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世龙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95章 不会有错

    “还好吧!两位师姐近来可好?”夜宣岔开了话题,他不想说自己的修为,有点炫耀了,也容易刺激到人。

    “我们自然很好,宫师姐离开不久,她回东域帝都了,如果知道你回来,她一定会等你。”凌素素开口说道。

    打过招呼后,夜宣将宋宁介绍给了君璇玑和凌素素,说了宋宁是自己的亲人,他要如果居住桃花谷,那宋宁自然也是要住这里。

    得知夜宣跟宋宁叫宋姨,君璇玑和凌素素自然是没有意见。

    聊着天,君璇玑将夜宣居住的阁楼打开门窗通风,然后拉着夜宣到了她居住阁楼,接着和凌素素去弄小菜。

    拿起了剪刀,夜宣开始修剪君璇玑院子内的花草,同时跟宋宁说着桃花谷的情况。

    “看出来了,她们和你的感情很好,一切都是真情流露。”宋宁开口说道,凌素素对夜宣的拥抱,君璇玑的眼神,那满满的都是关心,以及夜宣回来的开心。

    夜宣将君璇玑院子内的花草修剪了一下,君璇玑和凌素素也弄好了酒菜。

    宋宁本身是想离开,不过被凌素素拉着一起坐下了。

    “夜师弟叫您宋姨,那我们也称呼一声宋姨,桃花谷是定下了不得轻易踏入的规矩,不过那是针对外人,您是师弟的宋姨,自然不是外人了,不过阁楼有限,晚点让人建一栋阁楼就好了。”凌素素开口说道。

    “目前的住处确实问题,这样,宋姨晚一点去贵宾楼落脚,元甄住那里也有些孤单,宋姨过去,她心里能踏实一些。”夜宣开口说道。

    交流中,夜宣跟君璇玑和凌素素说了元甄和元曦过来的事情。

    “晚点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君璇玑开口说道。

    “好的,明天介绍你们认识。”夜宣点点头。

    聊了一阵子后,夜宣和宋宁离开了君璇玑的住处,随后到了贵宾楼。

    “夜宣你过来了。”看到夜宣过来,元甄很高兴。

    “吃过了么?”坐下之后,夜宣开口问道。

    “吃过了,虽然青素了一些,但很合胃口。”元甄开口说道,她很高兴,高兴夜宣过来看她,没有将她丢在这里就不管。

    “合胃口就好,天色有点晚了,明天我带着你到处走走看看,我就不住这里了,让宋姨陪着你。”夜宣开口说道。

    “好的!”元甄点了点头。

    让宋宁留下后,夜宣离开了贵宾楼。

    离开了贵宾楼,夜宣在东院内散步,有一阵没回来了,散散步也是一种放松。

    此时的主峰侧殿内,姜泽和主峰的两位长老接待了元曦。

    元曦除去是中元帝国王族,还是中元域归元山的执法,过来交流,是需要重视的,当然了,姜泽接待,规格已经够高,姜泽可是东域归元山的七位高层之一。

    元曦说了自己是跟夜宣过来的。

    “元曦执法跟夜宣过来的,你们很熟么?”姜泽开口问道。

    “在中元帝国的百花会上认识的,看到了他的剑法,所以想来东域归元山走走看看。”元曦开口说道。

    “这个混蛋家伙,跑到百花会上去耍威风,不怕被人打趴下。”姜泽开口嘀咕了一句。

    “怎么可能呢!极武境领悟了刀域的刀狂都被他击杀了,哪里会轻易的被人打趴下。”元曦摇了摇头,她不认为,夜宣是可以轻易被击败的。

    “他击杀了极武境的刀狂?”姜泽的眼内出现了诧异。

    “是啊!看来你们是不太了解他的战力,他是元武境的剑王,且修炼出了高绝的剑道,对手虽然是高过他两阶的极武境,但双方的战斗力不在一个层次上,没有可比性,所以被击杀了。”元曦开口说道。

    “击杀了对手,那就是在摘花大赛上有所斩获,他娶了你们中元帝国的公主?”姜泽看向了元曦。

    “没有,他的战斗是恩怨之战,没有对谁求亲。”元曦摇了摇头。

    “还行,没有色欲熏心!”姜泽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她内心也受到了触动,元武境的剑王,夜宣的路是越走越顺了,不过她也能明白,曾经的少年剑圣注定是要崛起的,寻常修炼者难望其项背。

    “元武境的剑王,这没搞错吧?”主峰的徐长老有些诧异的看着元曦。

    “元曦当时就在现场,亲眼所见,这不会有错。”元曦点了点头。

    “哈哈!元武境的剑王,姜院主,夜宣还不住二十岁吧?这可以记入我东域归元山的史册了。”徐长老十分的兴奋。

    交流了一下后,让主峰的女执法接待元曦,跟元曦说了随时可以到东院后,姜泽离开了,很长时间没见到夜宣了,她也想了解一下情况。

    从武道峰回到东院的姜泽,遇见了散步的夜宣,一起散步中,夜宣说了自己去了一次中元帝国。

    “夜宣,你目前最应该做的,是安稳的提升自己,不能乱跑,消息不能泄露。”姜泽提醒着夜宣,她知道夜宣的情况,所有内心有些担忧,主要也是因为夜宣的敌人太强大了,是这九天十域的最强者,也是最有权势之人。

    “我知道,这次是我外公安排的,实在是无法拒绝,以后会小心一些。”夜宣点了点头。

    “这次回归元山是留一段时间,还是呆几天就走?”走了一段路后,姜泽开口问道。

    “可以住一段时间的,最近也是没有什么事情。”夜宣开口说道。

    “嗯,还有一件事跟你说,归元天山的蓝澜剑圣来了,在归元山住了一些时间,了解了一些情况后就离开了,应该是为了你而来,一些事情确定后才离开,可以说她的内心已经明了。”姜泽和夜宣说起了蓝澜剑圣到来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相信她是明白我的,事情没解决之前,我不想牵扯到归元山,过去已经连累了师尊,我不想再连累其他人。”夜宣仰头呼出了一口气,提到师尊和师妹,他的内心有些痛楚,那都是在乎他的人。

    “其实不是连累,本身就是一路人,你代表的就是归元山。”姜泽不认同夜宣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