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4章 斩尽万敌

    “他说什么?他哥爱吃海鲜?”

    铁聒等人神色呆滞,很明不太理解海鲜是何物。

    直到…他们看到那一位姿容绝美的少女,将那几位海族尸体收入乾坤戒中,方才狠狠咽了口口水。

    原来,海鲜竟是我自己?

    那少年的意思…是他哥爱吃我们海族呗?

    我本来以为我铁聒够嚣张了,可方才看到那黑衣少年,我觉得他比我嚣张,可我做梦也没想到,你哥更他…的嚣张!!

    老子纵横海域无尽岁月,向来只知道妖吃人,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爱吃妖!!

    世道变了?

    淦!

    你这么一整,都给我整的有些不自信了!

    “铁聒少主,这少年…有点牛逼,要不我们…战略性撤退一下,派个人跟着他,找玄轩少主…”

    “啪!”

    还不等其中一位海族天骄把话说完,铁聒一巴掌扇出,直接将他抽飞了出去。

    你跟我闹呢?

    我昨日刚刚投靠了玄轩少主,这还没开始表现,你就劝我投了?

    这要是传扬出去,日后玄轩少主还能带我飞?

    “一个人族少年,就叫你们丧失了勇气,日后如何在玄轩少主手下做事?今日不管谁来,这少女我也要定了!我说的!”

    铁聒冷哼一声,身影陡然膨胀。

    短短一息之间,竟化一尊数丈庞大的鱼妖,其上黑鳞密布,透露一股无坚可摧之感。

    滚滚妖气如潮喷泻,瞬间将整片海域搅动万丈波澜。

    “小子!你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

    话落,铁聒再未有半分犹豫,径直朝着凌天扑了上去。

    “嗡。”

    妖气化浪,层层叠叠,浩浩荡荡。

    凌天眼中亦闪烁一抹凝重,身影踏前,挡在叶寻儿身前。

    在其手中,那一柄诛仙古剑上,骤然有仙辉璀璨。

    隐隐间,似乎有一道仙影,踏碎虚空,洞穿万古而来,矗立在凌天头顶上方。

    尤其是那一双漠然冷淡的眼眸中,更有异象万千,如鸿蒙清光,荡清世间一切邪恶。

    “嗡。”

    然后,在所有人震撼的眸光中,凌天手中古剑轻轻斩下。

    只见一缕锋利至极致的寒芒瞬间斩碎天地,由无尽的道纹凝聚而成,朝着铁聒悍然迎去。

    如九天银河坠落,将那阴暗深邃的海域,照耀的亮如白昼。

    天地,仿佛在此时寂静下来,有大道之音悠然响彻,震慑苍冥。

    剑未至,铁聒脸色已见惊恐。

    为什么,突然有种想尿的感觉?

    只是!!

    此时他显化本体,根本没有退路可言,一双拳头大小的凶眸中,顿时有猩光闪烁。

    一缕一缕的妖气,自其身前凝聚成痕,幻化成一道百丈铁鳞。

    其上妖纹流溢,蕴含无上凶威。

    “轰!!”

    剑光如白驹闪掠,顷刻间落在那铁鳞之上。

    下一刹,所有海族天骄的脸色皆是狠狠一颤。

    以铁聒的实力,哪怕施展了本族天赋,竟也未能阻拦那剑光片刻。

    “咔嚓。”

    破碎声轰然响彻,只见那铁鳞之上,顿时有裂痕崩现,片刻间,竟化灵光陨灭。

    而那万道剑意却去势不减,横斩而下。

    “该死!!这人族少年怎会这么强?!”

    铁聒凶眸狠狠一凝,尤其是感觉到那剑光中蕴含的仙威,心底更是莫名感觉一丝绝望。

    “扑哧。”

    生死一刹,铁聒重现人形,堪堪避开要害,可还是被那剑光洞穿肩膀,斩下一臂。

    而在其身后的方向,突然传来数道惨叫声。

    那原本站在远处观战的数位海族天骄,竟被那一剑余威,生生斩成了虚无。

    “咕噜。”

    铁聒咽了口口水,甚至顾不上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转身就欲逃走。

    “想走?”

    凌天嘴角,扬起一抹…森冷的弧度,就连眼眸中,都似是闪过一抹猩红。

    此刻,他身上的气质开始变得阴森、邪异,莫名叫人觉得遍体生寒。

    铁聒身躯颤抖,就连脚步都显得凌乱无比。

    这少年!!!竟是一尊剑魔!!

    “嗡。”

    骤然的剑吟声,像是冥狱鬼府的咒怨。

    凌天头顶,那一尊仙影脸上,竟也扬起一丝…戏谑阴邪的笑意。

    剑光绽放,最终化万道剑影,撕裂海幕,恐怖骇人,将铁聒笼罩其中。

    “不!!!”

    “轰!!”

    恰在此时,海域上空,突然有灵漩浮现,一股古老深沉的气息,悠然传彻。

    只见一缕黑雾悄然笼罩天地,泯灭剑光,矗立在了万剑之下。

    “铛铛铛!”

    剑光与那黑雾悍然碰撞,惶惶天威,重重叠叠,绚目璀璨,蕴含不可描述的杀机。

    只是!!

    最终那剑光依旧未曾洞穿黑雾,相反,在那剑光泯灭之处,一道沧桑古老的身影,渐渐露出了真形。

    海域之中,突然有妖威横压万里。

    方圆百里之地,所有妖族皆匍匐地上,瑟瑟发抖。

    唯独凌天,眼眸微凝,脸上却不见一丝畏惧,反而带了一丝…兴奋。

    或者说,从他走下剑路的那一日,他的心底就只剩下斩尽万敌的渴望。

    没错!

    敌越强,我越强,于死境明悟剑道真谛。

    圆满道则,远远不是这条路的尽头。

    “好大的胆子,一个小小人族,竟敢伤我族少主。”

    老者抬头,看向凌天,那一只缩在黑袍中的手掌微微紧握,似有一缕血痕悄然滑落。

    此时他的眼中,同样带着一丝诧异。

    以他神帝五品的层次,竟被一个…神侯蝼蚁给斩伤了?

    哪怕只是一缕剑痕,对他而言亦是一种耻辱。

    “铁殚族老?你怎么在这?不管了,快,快杀了他!!”

    铁聒站在老者身后,脸上的惊恐早已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森怨毒。

    近几日,海域中有魔专门猎杀海族天骄之事闹的沸沸扬扬。

    因此,如今但凡是叫得上名字的海族少主,身后皆有强者暗中追随,以免遭遇不测。

    这铁族虽是王族,却是王族垫底,五品神帝护道,在这海域倒也算是尊荣。

    当然,无论是人是妖,既在仙途,总要经历磨难。

    而护道者的作用,并非是抵挡灾祸,而是破除死境。

    只是,眼前这少年虽有几分魔性,但与传言中的那位真魔似是有些不符。

    据说那位杀妖的魔,一身魔意无匹而且嚣张无限。

    可眼前此人,却过分低调了。

    不是,你要早跟我说你这么牛逼,我至于跟你装逼么我!

    人族,果然奸诈,就会扮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