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4章已经不是夫妻了

    咖啡厅靠窗的位置。

    莫其琛贴心地帮她放好了咖啡,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但是却形同陌路。

    男人自顾自地喝着咖啡,并没有主动和她交谈。

    阮青青没有心情喝东西,“你不是和绵绵有阵子没见了吗?你怎么知道她在忙事情?”

    莫其琛:“……”

    他现在已经没有和阮绵绵联系了,刚才和服务员说的话也是他自己编造的理由。

    现在阮青青当着他的面质问,他心下不快,“青青,你就连这个都要管吗?”

    “我当然要管了,我是你——”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便漠然地打断,“青青,我们已经不是名义上的夫妻了,我希望你可以理智点。”

    “……”

    她要怎么理智?

    阮青青没办法接受自己的丈夫就变成别人的了,即使是给她时间的话,她也不可能接受的。

    她认定的人就是莫其琛,而且也不会有人喜欢上这样的她了。

    阮青青没办法再去和陌生人相处,她忍不住地咬紧嘴唇,“其琛,我知道你不想承认我们的关系,但是我们毕竟夫妻一场,如果换做是你的话,你也会受不了对方那么快就和别人在一起吧?”

    “所以我给你时间了。”

    莫其琛不吃她装可怜的这套,果决地回答。

    “……”

    时间?

    她反而觉得这个时间远远不够,而且她想要的更多了。

    因为她从来就不打算放下莫其琛,她一直想要的就是和他复合。

    “好,我知道你是心疼我,所以才陪着我的,那你再陪我一段时间吧,好不好?”

    阮青青不情愿地露出笑意。

    “嗯。”

    莫其琛抿了一口咖啡,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如果可以的话,他多么想要见到阮绵绵,即使是偶遇也好,只可惜这段时间她却没有主动联系过他,而他也打不通她电话。

    现在他对阮青青的陪伴,不知道他要陪到她什么时候了,也许真的到他忍不住的时候,他就会去找阮绵绵了。

    莫其琛已经陪了阮青青一个多星期了,这些时间他都显得很安静,安静到只是为了陪伴她而已,很多时候他都不会主动和她说话。

    他对她的陪伴甚至比朋友还要疏远,仿佛只是出行的保镖似的,若不是阮青青主动说话的话,他基本都在走神。

    然而。

    阮青青这次准备把莫其琛给留下来,她想要试图让他们之间更快升温。

    阮家。

    有着丰盛晚餐的餐桌上,阮父和阮母殷勤地帮莫其琛夹菜。

    “其琛,你吃这个。”

    “其琛,这道菜是我们家保姆最拿手的,你多吃点。”

    “谢谢伯父伯母。”

    莫其琛忙不迭地接过。

    今天他本来打算陪好阮青青就走人的,但是被阮家父母盛情挽留,他就不得不留下来了。

    阮青青一边吃饭,一边笑盈盈地看着父母,“爸妈,你们就别对其琛那么客气了,都是自家人。”

    “青青,你说的对,其琛你也不要客气了,想吃什么就吃,知道吗?”

    “知道了,伯母。”

    莫其琛温顺地点头。

    阮青青笑道,“其琛,你回来后我们还是第一次和爸妈吃饭呢,就好像回到从前一样了,我真的好高兴。”

    “……”

    男人低头吃饭不言语,以前的事他并不想接话,也不想提起。

    阮母心里清楚女儿想要挽回莫其琛,她帮忙说道,“其琛,我们家青青最近脾气是不怎么好,但是她以前是那么喜欢你,你们也那么幸福,现在分开的话,真的是让人惋惜呢。”

    “但是以前的事过去就是过去了,再提也没有意义,不是吗?”

    莫其琛语气淡淡的,好像早就不留恋过往了。

    餐桌上,阮父阮母都愣住了。

    “……”

    看来莫其琛是真的很难挽回了,他们家的女儿是时候该死心了。

    阮青青不解地放下手里的碗筷,“其琛,为什么会没意义?”

    既然她还活着,既然她回来了,那么他们就该回到原本的模样,而不是现在这种形同陌路的关系,他可以放下过去的感情,但是她不能。

    阮母都看懂了莫其琛的意思,但是阮青青还是很执着,阮母连忙给她夹菜,“好了,青青你多吃点肉,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阮青青被阮母给打断了,她想要说出来的话生生咽下去了。

    这顿饭吃的很不愉快,即使是长辈们的出面,莫其琛的态度也没有柔和,他仿佛就像是一个冰雕似的,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融化了。

    “伯父,伯母,谢谢你们邀请我用餐,我现在就回去了。”

    “好的,其琛。”

    莫其琛吃完后,鞠躬和他们道别。

    阮青青叫住了他,“其琛,你别走,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你说吧。”

    阮青青看了一眼父母,她觉得在这里说话不方便,于是对他说道,“其琛,我们去楼上说。”

    她匆忙地拉着莫其琛上楼,阮父阮母无奈地在身后摇头,他们家的女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通呢?

    二楼。

    阮青青带着莫其琛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她房间里的红酒。

    “其琛,我最近让人买了一堆上好的红酒,我想邀你一起喝酒。”

    “喝酒就算了吧。”

    他果断地拒绝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个房间,并且还一起喝酒,这本来就不是纯粹的事。

    他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阮绵绵拒绝她。

    阮青青慌张地解释道,“怎么了?你是怕我会下药吗?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先喝给你看。”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是的话就留下来,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

    她害怕他会走,忍不住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青青,你想要谈什么?”

    男人正色地注视着她,眼神冰冷。

    “我想……”

    她多么想要和他叙旧,想要畅聊美好的未来,但是他冰冷的语气让她没办法倾诉。

    阮青青这次学聪明了,她说道,“其琛,我想以朋友的关系,来和你谈心,好不好?”

    朋友?

    莫其琛一怔,难道她想明白了吗?

    “你确定要用朋友的关系来和我谈吗?”

    “是,其琛,所以你可以相信我留下来吗?”

    她认真地说着,抓着他的手不肯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