施惩戒。”

    “他们有什么资格惩戒地球?就凭他们的实力强。”

    他点头微笑,表示默认。

    “你不管管?”我问。

    老者摇头:“管不了,许多引导者属于星联各自不同的分支,只服从于根本利益的时候才会有合作,否则井水不犯河水,一旦干涉他人的行动,代价是相当沉重的。”

    “你叫什么?”

    “我名龙祖,上一任坐镇天幕者。”

    “所以?”

    我微微一笑:“你来到这里,是为了杀我之后,重新打开天幕?”

    “然也。”

    他笑道:“小家伙太聪明,留不得的。”

    ……

    “嗡——”

    一道蕴满雷霆的斧头光芒从天而降。

    我则擎起宝镜,笑道:“你千不该万不该啊……”

    “不该什么?”

    “不该名字里有个龙字。”

    一道光辉掠过,镇龙镜一照之下,名叫龙祖的老人翻飞而去,手臂、双腿不断湮灭,受到了镇龙镜的大道压胜,而空中的战斧更是被宝镜光辉激荡翻飞了出去。

    混沌之中,传来了他愤怒的吼叫声:“他妈的……名字里带个龙字也会被大道压胜啊,还讲不讲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