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满江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7

    而且蒙恬恬也知道,刚才走的患者,就算是有人工肺恐怕也很难抢救回来,患者本来就有高血压糖尿病,ECMO只能相当于一根救命稻草而已。

    “用人工肺也容易引发很多并发症,他本来就有糖尿病病史,没有办法的,再说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咱们现在还没有研制出针对病毒的特效药,真的没办法。”高医生情绪也十分低落,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些医生奋战这么多天自然也是见过不少死亡,但是每一例新增的死亡都还是会牵动他们的心。

    监护仪器的警报声已经停下来了,而病人的挣扎和求救也同样停了下来,病房里几乎陷入了一片安静,蒙恬恬轻声说了句,“都尽力了,不要自责。”

    高医生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倒不是自责,就是看着病人情况紧急但是没法做什么,感觉挺无力的,他本来就已经呼吸衰竭,而且因为糖尿病的原因肺也衰竭的厉害。”

    江伟也在电话里叹气:“昨天这个病人刚转到ICU的时候,我心里就挺担心的,糖尿病多年,身体免疫系统都被破坏的七七八八了,现在又感染病毒……没办法,都尽力了,肺也实在是没法正常工作了,收拾东西出院吧!”

    两个医生隔着电话又交流了一些关于治疗患者的问题,这才挂断了电话。

    蒙恬恬和张悦两个人开始收拾患者的遗体和遗物,71岁的老人,进医院的时候应该就比较仓促,再加上后续大多数昏迷靠着营养液生存,收拾起来也没几样东西,很快就整理好了。

    再次拉上蓝色的帘子,在里面帮忙消毒包裹遗体,蒙恬恬的心情依旧无法平静,现在每天依旧会有一百左右的的重症患者死亡,而如同高医生所说,现在还没有针对病毒感染的特效药,有些时候治疗十分乏力。

    蓝色的帘子打开,患者遗体已经被包裹好了,两个人将遗体送出去再赶回病房,病房里的气氛依旧十分沉闷,李香兰再次看到同病房里的病人抢救失败死亡,有些害怕的小声问蒙恬恬,“护士,我没有啥糖尿病吧?得了糖尿病再得这个病是不是就没法治了?”

    蒙恬恬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尽量宽慰安抚,“这个得看糖尿病症状是否严重,而且有的并发症比较严重,再说您没有这个病史,现在肺部情况也在好转,不用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太吓人了!还好我以前也不太爱吃甜的没有这个病!”

    李香兰自己想了一下,确实如同蒙恬恬所说的,便也不再吵闹,上次在普通病房看到病人死亡,几乎让她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自己也会突然出事,但是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她反而没那么害怕了。

    尽管来支援之后已经见了不少患者死亡,但是蒙恬恬依旧被影响了心情,而现在死亡的患者明天就会变成新增死亡中一个普普通通的数据。

    一直到换班的时候,蒙恬恬依旧心情有些低落。

    “我看到死亡之前的患者每次都在试图向上伸手求救,就像……就像是溺水的人想要抓住一根浮木一样,那种感觉……只是看着我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在出感染区之前蒙恬恬眼前还是不断闪过刚才那个死亡患者的样子,心情难免低落。

    护士长胡杨拍了拍她的肩膀,“毕竟到最后都没法正常呼吸了,肺已经没办法正常工作了,比如刚才那个患者,就算是上了呼吸机、做了气管插管,但是最终要配合工作的还是他们的肺,肺没法用了,再怎么折腾也是徒劳,唉!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如果用ECMO的话是不是还能再拖一下?”蒙恬恬依旧有些难受。

    “第一个,代价太大了,用人工心肺机代价高昂,而且需要专业的医疗团队,第二个,据说并发症很多很杂,出血、血栓、感染、肝肾功能可能都会受到损害,糖尿病病人本来肾功能就不好,都尽力了,没办法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咱们得向前看,现在只要不是这种特别危重的患者,一般都还是有办法拉回来的。”

    蒙恬恬点头,“我就是觉得有些难受,尤其是前天看到新闻,有医生分享了一个重症病人死亡之前的感受,说病人在死亡之前的几分钟是十分清醒的,而且跟医生呼救,说自己好像被水淹没了一样没法呼吸,我刚才看到那个患者,就想到这一点,心里挺难受的,就相当于眼看着溺水的人沉了下去,但是却没法伸手拉他上岸。”

    “病毒感染死因本质上确实和淹死是一个道理,溺水的人死亡是因为大量的水进到了肺里面,氧气进不去,而病毒感染是肺被病毒导致的果冻状分泌物给占满了,换气功能完全丧失,再浓的氧气也进不去,就算是你刚才帮忙吸痰也没用,靠气管镜到达不了那个终端末的地方,现在没用特效药,没办法的!”

