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逆流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章:这一顿酒

    陆沁看着我欲言又止,最终说道:“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

    女人在答非所问这一块向来都是登峰造极的,我只是想要看看孩子,并没有任何跟你说话的打算,说实话,现在的陆沁我跟她也真没什么好说的。

    虽然说在夜深人静时,或某个夜晚的梦中时,我偶尔还会想起我们之间的过往跟点点滴滴,但我们却是已经过去了,她有新的生活,我也该过我自己的生活。

    如果说我不放过她,不放过过去,那就是不放过现在的自己。

    至于我现在拥有了林汶倩,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我们都应该向前看,不是吗?

    “我就要跟爸爸呆着嘛。”

    画画噘着嘴,表情非常的委屈。

    “画画乖,我跟你靓坤叔叔说点事。”

    “哦,好吧。”

    画画点点头,极不情愿的回头瞥了我一眼,就跟陆沁进屋了。

    我与沈靓坤两个人直接进了厨房,沈靓坤拿出老白干,对我说道:“咱俩好久没坐一块喝酒了,喝点呗?”

    我点点头,从兜里摸出一根烟,自顾自的点上,也没给他,只是放在桌子上,他倒也不客气,站起身将厨房的门给关上,然后将窗户打开,顺手就拿起一根烟自己点上:“陆沁不喜欢我在家里抽烟,咱俩关门抽。”

    看得出来,沈靓坤是真的很在乎陆沁的感受,忽然间想到我坐牢之前的那几年。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我需要接触一些三教九流的社会人员,甚至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纸醉金迷,每天回到家我都是醉醺醺的,回家之后躺在那里先是抽烟,经常都是夹着烟就困倒在沙发上了,陆沁多次跟我抱怨,我都恍若未闻,也许在那时候就已经埋下离婚的种子。

    现在回头一看,当时的我确实也是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她的离开的理由也并非没有道理。

    咣当!

    这时候,陆沁推门而入,她看了眼桌子上,然后默默的走到厨房那里,起锅烧油,不一会儿两道小菜就上来了,一道是我喜欢的辣椒炒肉,一个是沈靓坤喜欢的西红柿炒鸡蛋,接着她又给碗里倒了些花生,又拿出一些蘸酱菜,放了一把大葱在那里,说道:“喝酒不能没有菜,肉串让画画都吃了。”

    说完,她就转身出去了。

    忽然间,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似乎,我好像错过了一个贤惠的妻子。

    沈靓坤夹了一口鸡蛋说道:“陆沁其实想要的并不多,而她想要的却是你无法给与的,都说她跟我的这个行为违背道德伦理,挺坏的,挺不是人的,但是我想跟你说的是,原本我们在一起后她就想跟你坦白了,但是她说,怕你在里面看不到希望,不好好劳动改造会出不来,所以我们将这事给隐瞒了,你出狱以后,我们便在第一时间要将这件事告诉你,换来的是你不接受,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是我们从始至终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还有公司,你进去以后,公司内部大动乱,精英,高层被别的公司挖走,合作伙伴纷纷撤股,撤资,导致公司欠了一屁股饥荒,甚至运营不起来,我们说要不就卖了它吧,你知道陆沁怎么说吗?”

    我低头夹着辣椒炒肉,专心致志的吃着:“怎么说。”

    “这家公司是你一手打造的心血,不能看你进去让它破败了,她想给保住,还给你,可是这几年,我们除了亏损还是亏损,已经到了经营不下去的地步,根本就没有脸给你,现在公司给你的话,无疑就是让你背负几百万的巨债。”沈靓坤苦笑一声,一口将杯中的白酒饮了一半。

    “所以我替陆沁背锅入狱不是你们合伙设计我的?”

    “这个解释还有必要了吗?”

    “有!”

    沈靓坤抬头看向我:“如果我说不是你信吗?”

    我想了一下,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现在的沈靓坤根本就没有必要跟我解释这些事情,也就是说他能够在这里解释这么多,就说明他说的肯定都是真的。

    但是,我也不会去原谅他的,毕竟不管是什么原因,甚至我做的不好,甚至说他们最开始的出发点也确实是为我考虑过,但是,背叛我就是背叛我了,这一点是不可以用任何话来解释的,不是吗?

    “今天为什么帮我?”

    拿起桌子上的白酒,我也干进去半杯,滋了一声问道。

    “说到底,我跟陆沁欠你的,这一次,是还你的,我跟她就不欠你任何东西了。”

    如果不是他没有跟王佳南举报我,或许这会我的小命可能也就没了,在沈靓坤的心中,他们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而这一次救了我一命,就相当于抵过了。

    顿了顿沈靓坤又说:“在一个,我虽然不是人,但我现在还没有孩子,我不想要了那帮孩子的命来赚钱,我想给自己积点阴德,刚好你又是那种看不惯事情非要管的人,所以你相邀救那帮孩子,我虽然不可能直接帮你,但是在心里我是支持你这种做法的。”

    我咧嘴嘲讽般的一笑:“你的意思是我谢谢你呗?”

    “随你怎么想,反正我跟陆沁是真心相爱,而且我也想要告诉你的一点是,你做事最好考虑考虑后果,即便你以前不考虑陆沁,不考虑你自己的生命安全,现在的你应该考虑画画,你是她的父亲,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即便我对她再好,在她心中,你也是不可替代的那一个,不要玩火自焚,这是我的忠告。”沈靓坤头也不抬的说道:“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想知道的答案我今天也全部告诉你了,你呢,想继续喝酒,就接着喝,你要是不想喝,那我就不送你了。”

    沈靓坤已经下了逐客令,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始终无法在回到从前那般,对此我也不恼火,而是淡淡的说道:“你说的话让我挺动容,但并不会妨碍我要将画画要回到自己的身边!我的姑娘只可能跟我,绝对不可能跟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