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7章 掌管域界

    “咕噜。”

    整座城主殿,突然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皆是神色震撼地看着那凌空而立的白衣少年,以及…那原本凶威无匹,此时却被他随手握在手中的天陨星炎。

    这他…是不是幻觉?

    有天涯城长老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在确定不是幻觉之后,方才狠狠咽了口口水。

    当初,段无涯之所以在这海域深处站稳脚跟,正是因为…他曾仗着此火,屠灭周围数方海族。

    甚至就连一些海域的顶尖强者,也从不敢轻易招惹于他。

    归其原因,还是因为这一道…天地灵火。

    莫说肉身触碰,就算灵宝道器,也多不承此火天威。

    可现在!!

    就是这样一道绝世凶物,竟被一个少年,凭空握在了手中。

    我…淦?

    段无涯眼眸轻颤,嘴巴怒张。

    是我久不出世,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的潮流了么?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牛毕?

    玩火儿都不怕尿炕了?

    “杀!”

    熊寰一步踏出,双拳砸落,狠狠印在那青鼎之上。

    甚至此时,莫无道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竟直接被那青鼎砸落胸前,朝着下方坠去。

    鲜血喷洒,莫无道全身骨骼尽数碎裂。

    可还不等熊寰再度出手,萧贫的身影已踏破虚空,出现在了莫无道身前。

    然后,在后者绝望惊恐的注视下,手中古刀横斩而出,直接将其头颅斩落下来,连同神魂,一齐破灭。

    “哼!区区老狗,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萧贫一手握住莫无道头颅,转身朝着凌霄躬身拜下,“主上!!幸不辱命。”

    “…”

    凌霄眼眸轻颤,最终轻轻叹了口气,挥手将太古魔刃插入地上,又将那灵火收入琉璃古塔,这才低头看向段无涯。

    大殿之中,所有血气尽数汇聚,被魔刃吞噬一空。

    “咕噜。”

    魔刃,这是魔刃!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少年难道不是圣教圣子?

    为何他明明一身仙意,手段却如此毒辣?

    “还有人想要试试么?”

    凌霄眸光扫过剩下的几位天涯城神帝,却见其中一位白发老者突然踏前一步,还未张口,竟被萧贫定格时间,一刀斩下了头颅。

    生命的最后一刻,那老者眼眸中分明闪烁一缕茫然。

    我他…只是想带头投个降的,你诛我干锤子呢你!!!

    “城主?”

    “时间到了!!我投了我投了!公子,你看到了,我压根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段无涯老脸一颤,强挤出一抹笑意。

    而凌霄却笑着点了点头,“敞开魂海,做我奴仆。”

    “是!是!”

    段无涯眸光苦楚,却不敢再有半分犹豫。

    以凌霄方才展露的手段,怕是七品神帝,根本不被他看在眼里。

    此时不投,等着被诛么?

    “嗡。”

    一缕魂光洒落,化印消散。

    “去将你天涯城的灵宝造化,统统给我拿来。”

    话落,凌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一脸懵逼的段无涯犹豫片刻,却终究未敢生出一丝迕逆之心。

    域界,天殿。

    凌霄神色平静地看着眼前面容惊讶的凤如歌,“如歌,这里便是我势力所在。”

    “公子…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

    凤如歌红唇紧抿,似有犹豫。

    从熊寰出现的那一刹,她就觉得有些眼熟。

    直到此时,她方才想明白,这不就是当初魔门攻山时,掳走陈青山的那尊大魔么?

    我…淦?

    这大魔,什么时候成了公子的奴仆?

    还是说,其实从一开始,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公子的算计之中?

    “我知道你是想问,我究竟是谁?”

    凌霄温和轻笑,抬头看向远处苍穹。

    “以前我是圣教圣子,可自从遇到你…我想…打破这方世界的规则。”

    “什么!打破…规则?!”

    凤如歌美眸狠狠一凝。

    又来了又来了!!

    哪怕她前世见过诸多的撩妹套路,可就是很奇怪,每次听到公子说这些肉麻的情话,她都会觉得芳心荡漾,会有冲动。

    归其原因…还不是因为公子仙颜叫人根本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嘛。

    我能怎么办?

