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雪尽春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陈功来到门口时,见着门前的两名保安被一个中年女人缠住。

    “嫂子?”陈功眯着眼,看见了这中年女人的脸孔,眼角根泛了黄,显然是没有化妆就出了门,脸颊很是憔悴,眉眼之间满是担忧,眼白上则布满了血丝。

    听到陈功这样称呼自己,她先是愣了一愣,不多时在夜色朦胧中认出了陈功。

    “你,你是老陈!”她紧皱着的一张脸登时化开了,赶紧说:“你,你怎么在这儿,你,老陈,你跟他们说说,快让我进来。”

    陈功先是拦下两名保安,说自己能够解决,便拉着这女人到了院外。

    “嫂子,你是来找东子的?”陈功问。

    这女人就是贺东的老婆,见她一脸憔悴的模样,陈功酝酿着情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不擅长谎言。

    女人低下头,微微颔首,又急起来,赶紧说:“你想想办法,让我进去。”

    陈功摇摇头,说:“嫂子,东子难道没跟你提起,医院现在什么情况您比我清楚,东子他……加班呢,你放一万个心!”

    贺东的老婆却一个劲摇头,眼角都挤出了泪花。

    “我不能走。”女人十分执拗:“上个礼拜开始,我心绞痛,心窝子疼——上次这样,还是东子去非洲考察团那会,我担心他得埃博拉。”

    “最后不也平安回来了吗?”陈功安慰她。

    女人使劲摇头:“不管怎么说,这两个月他连一次都没有着家——我知道,疫情紧张,可,这风头都过来,连个照面都不打,实在太过分了。今天我说什么也要见他一面。”

    她转头又看了一眼陈功,说:“看你也在这,老陈,你帮我给院里说说话,我就送个饭,不过分吧。”

    见她手里端着一篓子盒饭,陈功

    顺势接过来,拍着胸脯说:

    “这事交给我就行了,嫂子,您赶紧回家。”

    女人脸上彷徨,又问了一遍:“东子他没事吧。”

    陈功心里一紧,想到贺东如今的情况,又见到女人脸上的忧虑神色,他点点头。

    “……没事,准没事儿。”

    女人原地转了转,却不急着走。

    “你们总归是人,是人就要通风要吃饭。”女人咬了咬指头,说:“我不急,也不累。我在这等,不给您添麻烦。您就替我带个话,转告东子,他女人就在门口这里等,什么时候见到他的人,什么时候走。”

    陈功也没话可说了。

    他心揪了起来。

    忽然想到孙芳——北京是除了武汉外疫情最严重的第二疫区,这么久没有回信,该不会……

    他脸色很难看。

    就在这时,从住院部的方向,拄着金属拐杖,悠悠转转地来了一个形容枯槁的人。

    女人先陈功一步扑了上去,连保安都拦她不住。

    是贺东。

    陈功愣住了。

    本该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在新冠之下奄奄一息的贺东,此时却露着灿烂的笑容,照在熹微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陈功说不出什么话来,但直觉得热泪盈眶。

    胡大夫也喜滋滋上来,拍拍陈功的肩膀说:“这小子命真大,像是有感应一样。”

    陈功也有感应,只是这感应在千公里以外。

    仿佛读透了陈功心里的想法, 胡大夫拍在他手里一样东西。

    陈功接过来看了看,愣住。

    机票——武汉到北京,绿色通道特殊航班的机票。

    “这是……”陈功愣了。

    胡大夫点上一根烟,说:“院里特批的,我孑然一个,回不回北京倒不重要,你拖家带口,总不能让你在武汉养老吧。”

    陈功没有推辞,只是深深鞠了一躬,还想说什么,胡大夫在他背后推了一把:“赶飞机去吧,剩下的话,咽在肚子里。”

    陈功加急赶到机场,勉强上了飞机,心里乱糟糟地烦闷了几个钟头,从飞机上下来后,他接到通知,要求在隔离区驻留半个月。

    陈功急得眼泪都要下来。

    他急着去见自己老婆孩子。

    就在这时,丁磊的信息才迟迟来到:

    陈总,有件事现在才告诉您十分抱歉;半个月前,您夫人和孩子因为志愿北京疫情的工作,结束后在医院内自发隔离了14天,期间没有与外界联系,所以没能回复你的信息。为了不让你担心,才特意隐瞒。

    陈功愣了,跟着医护来到隔离区,他这才安下心来。

    隔离区在朝阳南边的十四中边上,一家小型宾馆。设施简陋但齐全,陈功在这里蹲了十五天。

    期间他能获得外界的信息,只有不断降下的数字——这数字跳动在他的心里,仿佛敲打着灵魂。

    最后那天早晨,陈功从隔离点出来的时候,阳光正盛。这天是4月8号,陈功接到的第一个信息,就是武汉全诚解封的消息。

    这样一个英雄的城市,终于战胜了病魔。

    最初有些不适应,陈功对这一带不太熟悉,顺着马路牙子走到墙根,忽然听到院墙里传来的朗朗书声。

    他这才想起,全国复工复学已经恢复了大半,像是这样高中的高三学生,已经从网课恢复到了线下课的阶段。

    陈功的心脏跳动着,听到院墙里的声音:天地苍苍,乾坤茫茫,中华少年顶天立地当自强。

    陈功带着一种独特的心情走出隔离点的大门,长街外,看到朝阳下等待自己的孙芳和甜甜。

    甜甜朝着他跑来,陈功抱起他,太阳彻底跳出地平线,照耀着孙芳脸上的笑容,

    更加浑厚的读书声从墙里传出:愿以吾辈之青春,护佑这盛世之中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