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嫡女贵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六章、恶心狠毒的手段

    “小姐,您相中了表公子?”曲雪芯回到东府后,在自己的屋子里坐定,丫环红梅是方才跟着她的人,这时候忍不住道。

    “相不相中,先放着再说,至少也是一个有可能出息的人。”曲雪芯脸色还是很难看,听红梅这么一说,冷笑道。

    肖含元还是不错的,但就是家世比不得京中的那些世家,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可以,曲雪芯还是想选更好的。

    母亲一再的说,曲秋燕都可以进景王府,她就算不如,也总得是一个大的世家,这以后在曲秋燕面前,才能不落面子。

    何府的亲事,原本是不错的,只是没想到何三公子是这么一个人,现在想起来,曲雪芯也是一身冷汗。

    “你去外面打听清楚何府的事情。”曲雪芯吩咐另一个丫环白梅道。

    “是,小姐,奴婢现在就去!”白梅应声要走。

    “等一下,你再去一趟柳府……”曲雪芯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蓦的住了嘴,脸上露出几分怒意。

    两个丫环不敢说话,静静的等在一边。

    “不用去了,就去打听何府的事情就是。”曲雪芯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烦燥的道。

    何府的事情,自己不清楚,景玉县君应当听说过的吧,为什么她事先对自己也没有提醒过?

    是真的不知情,还是故意为之?

    如果是后者,她就得提防一下景玉县君了。

    “小姐,这是三小姐处那个新来的丫环送给奴婢的。”浅月居里,雨冬从袖口里取出一支金簪子,递到曲莫影面前。

    “新来的丫环?”曲莫影方才进门的时候没注意。

    “对,是一个新来的丫环,听说还是二公子给三小姐挑的,在东府那边挑过来的,特意送到三小姐面前,看着就是一个伶俐的,但既便再伶俐,这金簪子也是送不起的。”雨冬道。

    曲莫影的目光落到这金簪子上面,“丫环就是想跟你结交?”

    “对,看这意思是想跟奴婢结交,当然也可以说是收买奴婢,这个叫青梅的丫环很有意思!”

    雨冬见到的人不少,也收过不少人的礼,送礼的什么心思,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既然人家有心跟你交好,也没提什么过份的要求,那你当然应当跟人关系好一些,必竟拿人的手短。

    曲莫影推了推簪子,示意雨冬把簪子收起来,“既然别人送你了,你收着就是!”

    “多谢小姐赏!”雨冬笑嘻嘻的道,直接改了口。

    眼下这东西既然进了小姐的眼,自然是小姐的,小姐再还给他,那就是赏下来的。

    “小姐,二公子送了一份礼过来。”周嬷嬷进来禀报道。

    “礼?”曲莫影抬起水眸,盈盈的眸底透着几分惊讶,这个时候曲明诚送自己礼物干什么,又不是逢年过节的。

    “说是二公子出去的时候,看到很不错,就特意的给三小姐和小姐各带了一份,让小厮给送了过来,三小姐那边也是有的。”周嬷嬷道。

    “让小厮进来吧!”曲莫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雨冬替她重新束起眼纱!

    小厮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锦盒,进来后呈到曲莫影的面前:“四小姐,奴才是二公子身边的小厮,二公子今日上街,看到有一处新的锦缎不错,就特意的买了几份,送到三小姐和四小姐面前,每人两份。”

    雨冬上前,接过锦盒,放到桌子上,然后打开锦盒,里面果然是二块锦缎,一块是很鲜艳的桃红色,另一块就淡雅许多,是藕荷色的,两块缎子放在一起,越发的映的红的艳美,淡的清雅。

    曲莫影看了一眼之后,笑道:“替我谢过二哥。”

    “奴才会的,奴才现在就去回禀我们公子。”小厮笑道,“不过……”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曲莫影挑眉看向小厮,看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分明还有事情没有说完。

    “也不是什么事情,是奴才多嘴了!”小厮急忙道,显得有些慌乱,让人看了越发的觉得其中必然有事情。

    “到底是何事?”曲莫影脸色一冷,追问道。

    “是……是二公子去了何府。”小厮结结巴巴的道。

    “去何府?”曲莫影闻言问道,“去何府有什么事情吗?”

    “也不是有什么事情……就是何三公子的事情……二公子去问问清楚,总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

    曲莫影蓦的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冷戾,“你是说二哥去何府,问两家亲事的事情了?”

