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嫡女贵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六章、齐国公府大小姐

    “曲四小姐带了琴具,不知道能否听曲四小姐弹一曲?”两个人正说着话,一位小姐忽然走过来问道。

    曲莫影虽然跟香容郡主在说话,但其实一直关注着柳景玉,看到柳景玉跟她身后的丫环说了一句之后,那个丫环就是往这位小姐身后走过去的。

    唇角无声的勾了勾,并不意外,今天知道她要来的小姐中,不服气的人很多,稍稍说那么一句,必然有人会站出来,其实就算柳景玉不说什么,也必然会有人找自己茬的,不过柳景玉却如此,越表示她慌了。

    “我弹的并不好,不如先请这位小姐弹一曲呢?”曲莫影含笑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

    “好!”那位小姐既然是来挑衅的,琴自然是很好的,这次宴会原本就是大家坐下来,各展才华的,倒也不忌讳这些。

    一个丫环送过来一架琴,这位小姐就近坐了下来,丫环替她放置好琴具。

    琴声缓缓流淌出来,的确很动听,既便是曲莫影也不得不赞叹这位小姐的琴是极佳的。

    大家不再说话,静静的听着这位小姐弹琴,一曲完毕,众人一个个拍手。

    “曲四小姐,请!”这位小姐颇有几分自得的看向曲莫影,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曲莫影含笑也走到一处,雨春已经替她架起了琴,琴套退下之后,琴匣子露了出来,看到曲莫影的琴匣子,人群中一位小姐的眉头皱了皱,不由自主的往曲莫影这边靠了靠,想看清楚曲莫影的琴匣子。

    这样的举动并不意外,好几位小姐想看清楚曲莫影的这架琴,听说曲府的底韵并不好,不知道这位曲府的四小姐带的是一架什么样的琴。

    不过众人没看清楚琴匣子的时候,琴匣子的里的琴已经被拿了出来,而且大多数人看到琴匣子的时候,也认不出这是什么琴,也就不在注意。

    唯有人群中的那位小姐几乎是惊骇的看着被雨春放在身后的琴匣子,她方才虽然只看到了一眼,但因为一直关注着这一点,倒是比别人看的更清楚,这样子很熟悉,就象往日自己看到的图谱。

    手紧紧的捏着帕子,这位小姐满脸疑惑,不住的看向曲莫影,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架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位曲府的四小姐手中?

    不是说那架琴不见了吗?

    而且不见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会在曲府,那个时候的曲府还不在京城吧?

    琴声悠扬的传了出来,是一曲极普通的曲子,而且在场的许多小姐都会弹,但就是会弹,大家都知道想弹的出色的其实并不多。

    季寒月的时候,她就弹过,当时琴惊四座,也为此京中的小姐都知道,若论琴艺,这位当时的未来的太子妃,是首屈一指的。

    只是没想到,她这位表妹的琴艺也这么好,听起来居然有几分这位先太子妃的意味,听闻这位曲四小姐是太子妃表妹这件事情,还是方才季侧妃当着众人的面提起的,这才让人想起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也对于曲莫影的琴声和季寒月的琴声有些相似,不以为意。

    说不定这位曲四小姐的琴声,还是季寒月指导的呢!

    只不过这位曲四小姐之前听说眼疾厉害的,基本上看不清物件,眼下却能这么熟练的弹奏出一曲,实在是让人意外,琴艺是要熟练为主的,这位曲四小姐那么小被扔到庄子上,没想到这教养居然也这么不错。

    许多小姐面面相窥,她们是真的被惊到了,传言果然是不可信啊。

    曲莫影今天带了琴具过来,会弹琴是肯定的,但是会弹和能弹不是同一个意思,原本还有几位想挑刺的小姐,这个时候也静了下来。

    论挑刺,她们还不够格,很少有人弹的比这位曲四小姐更好的。

    柳景玉的脸沉了下来,她也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没让曲莫影丢脸,倒是让曲莫影扬了名,自此大家提起这位曲四小姐的时候,这无才的帽子就可以掉下了。

    一曲毕,香容郡主第一个拍起了手,柳景玉反应也快,微微一笑跟着一起拍手,一时间许多小姐跟风拍了 起来。

    连香容郡主和景玉县君都觉得好了,她们又岂会觉得不好。

    既然开了头,这接下来,许多小姐都下场了。

    气氛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而后又三三两两的展示着自己的绘画,以及有几位小姐坐在一起谈诗论道,倒是把之前的闹事,给真正的扔到了脑后。

