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2章 千里送头

    “什么?你确定?!”

    饶是以独孤云鸩的心性,此时眼中都是闪烁一抹诧异。

    冻成冰雕?!

    他入南疆,本就是为了追寻那人踪迹,只是数月时间,却一无所获。

    怎么可能?她怎会凭空出现?

    难道是巧合?

    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不错,属下只听闻,海域众人唤她…冰魔。”

    “冰魔?”

    独孤云鸩手掌紧握,眼眸中陡然有神辉绽放。

    如果是巧合,那未免…太巧合了一些。

    与第三第四神使不同,身为神主忠仆,他是知晓三百年前一些隐情的。

    只是如今,神主音讯全无,圣子又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他本欲诛了陈青山这个为祸南疆的邪魔,就回圣教一趟,可现在…

    “我知道了!冰魔的事情,你暂且不用多管!你只需盯好凌霄,其他事我自有主张。”

    最终,独孤云鸩收起传音符,立于原地,似是陷入了沉吟。

    凌霄,究竟是圣子还是邪魔,又与之前自己在东疆遇到的那个凌族传人有何关联?

    如今,整个海域的局势,就像一团迷雾,叫人看不清,猜不透。

    只是!

    他本就通宵阴阳玄黄,星象运势,倒也算过此间种种。

    可得到的答案却是…九死一生。

    “哼,就算是局,这圣州之地,又有谁能杀得了我?紫嫣?”

    独孤云鸩冷哼一声,眸中金芒衍化异象,其中似有一尊神阙矗立天巅,镇压万灵。

    在这圣州大地,除却神主,独孤云鸩根本不曾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就算是九品神帝,亦…不值一提。

    最终,他自乾坤戒中掏出一枚灵符,以神魂传音道,“召六大长老,来南疆待命。”

    域界之中,于禁神色迷茫,一脸恭谨地看着那自虚空走来的凌霄。

    圣子,我都按照您的吩咐做了,可您为何还不叫您的仆将我放下?

    “你很不错。”

    凌霄漠然点头,眸光极其清冽。

    距离梦鸢被他囚禁,两大神使被诛,已经过去数月时间。

    可神主,依旧没有半分动静。

    从第三神使的话里,凌霄猜到独孤云鸩与神主的关系并不一般。

    可这个不一般,看起来也是极其有限。

    或者说,这位神主,或许并不相信圣教中的任何一人。

    否则,四大神使之间也不可能毫无联系。

    当然了,如果凌霄所料不错,这神主暗中所行之事极其阴邪,就算独孤云鸩是其忠仆,恐怕神主也未必真心信他。

    一个窃教者,又怎会轻信任何人。

    如今独孤云鸩尚在南疆,就印证了一切。

    一位九品神帝,神秘莫测,平日里对神主而言,或许是一柄锋利的刀。

    可有些时候,这刀…也会割伤自己。

    所以,大概如今神主失踪,所面临的处境,也并不好过。

    “走吧。”

    凌霄抬脚,朝着域界西南行去。

    在其身后,熊寰一手握住于禁脑袋,与萧贫紧紧跟随。

    “圣子…我自己能走的…”

    于禁人在半空,只感觉脑袋生疼,心底突然有种…要凉了的感觉。

    难不成是方才太紧张,说话不太顺溜,惹圣子不开心了?

    直到三人身影从天而降,落至药殿之前,史丹帝、韩站等人当即起身,朝着凌霄深深拜下,“主上。”

    “嗯,将他收入阵中。”

    凌霄轻轻颔首,示意熊寰将于禁放入灵火大阵。

    直到此时,这位圣教长老脸上依旧有些迷茫。

    这好像是一座阵,连通丹火和丹炉。

    有很多少年此时正在炉前炼着丹,那把我在阵中扮演什么角色?

    还有,那阵中两道骨瘦如柴的身影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熟?

    哎?

    这不是圣教本宗的两位长老么?

    我…淦?

    还不等于禁想明白其中缘由,整个人已被熊寰按入阵中,彻底封印。

    虽然身体很温暖,可为何心里,拔凉拔凉的?

    “看来,得回东疆一趟了。”

    凌霄沉吟片刻,转身朝着天殿方向行去。

    只是!!

    就在他的身影出现在殿前的一刹,一张脸庞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只见此时,在那大殿之前,几女围拢在凤如歌身旁,手里攥着一些类似瓜子的东西,正凑头聊的火热。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此时无论是封灵,还是寒清秋,身上的衣衫似乎都…有些迷人啊。

    我…淦!

    这一排的黑丝、白丝大长腿,不同风格的衣衫衬上不同风格的几个绝色少女…

    不得不承认,男人,皆是视觉动物。

    虽然寒清秋等人世间绝色,可长衫长裙的,实在是看的有些腻了。

    而如今,众女换上一身新衣,映衬不同气质,着实令人有些惊艳。

    清纯萝莉,暗黑萝莉,冷傲娇女,端庄淑女,皮铠妖女…

    如歌,你还是懂我!!

    “嗯?公子,你怎么回来了?”

    凤如歌转头,看着那站在一旁,神色惊讶的少年,嘴角悄悄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呵,男人。

    “没事,我回来看看。”

    “公子!你回来的正好,我有事禀报,我打算将域界划分几个势力,然后每月叫他们比武,互杀,淘汰弱者,胜者得奖励,还有,我觉得我们该给势力取个名字,定制统一的服装,这样也有助于属下产生归属感,你觉得如何?”

    “好!你看着做吧。”

    “是,公子!我已命史丹帝不再管理药殿,一心炼制七品丹药,然后供我们姐妹几个修行,否则…我们都要被公子甩下了呢。”

    凤如歌起身,依偎在凌霄怀里,俏脸上是一抹由衷的快乐。

    淦。

    能不快乐么。

    以往十年,她整日惴惴不安,钻研苟道。

    如今在这域界之中,她就是主母,坐拥天下。

    而且,外界难得一见的修行灵材,在这里不能说满地都是,只能说…就是垃圾。

    这才短短一日时间,她单单靠吃灵丹,竟有了突破的迹象。

    有什么好说的!

    公子!!

    请你现在,立刻,马上,玩弄我…的感情!!

    “嗯,今晚,我在天殿住一晚。”

    凌霄淡然一笑,抬头看了寒清秋、林梦一眼,却见两女脸色瞬间一红,有些羞怯地低头看向了别处。

    “花花,你随我去办件事情。”

    与此同时。

    海域深处,突然有两道身影踏空而行,朝着东方极速行去。

    按照于禁所说,那位水长老修为在神帝五品,前日动身,就算一停不停,至少还需要七八日时间方才能抵达凌族。

    而以花花魔龙之身,现在追去,定然能在她之前赶回凌族。

    虽说于禁并不知晓那位水长老前往东疆所为何事,但凌霄猜测,她多半是冲着凌族去了。

    到时候…

    哎?

    这不水长老么?你是不是要找凌霄,我就是啊。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千里送人头,您可真是…礼轻情意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