    护士长胡杨说着说着也是叹了一口气,蒙恬恬心里还是觉得堵的有些难受,就是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颇为折磨人。

    晚上回到酒店,护士长随即也在群里跟大家通知了今天跟蒙恬恬说过的事情:支援方舱医院和火神山医院。

    王梦雪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消息,也立刻表示,“不管去哪支援,我肯定是服从安排的!”大家也纷纷在群里回应了护士长,集体服从安排。

    蒙恬恬随即跟孙翰开了个视频,“我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回到西安了,现在在离家不远的酒店里集中隔离,我和林虎在一个房间里,给你看一下房间……挺干净卫生的,除了不能出去之外别的一切都好。”

    “有温度计吗?这几天每天都测量一下自己的体温,有什么咳嗽发烧症状一定要及时说。”蒙恬恬不放心的叮嘱。

    “有,早晚都会测一次,你不用担心,晚上吃饭了吗?下班回来尽量多吃一点,一天就一早一晚吃这么两顿饭,也没什么时间休息,人不瘦才怪呢。”

    “肯定多吃,”蒙恬恬想了想跟孙翰确认了一下,“定点捐到我们酒店的肉夹馍是不是家附近的啊?你捐的吗?”

    孙翰没有否认,“味道怎么样?真空包装的不知道会不会变味儿。”

    蒙恬恬连连点头,又跟孙翰说了她们可能要转到方舱医院的事情,孙翰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表示支持,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蒙恬恬今天因为病人抢救失败死亡的压抑心情总算是缓解了不少。

    而王梦雪则是跟奶奶打了个电话之后就在发呆,见蒙恬恬开完视频,转过脸来问,“恬恬姐,我想跟奶奶开视频,听她刚才说话声音挺喘的,但是她很明显不想让我知道她转入ICU了,怎么办,我想看奶奶。”

    “那就开视频,奶奶就是怕你担心,你要表现的乐观一些,奶奶指不定会被你的情绪感染呢!”蒙恬恬鼓励着王梦雪,在ICU病房里,她见了不少病人,有些进去再出去的时候就是以另一种形式出院了。

    刚进去的时候或许情况还没那么严重,一边治疗一边还可以跟家人打电话开视频聊两句,但是随着病情严重,说不准就慢慢呼吸衰竭了、器官衰竭了,慢慢的连电话也不能打了,话也没法完整说了,只能躺着昏迷让医生抢救治疗,不管王梦雪的奶奶情况如何,蒙恬恬还是不希望她留下遗憾。

    王梦雪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给奶奶发了视频过去。

    “恬恬姐,你能不能在我身边陪着我?我怕待会看到奶奶情况不好会忍不住一直哭,这样的话奶奶肯定特别担心。”

    蒙恬恬点头,坐在她身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上一次见到王梦雪奶奶,她在普通病房里,看着精神状态挺好,说话也比较有中气,但是这次在王梦雪的一再坚持下开了视频,就连蒙恬恬也是吓了一跳,老人已经上了呼吸面罩,脸色也不太好看,旁边监护的护士帮忙拿着手机开视频的。

    “奶奶……”王梦雪刚说了两个字,就有些哽咽的不能自己,手也紧紧抓着蒙恬恬的手。

    而那边奶奶努力露出微笑,在呼吸隔着呼吸面罩的声音缓慢而又微弱。

    “好孩子,哭什么,奶奶好着呢!”

    “我没哭,奶奶,您现在身体是不是很难受?哪儿不舒服吗?我现在在武汉也没法回去照顾您。”王梦雪努力憋着眼泪,但是声音却不断颤抖。

    “不用你照顾,我们病房萌萌照顾我挺好的,你在武汉好好工作。”奶奶声音微弱,但是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跟人家说我孙女在武汉呢,大家都说你厉害,都夸你,今晚是不是还没开那个视频呢……奶奶待会儿看!”

    王梦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强颜欢笑,“待会再看,今天有点累,可能没什么精力做直播了,但是奶奶要是想看的话我待会就直播。”

    奶奶笑了笑,轻轻摇头,“累了咱们就不弄视频了,怪浪费时间的,要早点睡觉,多睡会身体才能好,奶奶现在一天就睡的多。”

    “恩恩,我听奶奶的,但是奶奶……我现在还要好久才能回家,武汉病人还是挺多的,我现在回不去西安,就算是要回去,那也得隔离十几天才行,没法回家看您,奶奶,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