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4章 一掌镇压

    “不错,圣子不愧是七窍玲珑心。”

    凌霄并未否认,总之今日他也并未打算放这三人离去。

    如今不论神主为何将圣教大权交到梦鸢手中,怕是一时半会都不会察觉到三人失踪。

    只要他们的魂识不碎,圣教多半会以为三人在追查神使被杀之事。

    如此一来,凌霄就有时间从这圣女口中问出更多有用的消息。

    什么?

    圣教之人正直忠义,铁骨铮铮,绝不会向魔低头。

    第四神使就是最好的例子!!

    淦。

    第四神使又不是女人…

    对付像梦鸢这样的极品伟光正,没有什么比简单粗暴的方式最直接有效了。

    脱她衣,要她人,占她教,做她王。

    一个字,淦!

    道心一碎,就能随意摆布了。

    “海族,真的有了反意?”

    梦鸢抬头,眸光冷冽地看向凌霄。

    “海族,不是一直有反意么?圣子不会不知道吧?”

    凌霄并未回答,反问了梦鸢一句。

    后者皱眉,最终再未张口。

    海族之心,路人皆知。

    当初圣教执掌圣州,海族不愿臣服,被迫退居南海极深处。

    只是,海族本就与妖族类似,由众多种族组成。

    可五百年前,海族却突然出现一位海皇,以雷霆手段,征伐海域,方才有了如今的南疆霸主。

    若是没有反心,这海皇何必多此一举,大费周折,耗费数百年,统一了海域?

    “好了,圣子,聊了这么久,也该送你上路了。”

    凌霄淡然一笑,抬头看向苍穹。

    只见在那虚空之上,突然有两道魔影渐渐显露。

    方才他将梦鸢掠入域界之时,便已传信熊寰,叫他与叠影归来。

    否则你以为,我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这句至理名言么?

    淦!

    “凌霄,虽然你是天魔之身,但是想杀我,你也要付出代价。”

    梦鸢平静一语,周身灵辉渐至璀璨。

    短短数息,在其头顶上方,那神异宫阙便已百丈大小。

    其中神木参天,雷霆万道,一轮光明圣日,绽放滔天辉光。

    其中隐隐有一股虚幻之意迷惑人心,给人一种神阙未至,人已在其中的错觉。

    “看来圣子还不死心啊。”

    凌霄神色温和,眉宇间有些淡淡的不屑。

    虚空之上,开始有一道道波动散开。

    紧接着,梦鸢三人便是眼眸微凝地看到,数位神帝立于虚空,正神色讥讽地注视着他们。

    “怎么可能?这魔竟然有了如此势力?”

    圣教两大长老神色剧变,心底凉意蔓延。

    原本,他们还想着凭借七品之境,拼死一搏。

    可眼下看来,这搏不搏的不好说,毕竟年纪大了,灵力损耗尽了,身子也虚了。

    可这拼死…就容易许多了。

    “真是没想到,在我圣教眼皮子底下,你竟有了如此羽翼。”

    梦鸢轻叹了口气,此时她的眼中并没有一丝绝望,更没有半分恐惧。

    她担心的,从来不是死于魔手,而是这天下苍生。

    第四神使,寒月仙宫都已覆灭在天魔手中。

    恐怕接下来,他还会旧计重演,趁着四大神使皆在一疆,将他们逐一坑杀。

    虽说神主修为独尊,可看这西疆众生对此子的尊崇,恐怕很快,这四疆之地就会被其掌控。

    人族势力倒还好说,一个太玄道主已是人族巅峰。

    可此人来历神秘,一心向道,就连圣教招揽都不为所动,恐怕不会投靠任何人。

    可妖族与海族,本就与人族对立。

    以这少年的心性,多半能将它们策反。

    而那两族中,却有一些极可怕的存在。

    虽说受天地桎梏,这圣州只能有一位尊境强者。

    可众生皆反,就算神主怕是也无力回天了吧?

    难道这天地,真的要落到妖邪手中?

    莫名的,梦鸢眼中闪烁一抹沧桑。

    从小到大,她一直跟随神主修行,虽说年纪尚小,但她的天赋确实恐怖。

    神主更是搜罗世间绝学经典、史书秘闻供其参悟。

    在茫茫历史变迁中,梦鸢的眼界早已开阔无比。

    甚至与这圣州大地上的至强者相比,也丝毫不遑多让。

    她心系苍生,却又无欲无求。

    这本是极其矛盾的性格,又完美地融合在她一人身上。

    修行是为了成就不朽,庇护苍生。

    苍生于我眼中,皆为平等,唯邪魔不可纵容。

    斩之,道成。

    若有一日,世间再无邪魔,纵散去一身修为又何妨?

    “我给你两条路,你若臣服于我,我可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凌霄淡然一笑,而梦鸢却没有说话,手中古剑出鞘,绽放刺目金辉。

    “铮!”

    一息之间,灿烂如阳的神辉已洞穿虚空,荡清魔云。

    而梦鸢的身影亦如谪仙,飘然而起,站在那神辉中央,绝世亘古。

    这一刻,她即是整界最耀眼的…圣光。

    尤其是其头顶的那尊神阙,愈发的凝实雄伟,仿佛那里本就是独立的一界,充斥着难言的威严。

    “跟我装逼呢?”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玩味,手掌忽然抬起,然后轻轻压下。

    “嗡。”

    恐怖的轰鸣声,陡然响彻天际。

    梦鸢头顶,仿佛有一尊魔掌,洞穿万古而来,化做黑幕,从天而落。

    虚空瞬间破碎,隐隐间有一尊魔影矗立九天,俯瞰苍生。

    而梦鸢身上原本威严亘古的气势,陡然一窒。

    然后,她便是眼眸圆瞪地看到,天地倾覆,日月坠空,有乾坤逆转,阴阳不复。

    而她的身影,竟在一种诸世皆空的神力下,生生被镇压而下。

    “轰!”

    整座域界,扬起万丈烟尘。

    而那遗世独立的圣教圣女,号称中疆第一的绝世妖孽,圣教神主亲传,整个圣州屹立同辈头顶的天之骄女,竟连那魔的一掌…都抵挡不住?!

    “嘶…”

    两大圣教长老身躯一颤,眼眸圆瞪,此时心底竟有种说不出来的寒意。

    难不成…这魔并非轮回重生,而是根本未死?

    “抓活的。”

    凌霄抬头,看向那两位气息萎靡,心神颤抖的圣教长老,嘴角笑意愈浓。

    下一刹,熊寰、刑深以及火恒等人瞬间抬脚,朝着两人怒掠而去。

    如今的刑深两人,早已在无数丹药的滋补下,迈入了五品帝境。

    而熊寰战力更不用多说,对付一个重伤的七品帝境,自然是轻而易举。

    “轰轰!”

    天地间,有灵威浩瀚,如怒海王阳,震慑天地。

    而凌霄的身影,却陡然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