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婿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六章 药草死亡

    第二天一早。

    魏南风直接白秋阳说道,“白老板,我也该走了。”

    “白老爷的身体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这几颗丹药你每三天让白老爷服一颗!”

    说话间,他就取了几颗丹药递给白秋阳。

    “多谢神医,不知道神医接下来是不是要去福城市的药学院了。要不要我派车子送神医……”

    白秋阳也是毕恭毕敬的接下,然后问道。

    “不必了。”

    魏南风直接摆摆手。

    “刘县长那边你去打探了吗?”

    白秋阳继续问道。

    “他定会有事来找我的!”

    魏南风未卜先知的笑了笑。

    “对了,我在福城市有家公司,也有些人脉,在福城市提我白秋阳的名字,还是有些响头的,日后如果神医有什么需要,尽管来福城市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白秋阳知道魏南风不是等闲之辈,也想和魏南风交朋友,所以,也给自己留了条后路,直接把名片递给了魏南风。

    魏南风接过后,看都没看的就放进口袋。

    就在他准备离开,突然,就见有位白秋阳的手下慌慌张张的跑来。

    “老板,不好了,我们种植的那批上等的汨罗草突然一夜之间全部枯黄了?”

    “还有负责种植汨罗草的那些雇来的帮工,也都出现上吐下泻的,甚至还有昏迷的症状,像是中了毒……”

    白秋阳手下脸色难看道。

    “怎么回事?这批汨罗草不是马上要收成了吗?怎么会突然就枯黄了?还让种植的帮工都中毒了?”

    白秋阳的脸色也是难看到极点。

    这汨罗草是专门提供给境外用来炼药的,收购价格都很高,所以,这批上等的汨罗草可是个大单子,如果到时交不了货的话,他可是要付一大笔违约金的。

    “不止是我们的,我们全县种植的汨罗草都是这情况,还有其他种植汨罗草的农户也出现中毒症状……”

    白秋阳手下接着说道。

    “全县?遭了,这汨罗草的药种是我卖给县里的,如果是药种的问题,那县里肯定要调查这事的。”“那县里现在什么动静吗?”

    白秋阳立刻面如死灰,万一是他卖的药种问题,赔钱不说,说不定还要吃官司坐牢。

    “听说刘县长,还有几位药材种植专家都已经赶过去了。”

    “县医院也调集了几位医生和不少护士到现场救治……”’

    白秋阳手下应道。

    “那我们现在也过去看看!”

    白秋阳一听,就非常的着急。

    随后,他就不好意思的看向了魏南风,“神医,我看你对药材应该也挺有研究的吧!而且,医术精湛能不能劳烦你随我去看看……”

    “救人要紧!”

    “这劳务费随你开……”

    “不用了,我就顺道随你看看去。”

    魏南风反正也要走,干脆就顺道一同去看看。

    之后,两人就上了白秋阳的豪车,赶往汨罗草的种植基地。

    这汨罗草的种植基地全部位于雪乡县北侧的水梯田。

    因为汨罗草是水系药材,所以,都种植在水田里。

    这一到种植基地,两人刚下车,就见到眼前水田里的汨罗草,成片的发黄,连绵不绝,一直延伸到水田的尽头。

    “真的全部都枯黄了?怎么会这样?”

    “这种事情从来就没发生过啊!”

    “难道真是药种的问题。”

    白秋阳也有些傻了眼,他们家在雪乡县种了药材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药材集体全部枯死的怪事。

    此刻,四周的水梯田,也传来不少哭声。

    “这下怎么办啊?今年的收成全完了,我们一家老小恐怕都要喝西北风了。”

    “真是老天无眼啊!”

    “孩子他爹,你不能有事啊?”

    “你要是走了,我们妻儿寡母的该怎么办?””

    一些同样种植汨罗草的农户以及亲属,也都哭天喊地的聚在一起。

    有医生和护士正在救治疑似中毒的农户。

    这种植汨罗草虽然利润高,但成本也高,很多农户为了能赚上一大笔,可是用了所有身家买了汨罗草的药种种植,就指望这次收成了。

    可谁也没想到,会遇上这种天降横灾!

    这汨罗草的种植面积很广,如果全部出问题的话,直接经济损失,那至少就是上千万。

    还不算期间的人工成本,这对雪乡县来说,无疑会是非常沉重的打击!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些中毒的农户,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是大事故了!

    就在此时,刚刚巡视完其他汨罗草种植区域的刘县长还有一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以及县里几位药材专家,也一脸凝重的匆匆而来。

    白秋阳见状,就先迎了上去。

    “刘县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全县的汨罗草全部枯黄了?”

    “还有农户中毒……”

    白秋阳也是一副心急之色的试探问道。

    “白老板,我们还想问你呢?这汨罗草的药种可是你们公司卖给县里的,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曹副县长顿时问道。

    “整个县上,谁不知道我们白家的汨罗草种植面积是最大的。”

    “现在损失最大的也是我们家,我可能做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吗?”

    “我雇来的那些帮工也都中毒了!”

    白秋阳也是有苦说不出。

    “好了,好了,有没可能是水质的问题!”

    “几位专家,你们说说看?”

    刘县长倒是沉得住气,马上看向县里的几位药材种植专家。

    “从刚才巡查情况看,这原因也就只有两种可能,不是药种本身的问题,那就是水质问题。”

    “当然,不排除被人下毒!”

    “但药种问题不易查证,所以,只能先检测下水质。”

    “如果水质没有问题,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药种。”

    其中一位药材种植专家,公事公办的分析。

    “那行,张所长,你亲自带你们检测所的工作人员,采集几份水质样本回去检测。尽快给出结果……”

    那张所长马上点点头,就转身而去。

    “白老板,这事我看你八成是难逃干系。为了防止你逃跑,我只能先请你到派出所喝茶了。

    曹副县长一副铁面无私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