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7章跪下来求她

    “是绵绵要和我一起过来的,所以我才来的,你不要误会了。”

    “真的是绵绵的意思吗?难道你就对我一点都不心疼吗?”

    阮青青颤抖地问道。

    她如今都为了他自杀,他就没有感觉吗?

    “青青,我心疼你,但是不是那种心疼,我对你只是怜惜的感情而已。”

    “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了吗?”

    阮青青不甘心地追问。

    她都没办法放下他们以前的感情,为什么他就可以这么简单放下呢。

    “你应该清楚,我爱的人是绵绵,所以你就不要再问了。”

    莫其琛的话让阮青青猛地清醒,“那这么说,你还是要和绵绵在一起吗?”

    “是。”

    他从未改变过他的选择。

    “好,如果你还要去找绵绵的话,那我活着也没意思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把我救回来,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的话,那么我也没必要活下去了。”

    阮青青悲伤地在床上哭了起来,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信念。

    她还是和之前的想法一样,只要莫其琛不爱她的话,那么她就要去死。

    “青青你——”

    莫其琛听到她自杀的言语,心中一顿。

    他既不想用谎话来安慰她,又不想她再自杀,可是他想不出好的对策。

    “你不是不在乎我吗,不是还要和绵绵在一起吗?那我就不活了,这样就没人阻拦你和阮绵绵在一起了!”

    阮青青哭到一半,怨念地盯着他。

    她得不到的人,那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但是这种极端的办法伤害了她自己,也伤害了别人,阮青青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她还是想要用这个办法来逼莫其琛就范。

    门外,阮绵绵一直都没有离开,她在外面听了许久。

    这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地冲了进来,“堂姐,你为什么还要自杀?你不知道生命是很珍贵的吗?你要是死了的话,大伯和大伯母他们呢?”

    她没办法相信堂姐居然又要自杀!

    这一点都不像她认识的堂姐,就算是为了感情走不出来,但是她怎么可以不顾她父母呢。

    “阮绵绵,你少假惺惺的,你抢走了其琛你才会说这样的话,要是我和其琛在一起的话,你不是也不想活了吗?”

    阮青青嘲讽地反驳她。

    “我不会。”

    “你会,你少装了!”

    女人看着阮绵绵身上那一套订婚裙,格外刺眼。

    “堂姐,我真的不会!我希望你不要再有自杀的想法了,有什么不能好好商量吗?”

    她就算是不喜欢阮青青,但是不希望她真的去死。

    “商量,难道你可以把其琛让给我吗?”

    “我……”

    莫其琛她当然是不能让人的。

    “这不就行了,我和你根本就商量不了,阮绵绵你就是成心让我难受的吧!”

    阮青青愤怒地朝着她吼道。

    病房外,护士路过后听到了争吵声,她推开门进去,“吵什么吵,病人是不能受刺激的,麻烦你们都出来。”

    阮绵绵和莫其琛准备出去,阮青青叫住了男人,“不要,其琛你留下来陪我。”

    莫其琛的目光看向阮绵绵,仿佛在等她的意见。

    “你去吧,我先出去了。”

    阮绵绵独自走了出去,莫其琛无奈地留在了病房里。

    病房外,阮绵绵看着自己这一身婚纱裙发呆,她和莫其琛这么好的日子,她以为他们可以顺利举行完订婚,没想到堂姐居然还是不肯放过他们,而且她根本就不想看到堂姐落到这样的地步,她们终究是一起长大的姐妹。

    阮家大伯和大伯母走了过来,“绵绵,我们有话要和你说。”

    “大伯,大伯母,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问道。

    “绵绵,我们去那边说吧。”

    他们把阮绵绵叫到了走廊上,尽量远离了病房。

    阮绵绵隐隐有些不安,但是她知道现在最担心的人就是他们了。

    “对不起,我知道这次是我和其琛把堂姐逼成这样的,可是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也没想到堂姐会这样做。”

    她先开口道歉着。

    这件事毕竟大家都没有料到,然而到了这样的局面,他们必须要先为了阮青青着想,避免她再做出极端的事。

    阮家大伯想了很久,他抱歉地说道,“绵绵,大伯叫你过来不是怪你的,我求你了,你就暂时和其琛分开一段时间吧。”

    “为什么?”

    她和其琛好好的,为什么要让他们分开?

    “绵绵,我们家就你堂姐一个女儿,她要是想不开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啊?”

    阮家大伯知道这样做很为难阮绵绵,但是这也是不得已的。

    如果阮绵绵不肯答应的话,很难想象他们家的女儿会怎么样。

    “绵绵,大伯母也求求你了,你现在不要让她受刺激了,这段时间你就让其琛陪她吧。”

    阮母跟着说道。

    “我……”

    阮绵绵左右为难,她确实是想要帮助堂姐的,但是这不代表她要让莫其琛吧,而且这件事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决定的。

    他们才刚刚订婚没多久,大伯就想让他们分开,那也太不顾虑他们的感受了吧。

    阮家大伯见阮绵绵迟迟不答应,他忽然就跪在了地上,“绵绵,你就答应我们吧。”

    阮绵绵愣住了,她怎么可以让长辈跪在她面前呢!

    “大伯,你这是干什么啊?快点起来。”

    她连忙叫道。

    阮家大伯愣是不肯起来,“绵绵,大伯真的不能没有这个女儿,你就答应大伯的要求吧。”

    阮绵绵看着长辈这么卑微,卑微到只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好好活着,而阮青青也是她的堂姐。

    这下在爱情和亲情之间,她还是选择妥协。

    “好吧,大伯,我答应你。”

    “绵绵,谢谢你!”

    阮家大伯起身,感激地握住了她的手。

    阮绵绵:“……”

    她现在也只能希望莫其琛陪伴堂姐这段时间,她可以想开,否则她也不想背着阮青青的怨恨和莫其琛在一起。

    不到一会儿,莫其琛摆脱了阮青青走出了病房。

    他看到了孤单地坐在长椅上的阮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