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共待花开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零章

    程佳面对美景的大呼小叫,引来了早先入园的医护人员的注意,不过他们并没有嘲笑程佳这样的行为,因为他们第一眼看到这片美景时,也是有同样的感觉。

    李晓星看着四周美丽的樱花,不由得轻轻的感叹:“看到这样的美景,突然觉得之前所有的辛苦都值了。武汉,真的是一个值得我们拼尽了全力去守护的城市。”不管是热情的武汉人民也好,武汉的美食也罢,还有眼前这一片美景,都是大家倾尽了所有来守护的。

    听到李晓星这句话,大家不由得都鼓起了掌来:“说得好!武汉,真的值得我们拼尽全力去守护!”

    在美丽的东湖畔,大家开心的赏樱,戏鱼,拍照,甚至还有人开心的唱起了歌,跳起了舞。呃……这大概也是方舱医院的一个后遗症吧?

    这边热闹起来,马上也有别的医疗队加入了进来,一时之间,东北的二人转,内蒙的顶碗舞,好好一个赏樱游园硬生生变成了一场斗舞大赛。

    听着身边一个医护人员的口音,似乎是武汉本地人,李晓星问道:“小姐姐,你是武汉本地的?”

    “是啊,我是武汉人。今天正好轮休,听说大家都过来了,所以我也想过来看看。一直听说方舱医院里很热闹,但那都是在视频里看到的,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现在亲眼看到,才发现大家真的是很有才啊。”这个小姐姐笑起来很好看,眼睛眯眯的一看就知道心情很好:“多亏了大家,我们武汉这次才能这样快的度过疫情。”

    “全国一家亲,你看他们,像不像是一家人?”李晓星看着场上跳舞跳得开心的几个同事笑得更开心了:“你知道吗?我们出发时,正是寒冬。当时我跟朋友说,不用担心,我们举全国之力,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吗?等到疫情结束时,说不定正好赶上花期,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在武汉公费看樱花了。”

    “哈哈,愿望成真的感觉怎么样?”

    “不错喔!”在温暖的阳光下,李晓星微笑着,看着还在斗舞的人们,飞扬的花瓣,她的心绪也慢慢的飘散开来。

    今天心愿终于达成,在场的每个人脸上都扬溢着笑容,可是李晓星的眼眶却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一个半月的时间,说起来很短,但却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在最初出发时,很多人还只是一名普通的护士,但经历过这次疫情后,大家都已经完全蜕变,变得更加的成熟,懂事,体贴。更加的珍爱生命,热爱生活。

    活着,对大家来说是,曾经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在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她们才明白“活着”这两个字有多么沉重:“佳佳,今天回去后,陪我去买一支雪糕吧。”

    本来在笑着,拍着巴掌为大家鼓劲加油的程佳怔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我也想买一些东西。我们两个一起去。”

    就这样,在公园里呆了大半天,大家才恋恋不舍的登上了返程的大巴。下了大巴后,李晓星和程佳跟大家说了一声,这才走向了酒店不远处的超市。

    超市里的人比之前要多了一些,但仍然显得空荡荡的,而且每个人都带着口罩,与别人保持着距离。

    进了超市后,程佳就变得有些沉默,发现她情绪不对的陈科似乎猜到了什么,没有劝她,只是静静的跟在了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

    站在一排巧克力架前,程佳取下了一包巧克力:“姚娟,27岁,我手中的第六个病人,送往ICU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李晓星则是站在了一排果冻前拿了一个什锦果冻:“魏雪,10岁,她跟我说她最喜欢吃果冻,可是她爸妈都不让她多吃。”

    “曹丽,41岁,她说过要请我吃雪糕。”

    “齐明琨,54岁,喜欢吃桂花糕。”

    ……

    拿齐了东西,付帐,慢慢往酒店里走。陈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们不要这样。这件事情上,你们已经尽力了。”为了这件事,之前不是已经跟她们好好谈过了吗?当时不是已经开导好了吗?怎么在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里,又难过起来了呢?

    李晓星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陈科,我现在的难过和之前并不一样。之前难过是因为对于死亡的恐惧和自责更多一些。而现在……更多的是在悼念这场疫情中离开我的人。”

    来到酒店的小花园,三个人在凉亭里坐下,李晓星先撕开雪糕的包装,轻轻的咬了一口:“真甜!”

    “当初我知道,我们根本没有时间来悼念这些在疫情中离开我们的人,现在方舱医院休舱,只要加紧防控,再治疗好医院里的确诊人数,这场疫情就真的结束了。我想,这个消息,他们也一定会很乐意知道吧?”

