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战兵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章 这也算是职场规则

    蒋晓萱更是两眼无神,忽闪的大眼睛此时了无生气,一边应付着丁若雯,一边时不时地偷偷瞟上庞劲东一眼,那意思是在问:“我该怎么办呢?”

    庞劲东则用眼神回以:“我怎么知道,你请我来的时候,没考虑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为什么蒋晓萱这么不安呢,原因很简单,庞劲东是丁若雯的朋友,而不是她蒋晓萱的。

    职场就是这样,表面上大家可以一团和气,关系好的不分彼此,但实际上等级秩序森严。

    上司的朋友圈,岂是下属能随便介入的。

    庞劲东和蒋晓萱在工作没有任何交集,生活上更是没什么来往,而庞劲东却出现在蒋晓萱的生日趴体上,只怕会让丁若雯多心有些不好的联想。

    终于,笑容可掬的丁若雯无意间,发现了角落里的庞劲东,表情在一瞬间反转一百八十度,只用了一秒钟不到。

    庞劲东则立即把目光飘到一旁,不敢看丁若雯,坐在那一动不动。

    蒋晓萱则傻了一样,一会看看庞劲东,一会看着丁若雯,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只是带着哭腔说了声:“丁姐……”

    很小的声音,不过庞劲东听见了,丁若雯也听见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丁若雯的身上,所以所有人也都注意到了这一幕,只是除了庞劲东这三个人,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庞劲东……”丁若雯终于开口了,语气听起来还算温和:“你怎么也在?”

    庞劲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脱口而出一句:“我是碰巧路过……”

    “那可真够巧的!你以为我会信吗?”丁若雯把视线转移到蒋晓萱身上,化作利剑一般,语气也发生变化:“萱萱,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庞劲东为什么会在这里?”

    蒋晓萱很尴尬:“我……”

    “你原本好像看庞劲东不太顺眼,没想到这么快就建立友情了……”丁若雯轻轻一笑:“在这里遇到了正好,我有些工作上的事儿,要跟庞劲东说,你们先玩吧,不用管我们。”

    蒋晓萱听到这话如蒙大赦,立马闪到包房一旁去,她的朋友们也跟着过去,给庞劲东和丁若雯留出很大空间。

    蒋晓萱努力让自己镇静一点,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跟朋友闲聊起来,可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结果话说的没头没脑,东一榔头蜥蜴棒槌。

    丁若雯望着蒋晓萱那边,摇了摇头,低语了一句:“这丫头……真是的!”

    庞劲东不解:“怎么了?”

    “你该不会像他一样不了解职场规则吧?”丁若雯很耐心给庞劲东解释起来:“领导的朋友圈子,领导可以介绍给你,但你不能主动去接触。因为领导的朋友圈,大都是身份地位相同的人,蒋晓萱只是一个普通职员,很难融入挤进去。”

    “这倒是。”庞劲东赞同这一点:“注定不属于自己的圈子,硬融是融不进去的。”

    “而且,下属和领导的朋友建立来往,很容易被误会,是不是会做出对领导不利的事,比如说是不是想要取代领导。蒋晓萱很聪明,所有道理都懂,但实际做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先前她就跟我两个客户套过近乎。也就是我还能忍着她,换做别人早就开掉了……”丁若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庞劲东:“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她跟你也能套上近乎,按说你对她也没什么用啊。”

    “看你这话说的,难道只有我这个人有用,别人才会跟我交往?”

    “没错,不只是你,其实我也一样。如果没有利用价值,别人为什么要理会?”丁若雯为人处世一向都是这么现实:“尤其漂亮女孩子跟你套近乎一定要当心点……”

    “我跟蒋晓萱吧,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上次我不是被沈博翰打了一顿吗,连带着她也吃了一点苦头,我们两个也算是患难之交。”

    庞劲东提到这件事之后,丁若雯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尴尬:“对不起,我……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给你添了这样的麻烦。”说到这里,丁若雯痛苦的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我也求过他给我点面子,可他就是不听,我也没办法。”

    “他还这样对过别人?”

    “可能因为他自己的性取向问题吧,他总是担心我在外面勾搭别的男人,去追求在他那里得不到的东西,结果他得了疑心病。先前我有好几个男性朋友,都被他给暴打过,我实在气不过了去找沈安洪主持公道,然后沈安洪赔了一大笔医药费,可他还是那样一点不改……”说到这里,丁若雯冷冷一笑:“不过呢,你也不用气,他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差点连命都没了。”

    庞劲东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我已经听说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就不介绍经过了……”丁若雯说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按说沈家财雄势大,没什么人敢太岁头上动土,就算真的要下手,也应该用投毒之类比较隐晦的办法。可对方却直接用冷兵器,而且杀了那么多人,明显是没把沈家放在眼里,也不怕沈家报复。”

    “查到是什么人干的了吗?”

    “没有,沈安洪发动了全部资源和人际关系,却没有打听到一点消息。”丁若雯说到这里,显得非常害怕:“据说,那个人只是用一把长剑,就把沈博翰一干保镖杀的人仰马翻,连开枪都打不中他,这种身手我过去只在武侠电影里看过。”

    “你怎么好像很害怕?”

    “我当然怕了,对方显然是跟沈家有深仇大恨,我现在也算是沈家的人了,万一对方复仇找到我这怎么办?”丁若雯说着,一个劲摇头:“我年纪轻轻,还有大好前程,可不想给沈家陪葬。不过,对方如果只杀沈博翰,对我来说倒是好事……”

    “你希望沈博翰去死?”庞劲东略略有点惊讶:“还没过门,未婚夫就是了,这叫望门寡,大马华人非常迷信,会认为你克夫,以后也难找老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