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满江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8

    “大家想跳的都穿上拖鞋动起来,咱们一起动一动啊!”蒙恬恬一边跳一边号召,她跳的七扭八拐很明显不如胡杨专业,但是索性心一横,反正这会儿穿的厚,脸上还带着口罩和护目镜,谁也看不出来她是不是尴尬不会跳,随便扭动几下就完事了,本意也是带着大家一起锻炼身体。

    舱里的两三个大妈都有些按耐不住了,开始起身披着衣服穿着拖鞋试探着扭动了两下身体,拖鞋到底不怎么方便,跳舞的时候只能轻轻挪动脚步,此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的身上,没什么人看那几个大妈,反倒也没什么尴尬了。

    “咱们跳!活动身体有啥丢人的,咱们平时在广场上跳不也一堆人看,现在咋就不好意思了,再说带着口罩呢!”

    随着一个大妈粗着嗓子一声号召,舱里的其他大妈阿姨也纷纷开始穿拖鞋起床,有两个大爷甚至也起床了。

    但是舱里的少数几个年轻人始终躺在床上,不过这一会儿他们似乎也觉得挺新奇,纷纷看着大家跳舞,顺带还拿出手机拍视频。

    蒙恬恬索性已经豁出去了,这会儿跟着音乐越跳越活跃,虽然步伐和手舞动的都惨不忍睹,但是随着她跟着音乐跳舞,这些天心里的郁气似乎也一下子散了不少,而护士长胡杨始终脚步不乱步伐稳健,不愧是常去广场舞堆里混的人。

    大家都慢慢跟了起来,此时音乐已经过去了大半,动感的音乐也在不断调动着所有人心中的热情,有几个大妈已经开始了热身阶段,穿着拖鞋跳了一会脸不红气不喘,而蒙恬恬就自愧弗如了,她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才跳了没两分钟,这会儿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总觉得防护服里马上又要下雨了。

    “不行不行,我得休息一下,实在是太累了,我简直有点跟不上这音乐节奏了。”蒙恬恬叉着腰站在一边直喘气,而护士长胡杨虽然也累,但是状态却要比她好不少。

    “年纪轻轻的这就累了?还不如我这老胳膊老腿呢!看看人家那些阿姨,哪有一个喊累的!”胡杨无情嘲笑了一句。

    蒙恬恬无奈辩解,“主要是我没跳过没有广场舞的底子,这会儿不就得一直跟着您的步伐嘛,手忙脚乱的更累!”

    舱里人听了她两的对话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有个阿姨更是直接说道:“平时感觉你们这些护士蒙着脸挺有距离感的,这会儿感觉也跟咱们差不多嘛!”

    “那哪是蒙着脸呀,这不就是迫于无奈嘛!”蒙恬恬忍不住笑,“那说明咱们平时还是不够温柔,要是再温柔点,那就没有距离感了。”

    阿姨连忙解释,“这倒不是温柔不温柔的问题,就是太温柔了,弄的我们大家都挺不好意思,总觉得太麻烦你们啦!心里过意不去!”

    大家都纷纷点头,趁着这个机会,蒙恬恬和胡杨以及舱里本来的护士都在跟大家闲话拉几句家常,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关系瞬间贴近了很多。

    一曲终了,又到了下一首《荷塘月色》,这首歌比较舒缓,倒是不像刚刚那么快节奏,蒙恬恬她们跟舱里患者说了一声又去了下一个舱继续带动大家,下午的广播一共放了五首广场舞歌曲,每个病房都或多或少有了大妈在随着音乐扭动。

    第一次尝试收效良好,而蒙恬恬她们也是愉悦不已,这是她来武汉这么多天感觉最良好的一天。

    直到出去脱了防护服,蒙恬恬才惊觉今天跟着跳了好久广场舞实在太累了。

    在火神山医院,王梦雪倒是没有这么丰富的一天,但是一整天下来之后,也一样很充实,换完班要出去的时候,曹护士长过来问王梦雪,“这两天还能适应吧?这边跟之前的医院相比工作强度大吗?”

    王梦雪连忙回答,“都能适应,跟之前工作内容也没什么不同,就是环境需要短暂适应,不过我现在已经都熟练了。”

    曹护士长拍了拍她的肩膀,正打算说两句鼓励的话,有个穿着防护服的护士急匆匆的拿着手机跑了过来,跑近两人的时候因为脚步太快太激动,一个趔趄险些摔了一跤。

    “走慢点,急急忙忙的狼来了吗?小心防护服撕裂了!”曹护士长的语气严厉了不少。

    虽然不是说自己,但是王梦雪听了依旧心里暖暖的,这个护士长很像胡杨,都是认真负责的好护士长。

    “不是,护士长,这边有您的紧急电话,您赶紧接了吧!”小护士着急的声音带着哭腔。

    蒙恬恬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个护士着急成这个样子?

