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是太阴险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章 武惊黑白府

    诸多骇然失声中。

    宁峰缓缓站直了身体。

    他淡淡的看了眼晕死过去的斯科特。

    这种选手,他可以轻易赢。

    甚至只用了肉身破音,他都无法反应过来。

    看到这一幕。

    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

    在他们的目光中。

    宁峰站直身体,淡淡的扫视一眼四周。

    目光所过之处,一片退让,在这里,没有人敢和他对视。

    宁峰向前而行。

    同时这些观战的人,立即发出了消息。

    “斯科特被打了,被宁峰一拳打成重伤,晕死过去。”

    “宁峰竟然可以肉身破音,速度极快,他太强了。”

    “他昨天没完全爆发实力,今天他来证明自己啊!快来人,我们这边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第一批来看热闹的人,都是黑白府的一些新生,他们还没有斯科特强。

    自然不敢上场去尝试宁峰肉身破音的招式。

    肉身破音,短短一秒钟的时间内,就可以跨越三百多米的距离。

    而交战的时候,大多都是保持在五十米左右。

    也就是说,宁峰用零点几秒的时间,靠近,这个时间,反应迅速的人可能会有动作,或者提前预判,或者瞬时间打出魂技。

    但大多数人,自认为反应不过来。

    反应和施展魂技,也都需要时间的!

    他们跟在街道的两侧,快速向里而行。

    很快,刘初璇得知了消息。

    她此时正走向花王别墅。

    “什么?肉身破音?”

    “这......”

    刘初璇目光微凝,没想到宁峰会有如此实力。

    “有消息继续告诉我。”

    刘初璇轻吸口气。

    挂断电话后,她喃喃自语:“宁峰,还真是不简单呢。”

    她快步走到李小汐的房间,敲敲门。

    “李小汐,我来看看你。“

    刘初璇说道。

    “请进。”李小汐回应一声。

    走入房间,刘初璇发现,李小汐坐在梳妆台前。

    她的头发有打理过,很柔顺,面庞有淡妆,还是穿着运动服,是一套新的衣服。

    很清新艳丽的模样。

    女为悦己者容。

    刘初璇微微摇头:“我算是知道了,你和宁峰,还真的有感情,我看你就找个台阶下了吧,你这一脸谈恋爱的表情,也不适合花王的训练方式。”

    刘初璇是有点哭笑不得的,她知道花王的意念训练方式。

    很明显,李小汐根本就不过关的好吧。

    “我......”

    李小汐看着镜子中的刘初璇,不知道说些什么。

    “等会收拾收拾就走吧,我给你拦着主管的人。”刘初璇笑笑道:“等花王回来,你在解释这些事吧。”

    “谢谢。”

    李小汐微抿红唇。

    刘初璇是川王的弟子,但和花王的关系很不错。

    有花王开口,刘初璇对李小汐也是照顾有加。

    不过这时候,她也有些好奇。

    “既然你们是情侣,你怎么跑到黑白府这边了?是吵架吗?”刘初璇很八卦的问道。

    “我们还不是情侣呢。”李小汐捋了捋自己胸前的头发:“我,他前段时间让我难过了。”

    “那你还真不能轻易让他接走。”

    刘初璇好笑道:“我刚听说了,宁峰在那边给斯科特打晕,实力挺强,应该能走到这里,等他来,我出去会会他,让他吃点苦头,在让他接走你。”

    李小汐目光微动。

    沉默了两秒。

    刘初璇很不错,这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甚至想过,见面了要说什么?

    李小汐也不清楚,总觉得脑中有些迷茫。

    ......

    另外一头。

    独臂的赤练王,正坐在别墅大厅的沙发内饮茶。

    “人来了?”

    赤练王知晓消息,漏出一丝笑容:“我说了,他会来的。”

    “赤练王,宁峰的实力,表现的比昨天还要强,他肉身竟然可以突破音障,速度极快。”一位手下说道。

    “哦?”

    赤练王呵笑声:“那又怎样?”

