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温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病来如山倒

    “咕噜咕噜”

    李紫荆肚子又响了,打断了李紫荆的思绪,李紫荆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不再想顾若寒是不是没笑过,而是先顾着喂饱自己的肚子。

    自从养母死后,原主都没有吃饱过,今晚她一定要将这个身体喂饱。

    原主真的很穷,一文钱也没有,养母临死前倒是还给她留了两亩旱地两亩水田,但却被沈大树的家人强行占去种了,沈大树的家人还想要这四亩田地的地契,不过因为这田地生前是养母的倚仗,是养母的命根子,哪怕沈大树家人打她,逼着她拿出地契,她都没有拿出来。

    沈大树的家人种了原主的田地,原主就没有田地种了,还得天天帮沈大树的家人干各种活,连院子里菜园都荒废了,没时间种上菜,要不是多亏了李氏一族和村里的好心人不时接济原主,原主早就被饿死了。

    这个村的人都挺穷的,可见接济原主的东西,也顶多是让原主不至于饿死,根本没法让原主吃饱。

    原主那四亩田地,李紫荆肯定是会拿回来自己种的。

    但现在李紫荆不关心这些,现在她只关心她的肚子,正在咕咕叫个不停,一副饿的不行的模样。

    只见李紫荆赶紧生火煮蛇肉。

    有原主的记忆,加上李紫荆就是在农村长大的,还在现代爱做菜,现在李紫荆做这些,还挺得心应手。

    就是原主太穷了,连油盐酱醋都没有一点,蛇肉只能水煮了,又担心蛇肉不够填饱肚子,她又往蛇肉里加了些高粱和野菜乱炖。

    在现代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时,她什么难吃的东西没吃过?现在,哪怕这乱炖的东西再怎么难吃,她也能咽的下去。

    可锅里的东西还没熟,李紫荆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摸了摸额头,还很烫,又摸了摸脸,脸也很烫。

    应该是白天她被推到河里着了凉。

    感觉身上衣服还有些湿,怕着凉更狠,李紫荆赶紧去内室,翻箱倒柜找了一套也满是补丁的粗布衣服换上。

    等李紫荆再回到灶房,蛇肉乱炖已经煮熟了,但她却也感觉到头开始有些晕乎乎的了,本来她还打算喂这身体一顿饱饭的,可却因为发烧头晕导致嘴里没什么胃口,就只勉勉强强的吃了一小碗。

    剩下的,李紫荆也不敢浪费,留着明天吃。

    站在锅台前洗碗筷的时候,天完全黑了,但因为月亮早早出来了,哪怕有油灯却没油点,透过明亮的月色,还是依稀能看的见。

    李紫荆现在头晕沉的厉害,也没心思感叹这个家太穷了,一洗好碗筷擦好锅台,她就从锅边的吊罐里舀热水简单的擦洗身体。

    身体还没擦洗好,她人就咳嗽起来,头也晕沉让她想立刻倒下去,靠着意志力硬撑的擦洗好身体,又一边咳嗽,一边端着洗澡水在院子里倒掉,她才关好门,也不脱衣服,就这么爬到内室简陋的炕上,躺下。

    薄薄的破被盖在身上,李紫荆越来越难受。什么叫病来如山倒,她现在算是体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