    我明知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可就是谗他,想被他渣,被他骗!!

    所以,奉劝各位想当海王的少年,先照照镜子反省反省自己,究竟…配不配。

    “原本在我眼中,这世间所谓的仙魔,即是正邪划分,可自从看到陈青山和古慈儿的爱情,我忽然觉得我错了。”

    凌霄语气怅然,身上有股忧伤的气息。

    尤其是他四十五度仰望虚空的侧颜,更是帅的惨绝人寰。

    哧溜。

    天空很蓝,却很忧伤。

    因为那是,布撸的色彩!

    请把我滴歌,带回我滴家,趁热把她道心留下!

    “所以说,公子现在…不在意仙魔之分了?”

    “这世间很单纯,万灵存在即为道理,邪恶的…是人心!就比如你,如歌,你如此清纯美丽,又会有什么坏心思?可还不是被他们百般折辱追杀?”

    凌霄叹了口气,而凤如歌眸光却渐渐温柔了下来。

    “公子,我愿陪你…打破这世间规则,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向你道个歉,方才我不该不相信你,我应该坚信,公子身边是世间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为了表示对公子的歉意,我打算…补偿公子。”

    “嗯?”

    凌霄眉头轻挑,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凤如歌已垫起脚尖,把他想说的话尽数堵在了嘴中。

    “如…如…”

    “公子,我错了!请…惩罚我吧!!”

    天殿之上,突然有春意席卷,海浪跌宕。

    又仿佛有礁石矗立岸边,亘古不倒,被海浪无情拍打,跌跌撞撞。

    大殿之前,寒清秋、花花、林梦三女安静而立,看着那被凤如歌扑倒在地的凌霄,以及两人身外绽放的灵辉,脸上皆是一抹复杂之色。

    “那个凤如歌…她好臊啊。”

    花花冷哼一声,眸中却流露一抹贪婪。

    “这话你敢当着公子和凤姑娘的面儿说么?”

    寒清秋性子本就极冷,此时心底倒也没有太多波澜。

    而林梦则是个安逸脾气,从未想过去争什么。

    相反,这凤如歌如此大胆直接,敢将对公子的爱慕表达出来,很是勇敢呢。

    “呃,这女人是天毒之体,想来心思必然歹毒,两位…姐姐,日后我们得站在一条战线,不能叫她一个刚来的,独占了公子恩宠啊。”

    花花冷哼一声,她当然不敢对公子表露一丝不满。

    更何况,凤如歌天毒之体,这万一再被她毒了,最多就是一场意外逝世。

    可,这女人如此霸道直接,以后她们与公子相处的时间,怕是会极少了。

    忽然,就很想念姑娘呢。

    以那位的脾气,公子绝不敢如此放肆吧?

    一日时间,眨眼即过。

    天殿之上,凌霄将寒清秋等人唤至殿前,将凤如歌介绍给众人,顺便把那一道星炎交给林梦。

    眼下,他也该着手布置一下进入天鳄祖地之事了。

    那件天魔遗宝,的确很是诱人。

    至于域界中的事务,交给凤如歌掌管,他倒也完全放心。

    “公子,这些都是你的女朋友?她们好可怕啊,她们…她们不会揍我吧?”

    凤如歌躲在凌霄身后,眉眼中却不见一丝惊慌,反而带着一抹得意之色。

    这方世界,三妻四妾实为正常。

    再说了,公子仙颜,世间又有几人能够抵挡?

    我能怎么办?

    又馋又想活,当然是接受他所有的女朋友啦。

    “不会,她们都是很善良的人。”

    凌霄摇头一笑,而凤如歌又小声问道,“那公子…我能揍她们嘛?”

    “不能,因为她们每一个都是这方天地真正的天命妖孽,我怕你…会死。”

    “嘻嘻,公子,我开玩笑的啦!”

    凤如歌美眸微凝,突然朝着寒清秋等人展颜一笑,“各位姐姐好,从今日起,我将会是你们的独家发型设计师,服装搭配员,美容管家,护肤伴侣,修仙顾问,隐私…好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