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神无双九重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7章 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离云巫城越近,虽然遇到的高阶巫兽越来越少了,但遇到的冒险队和悍匪的身影却越来越多了。

    也不乏见到有一些强者带着门中后辈在磨砺。

    陈狂路上遇到这些情况,有必要的情况,也提前远远的避开了。

    特别是遇上悍匪,陈狂现在下意识的不想打交道。

    不过总会有避无可避的情况。

    一条巨大的峡谷中,陈狂就遇到了好几个悍匪,若是避道而行,就还要翻山越岭,这很麻烦。

    一共六个悍匪,都有着巫兽坐骑。

    这证明六人已经不是一般的悍匪。

    事实上,这六个悍匪也的确不弱。

    三个斗战境一重,两个斗战境二重,还有一个斗战境三重。

    六个斗战境修为的悍匪,算得上是悍匪中一个绝对精英的小队了。

    六人年纪也相差不大,都是四旬多一些的模样,一个个身上弥漫血腥煞气,目光摄人,一看就知道都经常身染鲜血和煞气,都不是善茬。

    而此刻六人围拢的目标并不是陈狂,而是一个年轻女子。

    绝美又诱人的年轻女子。

    女子绝美诱人,让这六个悍匪心神摇曳,眸子泛着炽热的光芒,心中为之躁动。

    女子约莫也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身姿修长丰盈窈窕,一袭青色宫装长裙,腰系一根白色腰带,尽显纤腰不盈一握,将本就是已经凹凸玲珑的曲勾勒的更为起伏动人。

    乌黑的秀发绾着流云髻,女子脸庞也精致动人,如玉的肌肤晶莹剔透中带着几分绯红,月眉星眼娇嫩红唇,国色天香,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在荒芜凶域这样的地方,特别是在神巫山脉还是这偏远之地,居然能够见到这样的女子,这让六个悍匪目光赤红,逐渐涌出贪婪之色。

    “桀桀,今天真是走了大运,一会我要先来,谁也不要和我抢!”

    一个尖嘴猴腮的悍匪已经忍耐不住邪火,舌头舔着干涩的嘴巴,常年暴晒下的黢黄皮肤看起来显得整个人有些老态。

    “放屁,老子都大半年没有碰过女人了,这一次老子先来!”

    “大半年算什么,我已经快一年没有碰过女人了,都想不起来什么滋味了,这个我先来。”

    几个悍匪暗自倒咽口水,目光贪婪赤红的没有任何掩饰。

    女子目光环视围拢的六人,显得有些惊慌的模样,楚楚可怜的说道:“你们想要做什么,千万不要过来啊,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杀人的。”

    “杀人,哈哈哈……”

    “小妹妹别怕,待会我一定会轻轻的,等你尝到了滋味,那就不一样了,桀桀!”

    “这好像还是个雏呀,不要担心,我们会轻轻来的,让你好好的尝尝那滋味!”

    “到时候你尝到了滋味,就会知道我们六兄弟的好了,桀桀,那滋味,保准你食髓知味。”

    瞧着女子楚楚可怜的模样,六个男子秽语大笑,更来了兴趣。

    眼前这等女子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对他们来说都等于是一种无声的挑逗。

    突然,女子看到了不远处的陈狂,顿时如是在洪水中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楚楚可怜的大声求救,“快救我,救我。”

    “唰唰……”

    六个悍匪顺着女子的目光望去。

    那里来了一个野人般的身影,衣衫褴褛,披头散发。

    来的正是陈狂,目光远远的望了望峡谷中的七人。

    “英雄救我,救我啊。”

    女子恳求着,一双眸子中充满了期待,楚楚可怜,像是都快流泪了。

    “别多管闲事!”

    一个悍匪扬了扬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恶狠狠的盯着陈狂威胁着。

    看着这野人般的家伙,也不像是身上有收获的样子,他们现在也心情很好,绝世美色当前,不想坏了自己的兴致。

    “你们继续,我只是路过。”

    陈狂开口,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直接避开而行。

    “桀桀。”

    六个悍匪中有人大笑,目光继续盯向了女子。

    “来吧,这细皮嫩肉的,摸起来肯定不一样,我先试试手感。”

    一个悍匪早已经直接忍耐不住,跃下胯下的二阶巫兽坐骑,战气涌动,便是大步一跨,一手朝着女子胸前饱满的地方抓去。

    “不要啊……”

    女子惊慌失措般,愈发楚楚可怜,身上此刻不过化凡境八重的气息,在这六个悍匪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桀桀,我就好这一口,叫的越大声,爷越喜欢。”

    大汉目光泛着赤光,魔掌已经探到了女子身前,心中邪火腾腾,眼看就要将那饱满抓在了手中,想必抓揉起来定然滋味很美吧。

    “咻!”

    就在此时,一道银光闪电般掠出,女子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宝剑,在惊慌失措中,既然直接刺进了前者的胸口。

    一剑洞穿一个血洞。

    “不要啊,不要……”

    女子依然楚楚可怜,惊恐失措,拔剑慌张退后。

    悍匪刚刚赤红贪婪的目光似乎透着呆滞,随即转换成了恐惧。

    悍匪低头望着自己胸口的血洞,似乎做梦都未曾想到自己会是这种下场。

    “……噗……”

    这悍匪似乎想说什么,但已经说不出话来,满嘴鲜血溢出,径直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五个悍匪傻眼了。

    这变故超出预料,同伴的死太突然了。

    可五人打量着女子,却没有发现出什么异常,

    “你们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啊……”

    女子不断退后,惊恐不安,瑟瑟发抖。

    “混蛋,小心一点!”

    有人恨恨开口,只觉得同伴的死,是美色当前太过于大意了。

    “居然杀了我们一个兄弟,一会这笔账慢慢算。”

    五个大汉都跃下了坐骑,又是一人忍耐不住,战气涌动,身形掠出,探手一道爪印战覆盖着战纹,直接朝着女子抓去。

    “不要过来……”

    女子惊慌靠后,朝着身后跑去。

    可身后也有人在靠近,这是自投罗网。

    “先落在谁手中,谁就先来。”

    那人冷笑一声,目露秽笑,先来总比要排队来的好,也是一道爪印直接抓向了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