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满江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2

    沈兰有些尴尬,“那可能这边打扫的勤,以前在那什么景区移动厕所,那叫一个脏哟,人都没法下脚。”

    立刻有人反驳,“这跟什么景区能一样嘛,咱们这是在医院,肯定卫生都到位的。”

    蒙恬恬笑着点头:“咱们虽然是方舱医院,有些设施还不足,但是卫生标准是跟三甲医院没什么两样的,厕所每天也会认真打扫消毒,这一点你们放心。”

    这会儿倒是再没有哪个患者闹腾了,他们症状轻微,身体基本上都不会有太大不适,可以自己出去上厕所倒水喝水,不需要麻烦蒙恬恬她们。

    下午陶峰医生过来“查房”,对每个病人的情况做了解分析下医嘱,蒙恬恬和胡杨都在认真做记录,她们是第一班,所以这些记录都要格外细致一些才行。

    做完检查下完医嘱之后,这些新进来的患者还需要去逐一采集咽试子用于做核酸检测。

    而采集咽试子的工作也被称为是在与死神共舞,跟做气管插管类似,采集咽试子也需要病人大张嘴巴从喉咙里采集样本检测,这这个动作也会让气道开放,棉签进入口腔的同时有些病人因为喉咙不适会引起呛咳恶心的症状,大量病毒和气溶胶也会随之喷出。

    就算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也并不一定能够挡得住这些气溶胶。

    在方舱医院安排有专门采集患者咽试子的团队和负责采集的舱位,轻症患者按舱一个个排队去舱位做采集。

    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就留在舱里,舱里有一张供她们趴下写病历的小桌子,旁边还有几个凳子,累的时候可以坐下稍微歇着。

    “在这里工作比较琐碎,都是体力上的劳动,主要还是各种护理和测量生命体征,不过心理压力倒是比在ICU好多了。”稍微闲暇一点的时候,蒙恬恬靠在椅子上跟胡杨聊了几句。

    “在ICU是不是特别压抑?”

    “对,特别压抑,不知道什么时候病人就会出现危急情况,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不光是咱们,做插管、做急救的医生也压力特别大,我现在在这里,但是一闭眼休息的时候还突然会担心万一有人出现紧急情况。”

    蒙恬恬笑了笑,很明显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这里毕竟没有一直滴滴作响的监护仪器,也没有随时会出现危急的患者,然而这也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放松下来。

    脑子里似乎一直有一根弦在紧紧绷着,或许什么时候疫情结束了,这根弦才可以暂时放松下来。

    所有病人做完咽试子之后都回到了舱里,刚做完咽试子,有些患者喉咙似乎还不太舒服,坐在床边干咳,有的则是在喝水。

    沈兰似乎还是无法真正适应在方舱医院,她干咳了几声之后又开始轻声嘟囔,“喉咙划拉的想吐,这要是天天这样,怎么得了哟!”

    “您要不要喝点水缓解一下?做咽试子主要还是取样,对身体没什么伤害,就是短暂的不舒服而已。”蒙恬恬过去帮她拍背顺气,干咳总算是停下来了。

    沈兰看了看自己新带过来的杯子,表情有些犹豫和为难,有些患者已经自己去倒了水,蒙恬恬二话没说直接拿了杯子问,“是不是想喝水?那我给您接点去!”

    “那怎么好意思……那,那就麻烦你了!”

    沈兰不再抱怨,有些扭捏的让蒙恬恬倒了杯水,而这样的工作,蒙恬恬早已习以为常了。

    距离换班还有一个小时,下午三点,整个方舱医院突然响起了广播声。

    “大家好,我是一名重症医学科的主治医师,我知道大家来到这里都会有一定的恐慌和顾虑,我们团队中有来自全国各家医院的呼吸科、感染科、以及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护理人员也都是各家医院最棒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请大家放心,也请大家相信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有信心保证大家的平安,我们一起共度难关!”

    悦耳的女声顿了一下又继续,“我们方舱医院虽然设施并不十分完备,但是依旧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对待每一位病人,并且我们的目标是,整个方舱医院不会有一例死亡病人……”

    这话一出整个舱里都有些沸腾起来。

    “真的假的?全国现在每天都还一直有死亡病例呢,咱们方舱医院一例死亡都不会有?”

    “是真的吗护士?”

    “确定不会有人死亡吗?”

    “咱们现在收治的都是轻症患者,也都是在你们病情严重之前尽量让你们恢复,所以你们自己也要有信心,没有一例死亡患者也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你们都要对自己有信心,也要对我们医护人员有信心!”