    说罢,赤练王起身离开别墅,前往宁峰所行的那条路。

    与此同时。

    宁峰距离花王别墅,还有四分之一的路程,大概有三公里左右。

    前方,又多出来一个人。

    此人是华国人,黑色短发,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匀称,浓眉大眼。

    见到他,两侧很多观战的人纷纷倒吸冷气。

    “竟然是云飞凡!”

    “他出来了,他可是王者榜三十七的人物啊!”

    “麻烦了,云飞凡出手,那宁峰没有任何机会。”

    “云飞凡不也去了冰临区基地,挑战那个秘境吗?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很多人都不清楚,但随着云飞凡的出现,这帮黑白宫的精英有些震惊。

    同样他们看向宁峰的目光,也充满了玩味。

    你之前打的斯科特,实力一般般。

    而现在的云飞凡,可是个有名的强者。

    宁峰也听到了一些议论声,他目光微沉。

    对方一个人站在马路中心。

    阻挡着宁峰的去路,这就是要出手的意思了。

    光凭借气息,就能感受到云飞凡,他属于一个实力很强的高手。

    “宁峰。”

    云飞凡轻轻一叹,神色感慨:

    “我来黑白府有两年时间,在黑白府,成为王者榜三十七,成绩尚可,黑白府的精英,比我想象中的要多,你宁峰凭借鬼刀之名,名气很高,但战斗力,终究是弱。”

    说话间,云飞凡双手背负,对着宁峰是一副长辈和晚辈讲话的姿态:

    “我来自于西北云家,是隐世家族,我在家族中最弱,但离开隐世家族的圈子,我却发现我很强,我是强还是弱?到现在,我才清楚,其实不是我很强,而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太弱。

    黑白府能给我一点压力,但你宁峰,还差的很远,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没事不要来黑白府挑事,你丢的不只是你自己的脸,还有华国年轻一代圈子的脸,明白吗?”

    听到这句话。

    宁峰猛然间漏出一丝嘲笑。

    “所以,你是来教育我的?”

    宁峰摇摇头:“隐世家族又如何?你自以为很高端吗?”

    “嗯?”

    云飞凡眉头皱起,他瞬时间拔出腰间长剑,冷笑道:“看来你有些自傲的过了头。”

    “废话少说,想出手,我接着,今天我要去接人,谁阻我,我便打谁。”宁峰平静道。

    “不错。”

    云飞凡将手中长剑竖起,他的目光看在剑身上,正折射着森冷的光芒,他目中忽然透漏出一抹冷冽,魂星虚影闪烁而起,他长剑竖斩,一道淡蓝色的剑芒,快速飞向宁峰。

    “宁峰,就你这种货色,我一剑斩之!”

    云飞凡打出的,正是他的第七魂技。

    剑芒中蕴含的能量,十分强大。

    甚至让两侧观战的人,都有些头皮发麻。

    “不愧是王者榜三十七的强者,好强的剑意!”

    有人震惊出声。

    但下一秒钟。

    很多人突然嘴巴大张,有的都能塞下一颗鸡蛋,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宁峰的方向。

    哗啦啦!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宁峰身旁,仔细一看,和宁峰一模一样。

    随之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一直到第八道!

    八道宁峰的身影,排列开来。

    这是什么手段?

    嗖!

    宁峰施展妖影诀秘术---千叠影!

    八道身影的后侧,是数不清、看不透的残影。

    短短一瞬。

    云飞凡倒吸冷气。

    这手段......

    嘶!

    云飞凡瞳孔急剧缩小。

    他失去了攻击目标,淡蓝色剑芒,也不知道该斩谁。

    只能凭借感觉,斩掉对方的三个身影。

    然而身影还在途中。

    云飞凡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危机感,令他背脊生寒的危机感!

    不对不对!

    攻击已经来了!

    刷!

    云飞凡的心跳都漏了一拍,他立即后退,同时快速施展四连魂技,全部能量都用在防御上。

    砰砰砰!

    三道闷响声出现。

    他的三个防御层,被打破了。

    唯有最后一道防御,是一道淡黑色的盾牌似的魂技,盾牌不断颤抖。

    但好在它防御住了!

