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要做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六章 大舅哥洪楩

    不知为何,徐言总觉得洪楩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奇怪。

    嗯...就是有些奇怪,说不上来的感觉...

    思忖了良久,徐言恍然大悟。

    这不就是野兽看向猎物时的眼神吗?

    “在下...便是徐言。”

    咽下一口吐沫,徐言鼓起勇气道。

    “徐言,字以时。对吧?”

    洪楩紧紧盯着徐言,给少年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乖乖,这气场也太强大了吧?

    “嗯...这是恩师帮我起的字。”

    “便是你要娶我妹子?”

    一番简单的对话后,徐言可以确定洪楩为何会表现的这么诡异了。

    简而言之,洪楩把洪妙云视作挚爱,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

    当然,这种爱是兄妹之情。

    但情至极深,便是妹夫也不能横刀夺爱,何况还是个准妹夫。

    洪楩看向徐言的目光中有些许敌意也就不难理解了。

    “徐某与令妹已经交换了庚帖...”

    徐言还没说完,洪楩便摇了摇头道:“你太瘦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瘦。”

    徐言不禁愕然。

    这算是哪儿跟哪儿啊。

    考察妹夫还带考察身材的吗?

    再说徐言的这身材难道不是大明士子的标准身材吗?

    有几个人能长成洪楩那样的啊。

    虽说长兄如父,洪楩有责任替洪妙云把把关,但也没有这么刁难的啊。

    徐言很委屈,很受伤,很无辜!

    但显然洪楩没有这种觉悟,仍自直勾勾的盯着徐言。

    徐言被盯得很不舒服,巴巴的说道:“洪公子,人不可貌相。这瘦了有瘦了的好处...”

    “若是我妹子被人欺负了,就你这身材能替他出头吗?”

    洪楩径直拆台道:“我知道你很想反驳我,说什么士子可一心读书之类的话,可你莫要忘了君子六艺中也有射艺。你能拉的起几石弓?”

    徐言无语。

    这未来大舅哥怎么是一个杠精啊。他有一种预感,未来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君子六艺始于周礼,到了明代早已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有几个读书人没事练习挽弓的?

    不过你若是较真,洪楩说的确实没毛病。

    “洪兄此言差矣。”

    既然如此,徐言也不打算客气了,准备跟洪楩来一次辩论。

    “太祖皇帝立国伊始,便创立户籍制度,天下之人皆可分籍。匠籍之人善于匠作,军籍之人善于舞刀弄枪之事。而士人自然是应该在读书上下工夫的。此谓术业有专攻。便是徐某能够挽弓又如何,难道能够比的过军籍将士吗?”

    徐言其实是比较排斥明代户籍制度的,但没法子为了堵住洪楩的嘴,徐言只能把老朱搬出来了。

    毕竟洪楩就算是不服,也不能公然否认太祖皇帝的国策。

    果不其然,洪楩嘴巴张张合合,良久仍是想不出反驳之词。

    “即便如此,强身健体也是读书人需要的。”

    徐言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洪兄怎知我没有强身健体?”

    徐言顿了顿道:“每日不管再忙,徐某都会抽出时间练习瑜伽。”

    洪楩愕然。

    “何谓瑜伽?”

    徐言解释道:“瑜伽是一套修身养心的方法。常常练习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够锻炼心智。”

    其实明代是有瑜伽教的说法的。

    但实在是太小众了,很少有人了解。

    洪楩虽然博学多识,也不可能事事皆知。

    明代的瑜伽和现代瑜伽还是有很多区别的。

    徐言觉得自己有必要给洪楩科普一下瑜伽,顺带传授他一些瑜伽的基本动作。

    “修行瑜伽有“八支行法”,即持戒、尊行、体位、调息、摄心、凝神、入定、三摩地。”

    徐言见洪楩一头雾水,更是笃定他对瑜伽一概不知,心中得意不已。

    “持戒是修行瑜伽者必须遵守的戒律,包括不杀生、诚实、不盗、不淫、不贪等。只有做到了这些,才能做瑜伽时保持心如止水的状态。”

    徐言完全不给洪楩反应的机会,径自说道:“所谓尊行,包括清净、知足、苦行、读诵、敬神。”

    “体位包括莲花坐、英雄坐、吉祥坐、金刚坐、至善坐等...”

    “调息是指调整和控制呼吸。”

    “摄心指抑制各种感觉,使其完全被心意控制。”

    “凝神指心神专注于体内或者外界对象。可为眼口舌鼻,亦可为日月星辰。”

    “入定亦称静虑,使心意与专注对象统一。”

    “至于三摩地,指心的一切变化和作用都已经断灭。”

    徐言一口气说完,洪楩显然更晕菜了。

    这云山雾罩的说辞引起了陈宗之的兴趣,只见他在一旁道:“好外甥,怎么没见你平时提及这瑜伽啊?”

    徐言连忙冲舅舅使了个眼色,陈宗之这才闭口不言。

    “这瑜伽真有你说的种种益处?”

    洪楩显然不太相信。

    “洪兄没有试过自然不会信了。”

    徐言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索性再添油加醋一番。

    “不若洪兄跟我学上几个动作,自己判断一二。”

    洪楩顿时来了兴趣,轻点了点头。

    徐言淡淡一笑道:“我便先来一个简单的动作吧。洪兄看好了,这个动作叫小桥式。”

    徐言说罢仰卧在地上,屈双膝,双脚略微分开。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双手放在身体两侧,掌心贴地。抬髋部向上,锁骨展开。大腿保持平行,小腿垂直地面。

    “保持这个姿势,呼吸五到十下,便可以放下了。”

    徐言展示了一番,洪楩也有样学样的仰躺了下来照做。

    陈宗之见状不甘寂寞亦加入其中。

    陈老爷子看着三个年轻人如此‘胡闹’,眼睛瞪得犹如牛铃一般,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深呼吸,抬,放...再来一组。”

    徐言做起了免费的瑜伽教练,虽然心中觉得有些亏,但鉴于这二人一个是他舅舅,一个是未来大舅哥,也只好认了。

    很快洪楩便体会到了瑜伽的乐趣,一连做了几组,直是不亦乐乎。

    陈宗之却是不慎闪到了腰,所幸不是太严重,估计躺上个一两天就没事了。

    “怎么样洪兄,这瑜伽可还入得你的眼?”

    徐言十分得意的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