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婿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二章 村子

    “你这是什么歪门邪道!”

    很快的,白秋阳就有些反应过来,因为在场之中唯独只有魏南风淡定冷傲的站在原地,像是毫不犹豫这一切的发生。

    “我刚已经警告你们了!”

    魏南风面无表情的直视白秋阳,那冷厉的眼神直接让白秋阳突然双腿发软,就差没直接跪下了。

    “立刻给我滚出村子!”

    魏南风面如煞神,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是看在白秋阳这帮人只是普通人,他早就不留手了。

    “小子,算你狠,我不惹你,总行了吧!”

    “但你不是这里的人,这村里的事情,你可管不着。就算你管得了一时,也不可能管一辈子吧!”

    “只要我一句话,这个村今年的扶贫拨款,八成就要黄了!”

    白秋阳忽然一脸阴笑的威胁。

    这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白秋阳此话一出,村里的村民无不脸色惊慌。

    因为这村里没有什么经济支撑,这村民单靠种些农作物和上山采药材,还不足以维持生计。

    所以,这扶贫拨款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那又如何?回头我捐个几百万就好了。”

    魏南风不以为然的回应一句。

    他本来也打算回去后,就联系云曦月,做点善事。

    这西域的灵山确实是个无价之宝,也可以学习一下那个西域的第一家族叶家,弄一个药材的学院,算是青宗学院的分院。

    “小子,就你这样还能拿出几百万?别吹牛了!”

    白秋阳看魏南风一身普通打扮,还有些灰头土脸的模样,马上冷嘲热讽起来。

    “我捐个几千万都可以!”

    魏南风有些蔑视的笑了!

    在场的那些村民也是面面相窥,也不知道魏南风说的是真是假!

    “白老大,年轻人不懂事,还请高抬贵手!”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拄着拐杖,从一侧匆忙走了过来。

    “爹,你怎么出来了?”村子儿子叫了声,急忙上去搀扶。

    这来人正是村长。

    “村长,你可算是出来了。我也不废话,只要交出你交出那株百年雪参,今天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

    白秋阳也是求参心切。“白老大,实不相瞒,那百年雪参我早就卖了。”

    “结果,还遇到了骗子,这雪参没了,连看病的钱也没着落,所以,他娘就走了。”

    村长也说出了实情。

    “什么?”

    “你没有骗我!”

    白秋阳立刻脸色黑青。

    “真的真的。”

    “我们村不能没有这扶贫拨款,这千来张口可都等着吃饭呢!”

    “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了,以前也时常捐款救济过我们村,我可不敢骗你!”

    村长一脸诚恳。

    “奶奶的,害老子白跑一趟。”

    “但这雪参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难道真让我看着我爹就这么走了?”

    白秋阳恶狠狠的瞪了村长一眼,突然哭丧着脸,叹气道。

    谁也没想到,这一方大佬白秋阳,竟然还是一位大孝子。

    “白老爷的病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得了什么怪疾吧!”

    “那神医或许有办法!”

    村长马上看向魏南风。

    “神医?就他?”

    白秋阳一听,也看向魏南风,一副不信的表情。

    这魏南风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怎么可能是什么神医!

    “白老大有所不知,这位神医半个月前救了从悬崖上摔下来的我,本来我都已经没救了,硬是让神医救了回来。”

    “还有这腿,都已经摔断了。也是神医替我接回来的,这半个月不到,我都能自己走了。”

    “还有,他来我们村半个月,已经治好了我们村,还有隔壁村,几十人的各种疑难杂病了。”

    ……

    村长如数家珍般的说道。

    白秋阳越听那表情越加复杂,不过,很快的,一旁的那些村民也跟着附和起来。

    这才让他相信几分!

    “神医兄弟,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不知道神医兄弟能否跟我回去替我爹看病?”

    “这钱不是问题!”

    “我只求我爹能多活几年!”

    白秋阳态度诚恳的道歉,就算他心里有什么不服,但为了他爹,他也只能忍了。

    “我不缺钱!”

    魏南风冷目凝视白秋阳,所谓恶人有恶报,这白秋阳平常作恶多端,所以,才报到他父亲的身上。

    这也算是天理循环,因果定数。

    “神医,你是外乡人,所以不知道,这白老爷以前可是我们这一代的大善人。”

    “白老大虽然脾气差了点,但本性不坏。”

    “神医啊,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计较了!”

    憨厚的村长心地善良,也替白秋阳说起好话。

    “让我出手可以,但你必须跟全村人磕头道歉!”

    魏南风见村长求情,思虑片刻后便对白秋阳说道。

    因为他想了下,这个白秋阳既然在西域有势力,可以通过他打听一下叶家药学院的事。

    白秋阳登时就愣了一下。

    在场众人也都一脸诧异,没想到魏南风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白秋阳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让他磕头道歉,那岂不是等于打自己的脸?

    不过,更惊人的一幕发生;这白秋阳突然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我给各位父老乡亲磕头道歉了。”

    “求神医就我爹一命!”

    白秋阳说磕就磕,直接把脑袋往地上一砸。

    “行了,赶紧起来吧!”

    村长急忙说道。

    等白秋阳起身后,魏南风接着又说了句,“另外,准备好五百万。”

    “五百万?”

    白秋阳声音都不由哆嗦了一下,这诊费说是天价也不为过了。

    在场众村民也都吓了一跳,这五百万对他们来说,那完全就是天文数字,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若是你真能救我爹,五百万我给!”

    白秋阳咬牙说道,五百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

    “你别觉得不服气,这五百万是给村子的补偿。”

    “另外,我也让人打五百来,重建一下这个村子!”

    魏南风随即又语出惊人。

    这就当是他临走前,对这些村民一片善心的回报。

    众村民一听,更是一副感激涕零的看着魏南风,在他们眼里,魏南风就和活神仙差不多了。

    “神医果然是高人,我白某服了!”

    白秋阳也是明白人,知道魏南风之所以收他五百万诊费,其实,就算是替他行善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