    蒙恬恬听了广播里的话也是倍受鼓舞,在重症监护室看着患者来来往往,她心里也非常难受抑郁,这么些天以来动不动就会想到患者死亡的瞬间。

    那些如同溺水的人向上伸出的手总是在她眼前不停出现,但是有些时候她们却无能为力,无法抓住那只手救他上岸。

    而现在方舱医院的口号是,“不会有一例死亡”,这对于患者和她们这样的医护人员来说都是一种鼓舞。

    “行,咱们有信心,人家医院都这么说了,咱们也不能干紧张!”赵哲总是在第一时间配合蒙恬恬她们的话。

    “那行,既然你们医生这么保证,我们也能暂时放心下来。”沈兰情绪也好了不少。

    广播里温和的女声说完话之后,开始放音乐,歌是一首老歌《隐形的翅膀》,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飘散在方舱医院的每个角落,也莫名舒缓了新来病人的紧张情绪。

    更让两人欣慰的是,虽然负责的病人多,但是他们都是轻症患者,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

    这些新进来的患者都在慢慢适应,自己会出去上厕所,会去热水区倒热水,无聊了连上无线网玩手机,第一天一切倒还算好。

    疲惫的半天时间过去了,蒙恬恬和护士长跟交接的两个护士认真交接了工作,临走之前蒙恬恬又给她们加油打气,“可能体力上辛苦点,不过总体还好,你们也加油!”

    两个护士都点头,她们也是其他医院临时调过来的。

    又跟舱里的患者也说了一番鼓励的话,她们这才去换防护服的舱位脱下已经被汗水浸透的防护服。

    尽管是仓促建起来的方舱医院,但是依旧按照传染病医院的标准认真设置了感染区和缓冲区,而且负责脱下防护服的舱里认真贴上了脱下防护服的流程,有护士专门在里面指导监督她们一丝不苟脱衣服。

    “每次脱下防护服走出来的一瞬间,我总感觉自己好像马上要飞起来了一样,飘飘欲仙。”蒙恬恬闭着眼睛开玩笑。

    “是不是都快乘风归去了?”护士长胡杨也难得幽默。

    “风倒是有,不过我还不想乘风归去,又到了喷洒酒精的时候了!”蒙恬恬撕了鼻梁上贴着的创可贴,开始认真往自己的脸上和全身喷洒酒精,今天大巴车上同行过来的倒是有六个人,不过她只和胡杨是本来认识而且分在同一个舱的。

    “今天没她们几个叽叽喳喳的,还有些不习惯。”胡杨叹了一声,两个人消毒完就立刻上了大巴,半天的劳累让她们两都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蒙恬恬也是紧紧闭着眼睛回答,“是啊,挺不习惯的……刚才那个酒精消毒水什么的辣的我眼睛有些难受,一睁眼睛就疼。”

    “我也是,那就刚好闭眼睡会儿,再醒来的时候就到酒店了。”

    两个人说着,没一小会儿竟然就这么靠着真的睡着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是车上其他护士叫醒她们两个的。

    “感觉还没睡一会儿,不过睡完倒是舒服多了!”蒙恬恬伸了个懒腰跟着胡杨下大巴。

    下车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一阵冷风吹来莫名有些冷意,蒙恬恬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这一喷嚏打完,周围的人都下意识躲了一下,在酒店门口恰好遇到了也这个点回来的王梦雪她们一行人。

    “我这是喷嚏,风吹的有点受凉了,又不是咳嗽,不要慌不要慌。”

    “条件反射,你这一喷嚏有多少气溶胶随之喷薄而出呢!恬恬姐,你和护士长今天在方舱医院感觉怎么样?”王梦雪一边消杀一边问。

    “还行,工作都差不多,就是紧张感要好一些。”蒙恬恬随口回答了两句,跟着认真消杀。

    回到酒店之后所有的流程依旧不变,不过蒙恬恬洗完澡出来忍不住又打了两个大喷嚏。

    “你这不会是感冒了吧?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感冒啊!”王梦雪忍不住关心了两句。

    “应该是下大巴车的时候刚睡醒,刚好遇上吹风,就有点着凉了,不过不影响,我自己今晚睡觉注意些,估计明天一觉睡醒就好了。”蒙恬恬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例行拿出手机看每天的新闻,新增确诊患者每天都在减少,而治愈患者越来越多,不过因为之前确诊患者累积的多,现存的患者总和依旧是个十分可观的数字。

    “女护士咆哮式鼓励患者,方舱医院……”蒙恬恬看到这个热点视频的时候愣了一下,怎么看这个病房里的拍摄环境都像是她们所在的方舱医院,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是,被拍摄的就是她和护士长胡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