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医无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38章 隐隐的不安

    宋家。

    宋仁投跟在宋斟身后,内心无比紧张。

    屋子里,正位坐着一个白须老人,不怒自威!

    “北木长老,这就是我孙子,宋仁投!”

    “宋仁投见过北木长老!”宋仁投赶紧行礼。

    老者目光矍铄,看了看宋仁投,点点头:“资质还算不错。”

    听到这话,宋斟顿时大喜!

    “阿仁,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跪下!”

    宋仁投反应也快,赶紧冲着北木长老跪了下来。

    “起来吧,你先准备准备,明日便随我们回拔山宗,可有异议?”

    “没异议,没异议!弟子多谢北木长老!”

    宋斟心情愉悦。

    虽说宋斟以前也是拔山宗的弟子,可那毕竟是以前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拔山宗需要宋家的帮助,可能他们宋家和拔山宗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接触!

    如若不然的话,有拔山宗作为靠山,他们又怎么可能在邱家的手上吃瘪?

    但是现在!

    机会来了!

    北木长老愿意将宋仁投带回去,觉不单单是因为宋仁投的天赋还算不错,主要还是想还宋家的人情!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有宋家帮忙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抓住白弦和勇叔呢?

    等出了这个屋子。

    那些杨家人,对待宋斟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

    “宋老,恭喜啊!”

    “是啊,宋家主!有此贤孙,宋家何愁未来啊!”

    “一个宋仁投,可保宋家百年不衰啊!”

    听到这些话,宋斟心情好的不得了!

    之前宋家和杨家联姻,还是宋家处于弱势地位。

    说到底,还是因为宋家实力孱弱,既然如此,那杨家的人又为什么要把他们当盘菜呢?

    可是现在,就因为宋仁投进入了拔山宗,杨家的人对待他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真有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感觉啊!

    和杨家的这些人客套了几句后,宋斟又拉着宋仁投开始耳提面令,这说了一大堆,其实中心思想无非就是希望宋仁投认真努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成为拔山宗最靓的崽,然后带着他们宋家装逼带他们飞。

    宋仁投自然是不住点头,最后眼含热泪。

    “爷爷,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在拔山宗混出个人样来!等到了那个时候,就没人敢招惹我们宋家了!”

    “好孩子,好孩子啊!”宋斟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老泪纵横起来。

    ……

    宋家的地牢里,关押着白弦和勇叔,两人都被铁链滚在一根木桩上,头发凌乱遍体鳞伤。

    一个独眼汉子站在他们的面前,手上拎着一根鞭子,沾了沾旁边盆里盛放的盐水,又是一鞭子落下去。

    “啊!”

    白弦的口中迸发出了一声惨叫。

    不是他不够硬气,而是这种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哼,废物!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害我们拔山宗的少宗主!若不是宗主要亲自处置你们,老子现在就结果了你们!”独眼男人冷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北木长老带着人走了进来。

    独眼男人赶紧停下来。

    “长老,您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看看。”北木长老的眼神在白弦和勇叔的身上一扫而过,又叮嘱独眼男人,“小心关押他们,别出什么意外,否则,我拿你是问!”

    “长老放心!”独眼男人赶紧道。

    “对了,也别折磨他们了,明天我们还得回去,若是他们死在半路上,后果你知道的。”

    “长老放心,我保证他们死不了。”独眼男人赶紧说道。

    北木长老冷哼了一声,又带着人转身离去。

    翌日。

    天刚蒙蒙亮,拔山宗的人就已经准备出发了。

    在宋家的门口,宋斟已经准备好了三辆车,其中一辆劳斯莱斯,另外两辆都是奔驰商务车。

    宋仁投还拉着自己爷爷的手哭哭唧唧:“爷爷,我真的舍不得您啊!”

    一旁的北木长老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你要是实在舍不得,就留下来吧。”

    宋仁投赶紧撒开宋斟的手。

    宋斟:“……”

    谢谢,有被伤害到!

    他又走到北木长老面前:“北木长老,怎么这么着急离开呢?若是能够在彭州多待一段时间多好啊,我还想好好招待您呢!”

    北木长老摆了摆手,道:“我们这一次出来,本来就是有任务在身,既然现在人已经抓到了,回去迟了宗主也会不喜。”

    宋斟赶紧闭嘴。

    宗主都被拿出来说了,他要是还敢哔哔,那岂不是想要陷害北木长老?

    其实啊。

    北木长老现在这是着急领功!

    先不说白弦和勇叔本来就是他们拔山宗的敌人,还是漏网之鱼。

    就是他们斩杀少宗主一事,就足够他们死上千八百次了!

    北木长老现在就着急想要将白弦和勇叔压回去,这样对他而言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等坐在车上,开车的是个年轻男人,也是拔山宗的弟子。

    北木长老提醒道:“开车小心点,免得遇到什么麻烦。”

    那年轻弟子虽然心里不以为然,可毕竟是长老的吩咐,他还是赶紧数道:“长老放心,我肯定小心小心在小心!”

    “嗯。”北木长老点点头,又皱起眉头。

    现在一切都挺顺利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始终有种不安的感觉。

    真希望能够早点回去,免得夜长梦多啊!

    高速路上,本来是要在服务区休息一下的,但是北木长老却拒绝了。

    “直接回去,不要停留!”

    有几个弟子着急上个厕所,可这毕竟是北木长老的命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长老这么着急,但是他们也不敢多问啊,好在这个时候,矿泉水瓶子发挥了它最重要的作用。

    拔山宗的位置,在白头山脉处,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开车得要七八个小时。

    这也是为什么北木长老一大早就要出发的原因。

    等到了地方,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看着面前的山路,北木长老这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回来了,终于赶回来了……”

    几个拔山宗的弟子,押着白弦和勇叔。

    “长老,我们现在就上山吗?”

    “嗯,直接上山!”北木长老想也没想说道。

    “那这些车……”

    “留下两个弟子处理一下,其他人,现在就出发!”北木长老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