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战兵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这可是望门寡

    “为什么非要找男人,我一个人也挺好,何况我工作能力这么强,能把个人生活经营的相当不错。”顿了一下,丁若雯补充道:“再说了,就算真的一个人过,也好过现在这种日子,每天提心吊胆的。我刚知道沈家真实背景涉黑的时候,就已经非常后悔了,后来发现他们家行事如此恶毒,就只想躲得远远的。再加上沈博翰又是一个GAY,根本不能给我正常的夫妻生活,我简直时时刻刻都想逃离出来……”

    “你真的希望沈博翰去死?”

    “这种恶人应该去死……”丁若雯说到这里,不放心的瞥了一眼远处的蒋晓萱等人,很显然担心被她们听到这句话:“因为咱们关系不错,所以我私下告诉你,你不要说给任何人听,这是我的真实想法,除了你之外只有沈冰蓉知道。”

    “既然你这么希望沈博翰去死,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该不会是让我下毒吧?”丁若雯急忙摇头:“我知道你非常恨他,但杀人这种事……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出来。”

    “你想歪了,没这么复杂,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尽可能多的了解临海医院。”

    丁若雯有些惊讶的看着庞劲东:“你为什么非常关心临海医院?”

    “你只需要回答是不是愿意帮忙。”

    “你让我做的这事风险有点大……”丁若雯深吸了一口气:“沈家对临海医院一直非常紧张,忌讳别人打听有关一切,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被从北辰开掉,还不是因为打听太多了吗,如果我也去打听的话,不知道沈博翰会有什么反应……”

    “那么你可以做得谨慎一点。”

    丁若雯愣住了:“你……”

    “沈家为什么对临海医院这么紧张,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藏着见不得人的秘密。”庞劲东说到这里,冷冷一笑:“那么想要打倒沈家的话就不妨从临海医院入手。”

    “你只是一个小人物,竟然想要扳倒沈家?”

    “有什么不可以吗?”庞劲东说到这里,重重哼了一声:“我就不相信这些大人物真的无可撼动。”

    丁若雯针锋相对的反驳道:“你作为小人物,想要打倒大人物,是不是有点太狂妄了,你们双方的力量和资源完全不对等。”

    “也许会有奇迹呢。”

    “好吧。”丁若雯答应了:“我可以帮你侧面打听一下,但不能保证打听到什么,你要理解,我不敢冒险。”

    庞劲东淡然一笑:“当然理解。”

    “对了,你回到临海集团,沈冰蓉没说什么吧?”

    “她完全不知道我被北辰集团给开了,还以为是她自己主动把我调回去的。”

    “应该是沈家没说什么。”丁若雯摇了摇头:“哪有因为别人打听点事,就把人家饭碗给砸了的,这事儿怎么说也是沈家理亏,自然不好意思声张。毕竟你是沈总身边的人,又不是普通员工,沈家那边可能也是担心,会影响与沈总之间的关系。”

    丁若雯跟庞劲东又聊了几句,再次向蒋晓萱表示生日祝贺,然后就告辞了,也没追究为什么庞劲东出现在生日宴会上。

    但无论如何,领导的出现给大家带来很大压力,聚会都没达到理想效果,最后匆匆结束。

    蒋晓萱出了包房,回到车里,满怀惆怅地说:“这是一个最没有意义的生日!”

    “因为丁若雯?”

    “我们聚会其实不太愿意带领导……”蒋晓萱倦缩在座位上,看起来十分温顺,说罢苦笑了一声:“原因很简单,领导在场,大家放不开……”

    “你是不是岁数不大,所谓的后浪,95后,对吗?”

    “当然了。”蒋晓萱翻了翻白眼:“这么明显难道看不出来吗?!”

    “时代真是不一样了……”庞劲东很感慨:“我们参加工作的时候,想方设法要让领导满意,你们完全不同,才不管领导怎么想。”

    “那当然了,老娘要是不爽,谁都别想爽。”

    “你没让丁若雯当众下不来台是不是已经很给面子了?”

    “大叔,你知道我们跟你们的区别吗?”蒋晓萱冷笑一声:“比如说在职场上请假吧,七零后通常会说:‘领导,我母亲身体不舒服,请两天假照顾’,八零后会说:‘领导,我身体不舒服,请两天假。’,九零后则会说:‘领导,我想请两天假,没有原因’,而我们九五后则会说:‘领导,我想请假,因为看你不舒服’……你是哪个年龄段,自己对号入座吧。”

    “你……管我叫大叔?”

    “难道你不是吗。”蒋晓萱心情不错,开始一件一件地拆生日礼物,拆到兴奋处就尖叫一声,感到不满意就郁闷地骂上一句。

    第二天。

    庞劲东刚上班就接到丁若雯的电话:“庞劲东,有空吗,出来谈谈,我就在临海集团楼下。”

    庞劲东当即答应下来:“好。”

    两个人在楼下见面,丁若雯穿着一袭黑衣,戴着一副黑色的太阳镜,很显然时候不想被人认出来。

    丁若雯神情看起来有些憔悴,刚一看到庞劲东,急忙开口:“咱们两个走远点,集团认识我的人太多…….”

    两个人走出一段距离了,来到街边一处花坛,站在后面,从旁边经过不太容易注意到两个人。

    丁若雯这才开口说道:“你还真幸运,我昨天在沈家吃饭,开餐之前,他们父子两个躲在书房说话,我刚好路过,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顿了一下,丁若雯急忙申明:“过去,他们不管聊什么话题,我都不会偷听的,因为他们家的事儿太复杂,我可不想被牵扯进去,这一次偷听都是为了你。”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啊……”庞劲东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话说你到底听来什么了?”

    “从他们流露的一些信息,我拼凑了一下,大致明白了临海医院是一个什么地方,简单的说吧,他们专门为权贵提供顶级医疗服务,其中包括……身体器官的更换。”丁若雯说到这里,紧张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这才继续说道:“你也知道的,那些权贵的寿命往往特别的长,平常抽烟喝酒各种恶习,也不妨碍他们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