    香容郡主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就让人给准备宴席,宴席就布置在楼下,很近。

    大家收拾了自己的物件,让丫环们拿着,跟着香容郡主一起下了楼。

    楼下的窗户也全打开了,清风袭袭吹来,小姐们兴致更高了,香容郡主让人取来了果酒,说是最甜的,其实并没什么酒味,也不会醉。

    丫环们给自家的小姐都酌上了这种果酒,然后又把果酒的酒壶送到下一个丫环的手中。

    曲莫影是被香容郡主拉着的,现在谁都看得出来香容郡主对这位曲四小姐很亲善,也因此大家都高看了曲莫影一眼,特别是这位曲四小姐,也不是真的无才,还有几位小姐方才跟曲莫影论过诗,觉得这位曲四小姐也是言之有物的。

    这位曲四小姐方才随意的说了几句,有一位小姐还记了下来,一直说不错。

    雨冬接过从长玉长公主府上的丫环手中接过的酒壶,看了看曲莫影,却并没有直接酌酒。

    “曲四小姐不爱喝?”香容郡主发现了雨冬的异常,含笑问道。

    “有眼疾,不太方便饮酒。”曲莫影柔声回绝道。

    雨冬把手中的酒壶传到了下一个丫环的手中。

    “你的眼睛还没有好全吗?不是听闻早就好了,就是在养着的吗?”香容郡主也没在意,倒是对曲莫影的眼睛好奇起来,抬眼看向这位曲四小姐,她总觉得这位曲四小姐长相应当很不错的。

    既便长长的眼纱挡着她的眼睛,也觉得这位容色出彩,这么近距离看的时候,越发的觉得这位的容色怎么也不可能说是“无貌”!

    永宁侯世子可真是瞎了眼的吧!

    “要好好养一段时间,这样对眼睛有好处,特别是现在外面的阳光还这么强烈 。”曲莫影解释道。

    现在虽然快入秋了,但外面的阳光还是很烈,一般人的眼睛尚且觉得不太舒服,更何况她这样的眼睛。

    “之前听闻曲四小姐无才无貌,现在才知道传言果然都是虚的,只是不知道曲四小姐长的如何?今日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莫如曲四小姐让我们看一看这眼纱之下的容色可好?”何四小姐忽然开口道。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恶意,但看着她带着几分嘲讽的样子,就让人明白,这位何四小姐是又来挑衅这位曲四小姐了。

    曲何两府的事情,算起来在京城之中也算是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何四小姐这么针对曲莫影,大家都明白理由。

    “对啊,香容郡主和景玉县君都在,不如曲四小姐让我们见一见吧。”

    “这里在屋内,就算是取了眼纱,也无碍的。”

    “曲四小姐在自家屋内,总是会取了眼纱的吧。”又有几位坐在何四小姐身边的小姐,跟着一起帮腔道。

    这一下,连香容郡主也好奇起来。

    “如果曲四小姐介意的话,我让人把窗户都关起来。”香容郡主看了看两边开的直敞敞的窗户笑道。

    “郡主说笑了,不是说不行,只是还在上一些药膏,眼下也不方便直接揭了眼纱。”曲莫影带着歉意的道。

    “还在涂药膏?”香容郡主惊讶的道,“我以为已经好了,就只是怕强光,将养着罢了。”

    “有涂药膏,暂时还没有好全,让郡主笑话了。”曲莫影轻轻的摇了摇头,柔声答道。

    “既如此,那就算了!”香容郡主不以为意的挥手道,倒是把一众还想说话的小姐们,说的闭了嘴。

    连之前挑事的何四小姐都不便说什么了,香容郡主都说了,这事过了,她们也没有胆子真的闹起来。

    之后有人引开了话题,也就不再关注到曲莫影的身上,大家说说笑笑,也没有个长辈在,很是自在,又有果酒佐兴,大家也说的越发的热闹起来。

    “曲四小姐,能不能问你一件事情?”坐在曲莫影身边另一侧的小姐道,曲莫影这才发现,这位居然是齐国公府唯一的小姐,齐香玉,方才没注意,也不知道这位齐小姐怎么坐到自己身边来的,好象记得方才靠近自己的并不是这位齐小姐。

    “齐小姐,请讲!”曲莫影含笑问道,放下手中的筷子,拿帕子轻轻的抹了抹嘴。

    “能否问一声,曲四小姐的琴是令堂留下来的,还是在店铺里买的?”齐香玉笑容和善的问道。

    “是母亲留下来的琴。”曲莫影眼眸闪了闪,实言道。

    “是令堂留下来的?江南一带带过来的?”齐香玉惊讶的问道。

    “应当是的吧,我也不太清楚,这原本就是母亲嫁妆里的东西。”曲莫影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道,目光落在这位齐小姐的身上。

    齐国公府的小姐,但在当家的齐国公的眼中,是比不得齐国公的外孙女柳景玉的,这位齐国公到底有多偏心,才会对自己的外孙女这么好,对自家的亲孙女却一般般,还是因为齐香玉的父亲,只是一个庶子?

    而眼下,这位齐小姐又想从自己这里知道什么?是自己猜想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