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婿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三章 把戏

    “等我回去取些东西。”

    魏南风神色冷漠的说道,他一个转身!

    轰!

    刚才定住的那越野车瞬间四分五裂的散架开来,车里的两个打手面如死灰,摸爬滚打的便逃了出来。

    白秋阳以及在场众人看在眼里,更是一副惊为天人的神色。

    没多久,魏南风就背着之前的那个大竹筐,还有个行李包回到村中。

    “神医请上车!”

    白秋阳马上诚惶诚恐的亲自给魏南风开车门。

    这偏僻的村子距离县城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一路山路颠簸。

    路上,白秋阳的目光一直锁在魏南风身上,像是在猜测魏南风的身份。

    而魏南风闭眼坐着,完全没理会白秋阳。

    一个小时后,这车子就驶进了雪乡县。

    这雪乡县十几年前还是当地有名的贫困县,经济落后。

    后来有位风水高人偶然路过雪乡县,发现雪乡县地位雪山脚下的主脉络,灵力丰韵,非常适合种植药材。

    于是,就指点迷津,点拨了一下当地人,说只要种植了药材,保证这雪乡县的子孙能够大富大贵。

    起初这当地人还不信,毕竟,风水这东西都是迷信。

    不过,还是有人开始尝试,其中白秋阳他爹,就是当年第一批种植药材。

    所以,自然也就吃到了螃蟹。

    因为雪乡县处于冷热交界的气候,种植出来的药材产量高,品质高,十分抢手。

    特别是这里的药材卖到境外,价格更是飞涨了好几倍。

    这雪乡县也因此脱贫致富。

    这几年因为白老爷身体不好,所以,白秋阳便接过家业。

    等车子穿过雪乡县的主干道后,沿着盘山公路开了一会,最后,就停在了一栋占地几亩的私人大别墅前。

    魏南风和白秋阳下车后,便进了别墅,就见别墅里装饰的十分豪气,满满的乡下土豪味。

    “白爷,您回来了?”

    这时,一位年纪颇大的女佣人走了过来。

    “徐妈,我爹情况怎么样?”

    白秋阳立马问道。

    “不太好,老夫人刚给老爷请来了庙里的道长在房间给老爷做法……趋吉避凶!”

    徐妈应道。

    “我娘也真是的,让她别信那些旁门左道,她非要信……”

    “你们赶紧跟我上去吧!”

    白秋阳不满的皱皱眉头,然后,就对魏南风示意了一下。

    之后,魏南风就跟着白秋阳上了别墅的三楼。

    刚到三楼,就听到其中一间主卧传来含糊不清的念咒声音。

    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见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道士拿着一柄道剑,正在屋里有模有样的舞动。

    旁边站在一位神情焦急的老夫人,也就是白秋阳的母亲。

    过了会,那老道士就脸色凝重的停了下来,为难的对白老夫人说道,“老夫人,这白老爷是被非常厉害的邪祟附身,所以,这昏迷不醒,无药可救!”

    “还请道长救救我家老头子。”

    老夫人一听,身躯一颤,就更急了。

    “放心吧,只要老夫人够诚心,一切都可以解决的!”

    这道长一副贼眉鼠眼的迟疑道。

    “道长的意思是……”

    “老夫人只要愿意捐一百万功德给我们,老道我便尽心尽力……”

    “一百万,行,还请道长尽心尽力!”

    老夫人非常爽快就答应。

    很快的,这道长又开始有模有样的念咒起来。

    他的手上好像也闪动着微微的光芒,而白老爷的嘴里也会冒出几丝黑气。

    看起来非常的邪门,就好像真有鬼祟一样!

    魏南风看着,眼神却透着几分冷意。

    因为他一眼就看穿这老道士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虚。

    这个道士有点武道修为,至少他的内力修炼出了内劲,所以才会激发出那种骗人的把戏。

    就在这说话间,白老爷在内力的刺激下,好像动了一下,然后又一动不动了。

    道长立刻摇着头。

    “道长,这是怎么了?”

    老夫人寂寞问道。

    “看来老夫人的心不够诚心。”

    “啊?那……那我再捐一百万功德……”

    “那我再试试。”

    道长又继续装神弄鬼起来,但每一次看起来都是动一下又不动了。

    心急的老夫人,也是不断的加钱,很快的,就加到了五百万。

    这时,道长已经用出了全部的内劲,白老爷真就睁开眼睛,像是活过来似的。

    “终于醒了。”

    老夫人也是喜出望外。

    “老夫人,这下没问题了。”

    “这功德钱,老夫人就直接打到我的账户上……”

    道长一副见钱眼开的笑意。

    老夫人刚想答应,这刚醒过来的白老爷,突然开始不断的咳出黑血。

    老夫人直接看傻了眼。

    “爹……”

    白秋阳也急忙冲了进来,怒喝道,“老道,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肯定是之前邪祟入骨,病入膏肓了。”

    “虽然邪祟驱除了,但老爷子的身体扛不住,这不能怪我!”

    道长慌忙解释。

    这白老爷咳了几口黑血后,脸色发紫,双眼一翻,气息越加虚弱了。

    “我的老头子啊,你死的好惨啊!”

    老夫人见状,直接就扑到床头哭起来。

    “乱用内力催醒伤者,这是害人命啊!”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忽然出现在床边,突然一掌直接拍在老爷的胸口。

    “神医,你……你在干嘛!”

    “我爸都这么样了,你这一掌下去岂不是要他的命!”

    白秋阳见状,也是瞪大眼睛。

    这出手的自然就是魏南风。

    “我是救他的命!”

    魏南风面无表情的应了句。

    “白老板,老爷本来还能再活几天的,但现在这人插手,我可就真没办法了。”

    道长见魏南风突然插手,马上顺水推舟的推卸责任。

    同时,一副冷笑之色,因为他也不知道白老爷究竟是什么病,所以,才用内劲催醒对方,想趁机捞一笔。

    因为血流被推动,这昏迷的人直接就会回光返照!

    就见魏南风一掌拍在白老爷身上后,这白老爷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紧接着,就像是诈尸一般,突然猛地坐了起来。

    下一刻,几根银针就分别扎入白老爷的胸口以及头顶百会穴,然后,又扶着白老爷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