    而云飞凡,却在巨力之下,向后滑行三十多米。

    连脚上的鞋底都摩破了。

    他的目光极度警惕的看着前方。

    诸多的虚影,缓缓消散,宁峰的身影,呈现在他之前所在的位置上。

    宁峰的这一招,比对付斯科特的要强很多。

    然而也没有打倒云飞凡。

    不得不说,云飞凡身为王者榜三十七的人,实力还是很强的。

    饶是如此。

    云飞凡面色略微苍白,他双眼骤然间瞪大,失声喊道:

    “武魔天痕!你竟然是武魔天痕!”

    “你!”

    “你不只是鬼刀夜影,你还是武魔天痕!”

    云飞凡在这一刻震惊了。

    前不久九州府四大天骄的事情,他也有关注过,只是看一乐呵。

    最令人瞩目的,自然就是武魔天痕以及鬼刀夜影。

    如今大家都知道,鬼刀夜影是宁峰。

    但谁也未曾想过,武魔天痕,竟然也是宁峰!

    “我的老天爷,他竟然还是武魔天痕,怎么可能??”

    “武魔天痕是宁峰?他太强了吧!”

    “云飞凡竟然吃亏了。”

    “真是不可思议啊!”

    “他的速度,比之前还快,而且没有音爆声,他是怎么做到的?武技怎么可能达到这种地步。”

    “强强强!武魔天痕的手段很高,加上鬼刀夜影,还有虚无战神宁峰,他......难怪是九州府第一人,这特么也太夸张了!”

    街道两侧观战的人,纷纷陷入了震惊中。

    他们本以为宁峰是个软柿子,谁承想,这是个隐藏的大佬,或者说他表现在众人面前的姿态,是沉睡中的雄狮!

    如今,雄狮苏醒,他展现了他应有的威力!

    令人无比震撼。

    万里晴空,阳光普照,然而大家的内心,却很冷,背脊生寒,如坠冰窟般。

    很多人都试想了一下。

    如果在正面战斗中,和宁峰对打,他忽然展现武魔天痕的实力,这特么可不是谁都能挡住的!

    云飞凡虽然阻挡住了,但他并不好受,五脏六腑都有些震颤,看他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他受了些轻伤。

    “不好了,武魔天痕出现了!”

    “武魔天痕就是宁峰!”

    两侧观战的,大概有三百多人。

    他们纷纷拿出手机,或是给好友,或是给社长等等,纷纷打电话。

    瞬时间,黑白府风云涌动。

    “什么!”

    “武魔天痕是宁峰?”

    嗖!

    一个喝着咖啡的中年人,他是黑白府的高层,闻言后立即动身,前往交战的地方。

    “他是武魔天痕?”

    当赤练王知晓消息后,他的目光中有一丝丝的震惊,随之这一丝震惊,变成了兴奋。

    “好啊好啊!”

    赤练王心中惊喜:“不愧是黑冥王的儿子,资质逆天,武魔天痕,鬼刀夜影,虚无战神,呵呵,好好好,你这样,我更想杀你了!”

    嗖!

    赤练王的速度骤然加快,奔向战场的地方。

    “这是真的吗?”

    花王别墅这边。

    当刘初璇知晓情况后,她惊了两秒。

    “没看错吧?确定吗?真的?”

    三连问,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

    挂断电话后,刘初璇呆愣了几秒钟。

    当她回过神后,她的目光看向李小汐,变得有些异样。

    “我说宁峰怎么有底气来找你。”

    “他竟然还是武魔天痕。”

    刘初璇抿嘴说道。

    “啊?”

    李小汐惊了下,她站起身,有些呆滞:“他是武魔天痕?他怎么没告诉我呢?”

    “......”