    “对的,二公子说这事既然在说了,总不能就这么拖着,眼下当然得断了这门亲事才是,也免得连累到四小姐的身上。”小厮急忙解释道,话也伶俐了许多。

    “那可真要谢谢二哥了。”曲莫影缓缓的坐了下来,冷笑道,“到何府后来如何了呢?”

    这事看着象是曲志诚为自己找场子,但实际上呢,分明是把事情挑开,何三公子和自己议亲,这件事情挑开,连带着的是自己的名声一毁再毁。

    女子的名声,实在是脆弱,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处,但最后总是会落到女子的身上,曲莫影已经可以想象这接下来,外面的流言菲语会如何的说自己,说不得还会说自己是个灾星之类的,甚至于可能还是扫把星。

    如果再挑动一番,曲府于氏的事情,以及何府的事情,就可以组合成一枚利箭,成为对付自己的大利器。

    曲志诚坐不住了,果然也露出了马脚。

    她虽然对于嫁人之事,没有半点期许,但也不代表着她就应当被人暗害,就甘愿被人暗算!

    “到何府后的事情,奴才不知道,奴才是在府外回来的,二公子打发奴才给两位小姐先送礼物过来,也请四小姐放心,二公子一定会给您出气的。”

    小厮这时候也不结巴了,看着极是伶俐,不用说,之前的所有话,全是曲志诚教的。

    给自己出气?曲莫影冷笑:“替我多谢你们二公子,还请你们二公子三思,我们一府的兄妹,如果我不好了,二哥恐怕也难得好,说不得这将来的仕途也会被影响1”

    曲志诚既然要暗算她,她当然也不会客气。

    小厮没想到曲莫影会直言说出这等毫不讲请面的话,一时间再伶俐也有些应接不瑕,干笑了笑之后,只能道:“是,奴才这就回禀我家公子。”

    反正自家公子已经进了何府,这时候恐怕不只是何府闹起来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一段事情了!

    “还不快走!”雨冬早就不耐烦了,狠狠的瞪着小厮,怒声道。

    既然二公子不想自家小姐好,她当然也不会对个小厮客气,伸手拿起桌面上的锦盒,合起来推到小厮的手中,“多谢你们家公子的好意,只是我们小姐不太喜欢这个颜色,还是请你带回去还给二公子吧,二公子的好意我们小姐心领了。”

    在曲府,雨冬心里的主子唯有一个,至于其他的主子,对他们好,雨冬就把他们暂时当成主子来敬,若是主子对他们不好,他又何须在意这些人。

    郧郡王府的人,哪里需要顾忌这么多!

    雨冬的行为放肆之极,在曲莫影还没有说话的时候,直接就退了礼,分明就是打了曲志诚的脸,小厮气的脸色涨红,曲志诚是西府唯一的子嗣,他是曲志诚身边的心腹小厮,走到那里都被人笑语相迎,什么时候被个不知长进的野丫头,这么对待了。

    “四小姐……”小厮还想说什么,却见曲莫影转身径直往里一走,竟是毫不理会他,直接就把他给晾在这里了。

    “你怎么还不走,我们小姐都累了!”雨冬骄横的道,双手一叉腰,一副蛮横丫环的样子。

    小厮被气的吐血,只是此时不在这里,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小厮,狠狠的瞪了雨冬一眼,转身拿起锦盒就走,反正自家公子已经去了何府,马上就要借着何府的事情,把四小姐的名声闹的满城风雨。

    看以后谁还敢娶四小姐,就算是远嫁,别人一打听也不会要。

    四小姐横不起来,这四小姐身边的丫环也跟着好不了,自己不便跟她们计较这些,回去禀过公子,让二公子处理就是。

    小厮气匆匆的走了出去。

    雨冬没理会小厮,转身也进到里间,见曲莫影坐在妆台前,脸色阴沉,急忙道:“小姐,奴婢现在就出府去向王爷求救。”

    “现在过去,来不及了!”曲莫影摇了摇头,脸色阴沉,这个时候早已经闹起来了,眼下想的是如何补救了。

    这事既然是针对自己的,又特意的送了锦盒过来,告诉自己这件事,也是算准了自己来不及伸手,不管如何这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发生,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败坏自己的名声,而且还顶着大义的名头,却没办法阻止,心里的憋屈愤怒,可以想象。

    就算到时候祖母问起,也可以答是为了自己出气,一时间没想到这么多,以至于闹到这个地步!

    果然好毒!

    “小姐,来得及的,一定来得及的,您放心。”雨冬连连摇头,极肯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