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战兵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章 夜半无人行窃时

    “别提了…….”庞劲东长叹了一口气:“刚才那一幕,才叫惊心动魄……”

    庞劲东只把话说到这里,没有详加解释,只怕会刺激得牛皮唐精虫上脑,不管不顾的冲进别墅要看个究竟。

    两个人说着话就要离开,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喊:“喂!你们干什么的,站住别动!”

    庞劲东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两个身穿警服的人正走过来。

    由于这个地方是富人区,所以安全工作很受重视,不仅物业方面配有很强的保安力量,辖区警方也会派出警察巡视。

    事实上,驻守该地区的警力,足以分配给至少三个普通居民小区。

    尽管西方人在几百年前就提出“人人生而平等”,这个国家也载明每个公民完全平等,但这都只是美好的愿望。

    在现实社会,每个人的价值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标价不同的人,社会地位自然也不同。

    这里的富人丢了条狗都会出动警车寻找,而低保老人的生活费被人抢走,却未必有人当回事。

    两个警察说着话便加快了脚步,同时把手电筒向庞劲东和牛皮唐照过来。

    “我艹!风紧,扯乎!”牛皮唐一跺脚,拔脚飞也似的跑开了。

    其实兵与匪之间,很多时候就是比拼心理素质,谁的心理素质过硬,就可以战胜对方,或者说懵住对方。

    庞劲东觉得,警察没有抓住偷窃的现行,只是对自己的行迹有所怀疑。

    这时如果大大方方的接受一番盘问,随便扯个谎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只要表现得镇静自若一些,完全有可能安然过关。

    可牛皮唐的心理素质不过硬,等于告诉了警察自己是贼。但他这么一跑,心理素质足够硬的庞劲东也只得跟着跑起来,因为留在原地的结果显然就是被抓。

    牛皮唐的速度很快,至少可以落下警察,不过比起庞劲东还是差了一截。

    庞劲东几个箭步,就与他肩并肩了。

    后面的警察眼见追不上,高声喝道:“站住!否则开枪了!”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响。

    一般来讲,警察在追击的时候如果要开枪,第一枪必须是对着天上以示警,如果犯罪嫌疑人没有停止窜逃,才可以瞄准开第二枪。

    “见鬼!他们配枪了!”牛皮唐听到枪声就是一哆嗦,随后猛力推了一把庞劲东,又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老大,你快跑,别管我!”

    第二枪就在这个时候响了,庞劲东回头看过去,发现牛皮唐的肩膀开了一个洞,鲜血汩汩的从里面流淌出来。

    他的面色渐渐变得惨白,双眼渐渐无神,向前冲了两步之后,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开枪……..”看着生命从这个患难与共的好兄弟身体里慢慢流逝,庞劲东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

    这些警察为了保护富人,真是不遗余力,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有犯罪行为,然而竟然拔枪就射。

    想必在这富人区,死上个把人,实在不算事儿。

    “老大,快走……”牛皮唐从喉咙深处挤出了一句话:“别管我!”

    庞劲东咬咬牙,跺了跺脚,又看了两眼牛皮唐,继续飞奔起来。

    如果牛皮唐出事,自己还能想办法救出来,如果两个人都被抓到,那就一切全完了。

    庞劲东根据经验判断,牛皮唐受的不是致命伤,应该能挺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警察没理会牛皮唐,只是对庞劲东穷追不舍。

    这也正是庞劲东想要的,吸引两个警察的注意力,让牛皮唐尽快脱身。

    于是,庞劲东在逃跑过程中,尽可能保持一个合理距离,既能够让警察看到自己,又不至于被警察给抓到。

    其实甩掉这两个警察,对庞劲东来说好不费事,庞劲东怕的是警察追不到自己,会回去抓了牛皮唐。

    想要保持这样的合适距离,实在是太难了,庞劲东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会开枪,稍微迟疑都有生命危险。

    庞劲东见路口就拐,不知道跑了多久之后,把两个警察累的不轻,而且离开原地也有一段距离。

    庞劲东觉得,就算两个警察折回原地,应该也不会找到牛皮唐。

    是时候彻底摆脱这两个警察了,刚好皮带机发现了附近有一堵矮墙,便纵身翻了过去。

    墙的那一边有座占地面积很大的别墅,此时四门大开,灯火通明,聚集了很多人,看样子像是在举办聚会。

    人们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聊着什么,情绪各不相同,有的很兴奋,有的则显失落。

    庞劲东见院门那里没有守卫,于是努力平静了一下,然后阔步走进院子。

    一个人要是想躲起来,最好的办法是躲到一群人里。

    庞劲东在警察面前没有露相,只要控制好表情和目光,就算警察追进门来,也不会被抓到。

    但庞劲东的心绪已经完全被刚才的事情所搅乱,没有注意观察周围的环境,只是闷头向里面走去。当来到正厅入口时,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女士拦住了庞劲东:“你是来面试的吗?”

    “啊?”庞劲东也不管怎么回事,当即便点点头:“是啊……”

    “你可迟到了,面试刚结束…….”眼镜女士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看了看手腕上的雷达女表,决定法外施恩:“算了,就当我帮你个忙,带你去见导演吧。”

    庞劲东没明白:“是很么导演?”

    眼镜女士白了一眼庞劲东:“你以为自己来是干什么的?”

    眼镜女士很快把庞劲东带到一间很宽敞的房间,正中央是一张桌子,后面坐着几个人。

    桌子前面摆放着一把椅子,周围支着摄像机和大功率镁光灯。

    眼镜女士来到一个中年男人面前,指了指庞劲东说:“导演,又来一个,你看……”

    导演这个行业有非常显著的外在特征,比如说男人留长发,女人梳短发。

    眼前这个被称做导演的人,就有着非常标准的导演形象。

    尽管已经是晚上了,他的鼻梁上却架着一副墨镜,多少有点像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