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战兵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章 武林要以和为贵

    庞劲东嬉笑着回答:“最近有点肾虚,想要去你们那,补一补肾。”

    “他们只会摘掉你的肾脏!”对方看着庞劲东,哈哈大笑起来,血沫不断从嘴角涌出:“竟然敢得罪鬼王党,你……死定了!”

    对方这句话刚说出口,旋即脑袋一歪,再没有了声息。

    庞劲东把了一下脉搏,发现人已经死了,因为第二枪射在了致命处。

    庞劲东看了看周围无人,丢下两具尸体,快步跑出小巷,来到附近一条比较繁华的街上,给史忱打了个电话:“鬼王党刚才又找上我了……”

    史忱听到庞劲东讲了一遍经过,颇为失望:“差一点就抓住活口了……”

    “如果我当时没开第二枪,这货也就活下来了,可他没有在适当的时候缴械投降,我当时根本没反应过来。”庞劲东同样很失望:“无论要以和为贵,鬼王党只懂打打杀杀。”

    “不过,这只是底层办事的马仔,就算留下来活口,也提供不了太多有价值的情报。”史忱想了想,又道:“他们既然第二次找到你,说明已经发现了,有人在暗中调查,他们一定要设法把你找出来。”

    “我知道。”庞劲东满不在意:“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发现我。”

    “既然形势变得很紧张,我们需要做出一些准备。”史忱有了主意:“我派几个人过去,化妆成路人,在你经常出没的地方巡视,关键的时候可以给你提供援助。”

    庞劲东结束跟史忱的通话之后,在附近逛了一圈就回去了,刚打开门回家,就听到后面有脚步声,转头一看是绮罗。

    庞劲东已经有些日子没看见绮罗了:“你最近挺忙啊!”

    “是啊!”绮罗长叹了一口气:“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什么?”

    绮罗很是无奈:“本来我住你这里…….只是暂时的,现在看来要常住了!”

    庞劲东就随口道:“是吗,那欢迎,反正我一个人住也没意思!”

    “真的?太好了!”绮罗心里就等着庞劲东这么说,眼睛冒出一颗颗闪亮的小星星。随后,她跑进屋转了两圈,不住的说着:“暂住没问题,不过要是常住,有些话我不得不说了……你这电视太老了,应该换成液晶或等离子的。沙发一个劲的掉皮,看起来跟世界地图似的,也应该换。电风扇应该换成空调,必须要双匹静音的。地板档次太低,走上去不舒服,应该换成实木的。墙壁多年没粉刷,厨房里蟑螂成群,卫生间水龙头也坏了……”

    “你忘了,这房子不是我自己的,是租的……”

    “虽然是租的,可毕竟是咱俩住,怎么也得住得舒服点!这里简直就像猪圈,我都怀疑你过去是怎么活下来的!”绮罗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告诉庞劲东道:“这些你就不用费心了,全都交给我负责吧!”

    “你负责?”

    绮罗理所当然的回答:“嗯,这里也算我的家了,想住得舒服一点,当然要好好收拾!”

    “你还真当成你家了?”

    绮罗噘起小嘴:“那当然!”

    不管怎么说,绮罗决定常住之后,庞劲东的生活改善了。

    过去,绮罗对庞劲东的生活不怎么过问,现在却知道关心一下庞劲东,晚上让庞劲东吃上了四菜一汤。

    当然,这不是绮罗自己做的,而是强迫庞劲东买的。

    绮罗摆好椅子,笑眯眯夹了一筷菜到庞劲东的碗里:“你吃菜。”

    “绮罗啊……谢谢啊……”庞劲东想了一想,觉得留着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孩,等于在家里放了一颗定时ZHA弹:“你真决定常住?”

    “当然,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可我这里条件不好,恐怕你会生活不习惯,进而影响学习……”

    “学什么学,早都不念了。”绮罗满不在意的道:“再说这段时间我已经住习惯了!”

    “可我照顾不了你!”

    “不用,我能照顾自己,还能帮你分担家务呢,比如洗洗衣服啦、做做饭啦、扫扫地啦……我都会。”

    “你?能干这些?”庞劲东一个劲摇头:“不让我伺候你就不错了!”

    “我可以学!”

    “那也不行!”庞劲东断然拒绝道:“再者说,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都已经住了这么多天了,你装什么装啊!”绮罗重重哼了一声:“为人莫装B,装B遭雷劈!”

    “那也不行!”庞劲东果断的摇了摇头:“你之前付过房租,我也就不退给你了,到期之后你马上搬走!”

    “庞劲东哥哥,不要赶我走好不好……”绮罗神色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马上瘪起了嘴,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绮罗一向强横无礼,从没有过服软的时候,此时竟好像真要掉下眼泪。庞劲东见不得这个样子,登时心软了:“那……那先这样吧,等租期到了再说……”

    吃过饭后,绮罗换了身衣服,穿了条小短裤,光着脚丫缩在沙发里看电视。

    庞劲东也是无奈:“你还真是不见外!”

    “那当然,我已经很熟悉你这里了,你的什么东西都放在哪里,我全知道!”绮罗下地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打开一口气灌了下去。

    “哎呀,你挺能喝啊!”

    绮罗酒量不是一般的大,要不是想在庞劲东面前保持形象,此时恐怕喝得更多。

    随后,她跑进厨房找零食,但却一无所获,最后只得说:“我要睡觉了,你等下帮我关灯,我怕黑。”

    第二天早上。

    庞劲东被一阵杂乱的声音惊醒,墙壁和地板不断随之传来震动,像是有人在拆房。

    “这片什么时候拆迁了,我怎么没听说啊?”庞劲东急忙走到客厅,发现十几个身穿工作服的人正忙着,或是搬家具、或是拆地板,到处堆满了钉子、木条、强力胶和电动工具。

    绮罗叉着双手,兴致勃勃地指挥着:“沙发抬到下面的垃圾堆扔了,还有这张茶几也抬走……那电视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