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8章 关我屁事

    “主上!人家本来就是雌的…”

    花花有些委屈地抬头,眼巴巴地看向凌霄,一双漆黑的眼眸中仿佛有魔日沉浮,说不出的邪异。

    只是这一张仙颜,实在是太过冷峻孤傲,棱角分明。

    如果不是那些突出的地方,倒能称得上一句雌雄难辨。

    甚至!!

    在凌霄看来,这花花若是扮成男装,不用易容打扮,就能俘获无数少女芳心。

    她的美,更像是一种桀骜的飒。

    吞噬道则,神侯一品。

    太古吞天魔龙本体,又名…混沌吞天祖龙。

    妖族传言,太初祖龙为创道之始,掌控天道。

    后经纪元衍化,洪荒变迁,巫族崛起,巫神祭亿万生灵,咒其命陨。

    只是以这位妖族先祖的实力,又怎可能轻易陨落。

    于是,其魂、血、灵、甲、眸、齿、角、妖丹及心腑化做九龙,自洪荒崛起。

    而这混沌吞天祖龙便是其一。

    巫妖之战,虽说最终妖族大败,退出纪元舞台。

    可这九大祖龙,却各个骁勇。

    尤其是这头吞天魔龙,据说曾一口吞下三千世界,亿万生灵,修为无上。

    当然,传言毕竟是传言,如今花花实力尚低,可吞噬天赋却已见端倪。

    不用想,这头魔龙必然会成为凌霄莅临天巅的臂助。

    更重要的是…祖龙、元凤、麒麟三族,乃是妖族图腾。

    哪怕过去无尽岁月,这三头太初生灵的影响,依旧是无可匹敌的。

    所以,大概有朝一日,花花重返妖域,定会引来极大的震动。

    宇宙万千,凌霄相信,在那上界浩渺之地,定有妖族矗立!

    “行,我知道了,但是花花,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

    凌霄无奈一笑,如今看来这系统出品倒的确精品。

    最起码那祖龙圣血,麒麟圣血花费的倒也算值得。

    “哦。”

    花花灿烂一笑,露出一口雪白利齿,这才松开凌霄,站在了一旁。

    “哥哥。”

    而此时,那站在远处的宁儿方才轻唤一声,小脸上带着一抹羞意。

    “嗯?宁儿?”

    凌霄眸光清冽,只是心底却咯噔一跳。

    神将一品,力之道则。

    太古东皇圣体!!

    四千气运!!

    我就说,这些天命之人,出生越惨,天赋越高。

    以宁儿的模版来看…出生被父母丢弃,与婆婆相依为命。

    结果,这位婆婆身上的钱财还被抢劫一空。

    两人隐姓埋名,受尽冷眼耻笑,甚至与乞丐无异。

    最后,连婆婆也死了。

    宁儿才多大?

    十一二岁的年纪,竟然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明明是皇朝公主与一国战神之女,却住在破旧茅屋中艰难度日。

    所以,从凌霄见到宁儿的那一刻,就知晓这少女将来,必成大器。

    果不其然,力之道则,东皇圣体。

    这等天赋,恐怕就算是中疆那些圣州顶尖的妖孽,不,就算是上界天骄,怕也远远不及。

    虽说花花与宁儿皆只领悟了一种道则,但无论是吞噬道则还是力之道则,皆是三千大道中的绝顶之流。

    若非凌霄如今九则合一,独创了天魔灭世道,或许…他也会心动的。

    “宁儿突破了?”

    凌霄莞尔一笑,伸手揉了揉宁儿的小脑袋。

    如今凌霄身边,算上风铃的话,已有三位萝莉。

    只是萝莉这东西,谁又嫌少呢?

    毕竟风格不同,可爱温柔,傲娇蛮横,亦或者冷漠高贵,总归各有千秋。

    “哥哥,我突破了。”

    宁儿甜甜一笑,神色有些骄傲。

    恐怕任谁也不会想到,眼前这小小一只丫头体内,竟蕴含着足以破灭万古的神力吧?

    东皇之名,九天无人不知,乃是太古之时,第一位统一了妖族的大能。

    而他的天赋,便是神力。

    一拳覆灭八千域,九天十地再无仙。

    而宁儿,竟以人族之躯,领悟了这位妖族圣者的力之道则。

    这多少,显得有些怪异。

    难不成这宁儿身上,还有其他因果?

    就很莫名的,凌霄眼眸微凝,心底却多少有了些猜测。

    这所谓的圣体,天赋,绝无可能凭空出现,多少会沾染天道因果。

    花花例外,乃是系统产物。

    所以就算如今祖龙陨灭,万世不存,她也可以横空出世。

    可宁儿不同,她本就是此界之人,却在那无字天书中领悟了力之道则,觉醒了太古圣体,这多少有些耐人寻味。

    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太古因果,妖魔鬼仙佛乱诛的年代?

    “宁儿,当日你观摩无字天书,可看到了什么?”

    凌霄语气平静,可眸中却有所期待。

    虽说无论是祖龙还是东皇,都远比不上他天魔的身份。

    可若是宁儿当真与这位妖族圣者有所牵扯,那四千气运,绝非她的极限。

    甚至就连凌天的模版,或许也远不如她。

    “看到了什么?”

    宁儿小脸一愣,思索半晌,两只马尾长辫显得极其可爱。

    “哥哥,我好像看到了很亮的光,很亮很亮,亮到让人睁不开眼睛…”

    “很亮的光?”

    凌霄眉头轻挑,果然!

    这丫头,还有一些他不知晓的来历。

    “好像还有很多声音,其中有一道钟声很响亮…”

    “钟声?”

    “嗯,哥哥,怎么了?”

    宁儿有些疑惑地看向凌霄,而后者却只温和一笑,“没事,宁儿,你既领悟了力之道则,那哥哥这几日就帮你寻一件趁手的灵宝。”

    “谢谢哥哥。”

    宁儿甜甜一笑,而凌霄却别有深意地看了花花一眼,“花花,你随我去办些事情。”

    “是!主上!”

    “记住,在外面,喊我公子。”

    话落,凌霄与花花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寒月仙宫。

    如今的仙宫,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神圣,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枯树残值。

    就连山中灵韵,也有些溃散的迹象。

    此时在那山顶大殿前,秦无双负手而立,美眸中是一抹淡淡的忧虑。

    已经一日了,凌霄与那三位圣教之人已消失了整整一日。

    虽说秦无双并不知晓,四人究竟去了何处,可就是…莫名的有些担心。

    在其身旁,寒清秋神色平淡,只是剩下一些寒宫弟子,却各个垂头丧目,显得无比落寞。

    宫主身陨,众长老皆被诛杀。

    西疆之地,再无仙宫一说。

    “寒师妹,我等该何去何从?”

    不少弟子聚拢在寒清秋身旁,脸色皆有些苍白。

    “各自散了吧。”

    寒清秋语气冷漠,落到众弟子耳中却多少带了一丝绝情。

    “你!!寒清秋,你没有心!!”

    “宫主待你如何?你自己不清楚么?现在宫主陨落,长老尽死,你身为仙宫传人,不该重整旗鼓,振兴仙宫么?”

    “振兴仙宫?”

    寒清秋微微摇头,眸中倒映着一道白衣身影。

    大仇虽报,可圣教未除。

    我之所愿,是陪他登临九天。

    至于寒月仙宫,关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