    曹护士长接过手机,屏幕上包裹着保鲜膜,依稀能看到正在通话中,她拿着手机贴近耳朵“喂”了一声,随即如同被雷击中了一般一动不动。

    王梦雪依稀从里面听出了几句十分片面的话,“……妈,不行了……见见你……”

    曹护士长站着一动不动,王梦雪跟那个小护士都不敢说话,她依稀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已经走了吗?让我跟妈说两句……让妈听我说两句话啊……”曹护士长带着哭腔,整个人瞬间都有些站立不稳。

    王梦雪眼疾手快,连忙一把将她扶住,而曹护士长站稳身子之后,全身都在难以抑制的颤抖,她一直哭着喊“妈”,一声一声,让王梦雪听了也不由得潸然泪下。

    疫情里的生离死别格外多,而很多例子甚至就那么发生在王梦雪的面前。

    她脑子里乱的厉害,不断回想着自己的奶奶,而曹护士长身体虽然还在颤抖,但是却强制自己冷静起来,她将手机拿远了一些放在自己面前,对着手机喊道:“妈,是我不孝,我没法送您最后一程,这里很需要我,我现在没法回家,对不起!”

    说罢对着手机方向弯腰低头鞠了三个躬,王梦雪也跟着哭的不能自已,刚拿手机过来的小护士也忍不住在抖动肩膀啜泣。

    一直到下班回到酒店,王梦雪依旧觉得心情低落,眼前不断闪现过自己的奶奶的身影,蒙恬恬今天心情不错,但是回来看到王梦雪似乎很沮丧,连忙问清楚了原委。

    “生老病死都是人生常态,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都没法看淡,缅怀已去的人,也要过好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要坚强才是!”蒙恬恬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也是难过,随后拍了拍王梦雪的肩膀安慰她。

    “嗯,我知道,就是觉得挺难受的,这两天挺关心因为感染死亡的患者数据,昨天搜新闻还看到一例,一家三口全都感染不幸死亡的,骨灰全都留在殡仪馆,现在武汉还没有开放领取骨灰,那一家子……到时候有没有人来领骨灰都不一定,但是痛苦和灾难总是少数而且总会过去,咱们还是要继续努力向前看。”

    听到王梦雪冷静理智的说出这些话,蒙恬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个小丫头真的长大了,刚来的时候防护服都一直穿不好,但是现在却可以自己独立去火神山医院,没有一次叫苦叫累,而且十分坚强。

    “你能这样想就好,今天早上听了最新的疫情播报,估计再过一个十四天,或许武汉的疫情基本就控制住了,病人越来越少,咱们到时候就可以一起回家了。”蒙恬恬说完又补了一句,“到时候去我们家里玩,我做菜也挺好吃的,你从来到现在瘦了不少,争取再胖回来。”

    王梦雪知道蒙恬恬是在关心她,当下点头,“那好,我饭量可是很大的,而且嘴也挑,到时候不好吃我可要批评你!”

    蒙恬恬忍不住笑,“随便批评,有批评才有进步嘛!”

    她们从来到现在,每天一直都在吃统一发放的盒饭,不管什么饭菜王梦雪这丫头都吃,压根就没有挑食这一说。

    蒙恬恬又跟王梦雪说了说在方舱医院教大家跳广场舞的事情,王梦雪没法想象之前严肃的护士长穿着防护服跳广场舞是什么样子,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

    舱里有个年轻人自从进入方舱医院之后,每天都在用微博记录方舱医院的日常,今天也同样拍下了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教大家跳广场舞的模样,这个视频现在也在网上火了。

    王梦雪看了也是忍不住笑,“恬恬姐,你这压根就是在乱扭呢,护士长跳的真好,穿着这身衣服像一个灵活的胖子。”

    “怎么被拍了呀,我这压根就不会跳,随便扭的,还不是为了带动大家,这衣服后面还写着名字呢,太丢人了!”蒙恬恬越看越是汗颜。

    “没事儿,挺好的,很有活力,跟之前那几天相比,你这两天状态好多了,恬恬姐,咱们直播也断了好几天了,我这几天因为自己的原因一直没开直播,粉丝都挺担心我的,有的甚至在给我发私信问我是不是被感染隔离了,咱们要不要继续开直播?”王梦雪看着蒙恬恬的目光有期待。

    蒙恬恬也很开心她能够走出来并且努力向前看,立马点头,“那咱们今晚重新开直播吗?跟大家讲讲火神山医院吧,你刚好现在在那里支援,我也挺想听的。”

    “嗯,那就从今晚开始重新直播,我也希望能够多找一些正能量的东西鼓励大家。”

    两个人迅速开始从网上搜索素材,重新开了直播,没几分钟看直播的人数就已经很多了,弹幕不断刷着“抱抱小雪”“小雪我爱你”之类的话,看来很多人都通过之前王梦雪的动态知道她家里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