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0章 准备南行

    “公子?”

    寒清秋神色诧异地看着凌霄走到神戟之前,一把将其握在手中。

    刹那间,整座古殿中突然有龙吟响彻。

    一缕金光迸射,恐怖杀伐之意衍化无边异象。

    隐约间能够看到,一尊金色龙影破灭苍穹,从天而降,化做一柄赤金神戟矗立虚空。

    在其周围,有霞光万道,道纹千缕。

    日月无光,乾坤倒转,天地仿佛在这戟下沉浮。

    而以凌霄神力,此时竟也感觉到一种莫大的压力自手中传来。

    甚至!!

    其中似有一缕威势,奋力挣扎,透露不服输的意志。

    “还敢挣扎!!”

    凌霄怒喝一声,在其身后,突然有魔气冲霄,化做一道百丈魔影,震慑诸世。

    在其手中,那金戟当即发出一声悲鸣,其上金龙咆哮,最终化作流光消散不见。

    大殿之中,寒清秋美眸惊骇地看着那光华尽泯的破天神戟,心底对于凌霄的敬畏,愈发浓郁了一些。

    连神帝都无法驯服的至宝,此时落到公子手里却如同玩物。

    就很突然的,寒清秋心底竟有些自卑。

    以她的天赋,放眼圣州也堪称顶尖。

    三道傍身,天生灵脉。

    本体又是一枚九品神丹,对于天地灵韵的感应,远非血肉生灵可比。

    可在凌霄面前,她似乎依旧显得如此渺小。

    甚至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像是公子恩赐。

    “清秋,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么,尽管拿。”

    凌霄取出乾坤戒,将这殿中灵宝丹药尽数收归手中。

    在其身旁,花花眸中闪烁贪婪,只是在凌霄魔威震慑下,却未敢轻动分毫。

    “多谢公子。”

    寒清秋微微欠身,目光扫过藏宝阁,最终拿起其中一柄道剑,站在了凌霄身旁。

    “走吧!将这寒月仙宫的龙脉收了,也该去其他几大皇朝了。”

    最终,凌霄将阁中灵宝收入囊中,与寒清秋、花花两人朝着后山行去。

    但凡古宗,龙脉必然恐怖。

    尤其是像寒月仙宫这等传承了千年的仙门,底蕴恐怖,强者辈出。

    不仅仅是因为此门传承功法武学来自上界,更重要的是,这龙脉占据一分天地气运。

    同为西疆大地,很明显这仙山上的灵韵,更浓郁几分。

    常年在此修行,于大道领悟,修为提升都会有无穷妙处。

    凌霄负手站在仙山深处,看着眼前一座笔直山峰,眸光平静。

    此时他能感觉到,此峰之中,灵韵盎然,道意流转,应该就是那道龙脉所在。

    当然,以凌霄如今的手段,想要镇压龙脉,仍旧是有些费力。

    可有熊寰在此,一切自当别论。

    “嗡。”

    惊天嗡鸣响彻,熊寰的身影顿时自虚空浮现。

    此时他的身上,并无一丝魔意流转,只是那般凶戾长相,依旧是令寒清秋美眸悄然一凝。

    “将这龙脉拘入域界之中。”

    凌霄淡然一语,熊寰当即躬身拜下,然后抬脚走到山岳之前,狠狠一拳砸出。

    “轰!”

    整座山脉瞬间崩碎,只见一道金色龙影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只是!!

    还不等它腾空而起,熊寰身影已从天而降,在其头顶,一尊百丈熊影矗立天地,携一股镇压万古之势,一脚将那龙脉踩于身下。

    “扑哧。”

    漫天金光洒落,只见熊寰两手探出,竟生生将那龙脉握于手中,提到了凌霄身前。

    “嗡。”

    域界之力降临,凌霄等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天殿之上,凌霄冷眼看着头顶六条蜿蜒纵横的龙脉虚影,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宁儿,你看此戟如何。”

    在其身旁,宁儿小脸一愣,却见一柄金色巨戟凭空显化,静静地悬浮空中。

    其上道纹明灭,透露一股破灭之势。

    “哥哥…”

    宁儿小手捂着朱唇,神色有些惊喜。

    “这是给我的?”

    “嗯!看看合不合手。”

    这戟长约九尺,比之凌霄还要高出一尺。

    因此,当宁儿小手握在戟上之时,多少是显得有些怪异。

    只是!!

    随着两者碰触的瞬间,只见一缕金阳从天洒落。

    紧接着,那金戟之上竟有神威浩荡,金龙浮空。

    与在凌霄手中不同的是,此时这戟中的意识,明显带着一抹喜悦。

    淦!

    不愧是天命之人!

    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问题是…这枕头还刚好舒服!!

    “看来它也很喜欢你。”

    凌霄淡然一笑,看着宁儿手握长戟,欢呼雀跃,眸中闪烁一抹期待。

    力之道则,待宁儿修为踏入神帝,全力施展此戟,不知这世间,还有谁是其对手。

    万斤重量,落在这丫头手中如同虚无。

    东皇圣体,威势可见一斑。

    “走吧。”

    最终,凌霄与寒清秋、花花两人身影消失而去。

    与此同时,西疆大地,流言四起。

    寒月仙宫一息覆灭,八大皇朝仅剩一朝。

    元皇化魔,联手海族屠戮生灵,最终于寒月仙山被凌霄公子以及大秦强者联手覆灭。

    那一战,据说天崩地裂,凌霄公子如有神助,百战不死,竟凭一己之力,诛杀大魔,堪称无敌。

    当然,流言虽有夸大,但世人不向来如此么?

    终究,圣教之名,未有人提及,而凌霄两字,俨然成了西疆修士心中的至高无上。

    时间缓缓流逝,眨眼已是半月过去。

    而在这半月时间,凌霄三人游走于西疆各地,将剩余五大皇朝的龙脉尽数收入域界。

    “嗡。”

    这一日,域界震荡,一声嘹亮龙吟响彻四野。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有劫雷降世。

    叠叠荡荡的黑云从天垂落,无法形容的恐怖大势笼罩天地。

    只见虚空之上,一尊金色法阵横挂沧溟。

    其中有九龙齐啸,大道纹路层叠不穷,衍化无尽玄妙。

    而在那阵法之下,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眸光清冽。

    凌霄能够感觉到,这阵法中蕴含的神威,足以囚困高品神帝。

    甚至就算那两名圣教神使,此时再入域界,哪怕不被元皇重创,也必然难逃陨落下场。

    “差不多是时候了…”

    凌霄看向苍穹,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半月时间,西疆虽暗流涌动,却没有圣教半分消息。

    恐怕那位神主大人,当真是不知晓神使陨落,圣子失踪之事。

    否则这会儿,不该如此平静。

    想来也是,圣教统治圣州一千年,威压四疆。

    就算神主,怕是也没想到,这方天地有天魔降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