    看着她这模样,陈科也无奈了,一把撕开巧克力塞进了女朋友程佳的手里:“吃吧吃吧,吃完了就悼念完了,然后你们两个最好给我恢复过来,不然我就打电话给邵文靖那个毒舌,我治不了你们,总有人能治得了你们。”

    一提到那个家伙,李晓星和程佳的脸上终于是带上了一丝笑意:“他现在应该还在忙着吧。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他还得继续战斗。”

    这话说得,怎么感觉大家像是逃兵了一样呢?陈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房老爷子,石彦他们也都还在医院里呆着呢,他们最少也得呆到武汉解封了才能回去。”

    李晓星歪着头想了一下:“你说,如果我跟张医生请战,留下来继续工作的话,他会不会答应?”

    “当然……不会答应!”陈科都恨不得砸开李晓星的脑袋看看她脑袋里到底想了些什么。累了快两个月了,她还没累够吗:“别忘了出发时,张医生可是答应过,要把我们一个不少的带回去的。小心我打电话给你男朋友让他来骂你。”竟然还想一个人留下来,也不怕张医生找人用绳子把她绑了给带回去?

    李晓星想了想,发现这一条应该行不通,只好无奈的放弃了:“他才不敢骂我,不过张医生肯定不会答应我的请求。还是算了吧。如果我再留下来,估计我爸妈也要跟我急了。”

    这算是自己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了吧?陈科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后,也就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

    “听说他们坐飞机回去的,机场都是用最高礼仪过水门接他们回家的。我们回去不知道会不会过水门啊?”正在啃着巧克力的程佳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对于她这种跳跃性思维,陈科早就习惯了:“从武汉到长沙坐高铁也就两个半小时,如果换成坐飞机,估计刚起飞就要降落了,所以啊,水门你是别想了!”

    “喔……离得近的真吃亏。”

    看到她这像是亏了一个亿的表情,李晓星乐了:“那也就是个形式,大家表达一下心意而已,在外面看可能很漂亮,你觉得坐在飞机里,能看到水门吗?”

    想想飞机那小小的窗户,估计还真的什么都看不到,程佳马上乐了:“那我就不羡慕嫉妒恨了。还是我们近的好,两个半小时就能回家了,多近啊。”这家伙,也太多变了点吧?

    吃下最后一口雪糕,李晓星抬头仰望天空:“疫情已经结束了,也请你们……安息吧!”

    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一看,竟然是赵宁打来的:“喂,休息了吗?”

    “嗯,没有,就是趁上厕所给你打个电话。感觉心里有点不舒服,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还好吧?”

    这,算是心电感应吗?李晓星笑着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嗯,我挺好的,明天就回长沙了。我……在长沙等你。”这是她第一次明确的表达出要与赵宁在现实中见面。

    赵宁一听也就放心了,他笑着说道:“好!等疫情结束,我马上就去看你!”

    第二天一早,大家坐上了回长沙的高铁,当高铁启动时,全体乘务人员出现在了大家所在的车厢里:“亲爱的乘客们,我是本次列车的乘务长,很荣幸能在这个时候为大家服务。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大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逆行。今天,在你们踏上返程的这段时间,请允许我代表全体乘务人员对大家致以最深的感谢。你们,辛苦了!”

    看着乘务人员们深深的一鞠躬,大家都站了起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看着这些乘务人员,李晓星突然想起了游戏里的小伙伴们,暮血,秃驴,少叔景,令东来,叶鹤枝,还有国外的玄冥离殇。

    虽然她已经结束工作,即将返程,但是赵宁,秃驴他们还在努力工作中,或许直到疫情真正结束,他们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在那之前,哪怕再苦再累,心中牢骚满腹,但只要一有需要,他们会马上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或许等到疫情结束,大家重新聚集在游戏里时,曾经这一段让他们觉得如同恶梦一般的日子,却是他们最骄傲的人生经历之一:“2020年初春,老子在一线!”然后转身一个风车转向敌对的人群。

    浩气长存也好,自在逍遥也罢,对于大家来说,能够在游戏里和一群亲友们聊天打屁刷人头,才是最开心的事。

    李晓星又想起了当初有人对他们这一代打上的标签:垮掉的一代!

    谁说我们八零九零是垮掉的一代?谁说打游戏的人不务正业?这一次疫情中,不管是什么人,大家都用最勇敢的心去面对,哪怕是损失无数金钱,哪怕是面临疾病与死亡,都没有一人退缩。国难当前,大家用最好的行动证明了,我们是祖国的现在和未来。

    李晓星的眼泪再一次掉了下来:在最黑暗的日子,大家一直在心中坚信着一定能够打败疫情,哪怕伤心,痛苦,也会彼此打气,因为他们相信,寒冬终会过去。不管是武汉人民,还是驰援的医护人员,又或是为了武汉,为了全国而默默奉献的各个岗位的工作人员,还有游戏里的亲友们,不论大家身在何方,都一起守望相助,共待花开时。

    作者言: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全国总共有四万多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截至4月17日12时,已统计到抗疫殉职人员477位。感谢他们守住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守住了最重要的防线,这就是一场战争,一场没有硝烟但却直面死神的战争!

    感谢所有守护我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