    黑白府,不知多少个地方,听到这个消息,都惊动了。

    距离近的,很快便跑了过来。

    在宽阔街道的两侧,树上、树下,都很快的汇聚着人群。

    观战人数,从三百多,突然涨到了一千多人,渐渐地,人数突破两千,开始向三千人汇聚。

    黑白府内的精英数量,还是不少的。

    得知消息的,大都在快速赶往这边。

    他们来的比加快的。

    刚好看到了宁峰和云飞凡的交战。

    交战的场面极其激烈。

    宁峰的身影,在场上不断呈现出残影。

    云飞凡的魂技,根本摸不到对方。

    而宁峰的拳头,却时不时的能打破他的防御,对他造成影响。

    “云飞凡要输了!”

    渐渐地,黑白府王者榜,都来了十几个人。

    其中有一位王者榜第九的强者,他微眯双眼,仔细的盯着战局,片刻,他摇摇头:

    “武魔天痕,武技通天,真是厉害,云飞凡不是对手,但武魔天痕的战斗力,还是欠缺一些。”

    “师兄,你觉得宁峰在黑白府王者榜,能排在什么地方?”身旁有人低声问道。

    “前二十。”

    王者榜第九的强者,沉吟了三秒钟,给出了如此答复。

    嘶!

    这句话,让四周不少人倒吸冷气。

    “武魔天痕啊,速度太快了,看的我眼花缭乱,我都看不清他的动作。”

    “可是看他的招式好帅啊,这就是一种享受。”

    “强者,令人敬重,武魔天痕,是一位伟大的人,哦不,宁峰是一位伟大的人,他对武技和刀术的贡献,太大了,他在全球,都扬起了一股学习武技的风波。”

    “他这种优秀的人,应该在我们黑白府,而不是九州府啊!”

    有些人还在说这件事。

    他们觉得奇怪,九州府是全球八大武府之一,这没错,实力也有,但各方面真的比不过黑白府。

    正在众人的议论中。

    “云飞凡输了!”

    王者榜第九的人,目光猛然一缩。

    在众人的目光中,根本无法捕捉宁峰的身影。

    ‘他在哪?’

    云飞凡的魂星能量都有些缺了。

    但他不想输!

    他全神贯注的看着四周,警惕心极致。

    但他还是没有感知到。

    前方宁峰的身影,刚刚消散。

    他便忽然感觉,后方有危机出现。

    ‘糟糕!’

    ‘他竟然在我身后!’

    瞬时间,云飞凡毛骨悚然!

    这特么跟个幽灵似的,也太诡怪了吧?

    正当云飞凡要有动作的时候。

    砰!

    一拳打击在他的背部。

    没有打在脖颈或者脊柱的地方。

    但这一拳,便将云飞凡打的向前扑飞十几米,他倒在了地上,目光中极其不甘,甚至有些狰狞的眼色。

    该死啊!

    我输了!

    这么多人都在观战,我输了!

    云飞凡想要起身,却察觉到身体上的刺痛感。

    他失去了战斗力。

    而宁峰,站在场中心。

    这一场架打的并不容易。

    妖影诀他爆发数次,才赢了云飞凡。

    也依靠鬼手,甚至星魔刀法都打出了秘术断水流。

    现在,他赢了。

    场面很静。

    他是全场目光的聚焦点。

    不过这一切,都在宁峰的预料中。

    宁峰看一眼四周,他平静道:

    “我来这里,是为接人,不是为了挑战谁,但谁若是阻我,下次,我不会在留手了。”

    话落。

    宁峰身形一动,快速冲向花王别墅。

    “有趣。”

    王者榜第九的高手,拍了拍手,又道一句:“精彩。”

    “师兄,你不出手吗?”有人问到。

    “我出手干什么?”他摇摇头:“宁峰也被消耗不少,现在赢了,是胜之不武,他不是为了战斗而来,我为何要和他打?”

    一句反问,放四周的人哑口无言。

    很多想要打的,没那个实力,而有实力的,和宁峰差不多的,也在考虑宁峰的话。

    如果他动真格的,不留手,他们还真没把握。

    而那些认为稳稳可以赢宁峰的,正如那位王者榜第九的高手所说:没必要。

    就这样。

    在众目睽睽之下。

    宁峰距离花王别墅,越来越近。

    武魔天痕问世间,首惊黑白府,力撼王者榜高手,技惊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