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5章 硬撼神帝

    “卑贱的人族,敢在我海域放肆,今日就叫你形神俱灭!!”

    铁殚冷喝一声,一身妖威化百丈巨掌,随手朝着凌天怒印而下。

    顿时间,深海翻腾,灵威波荡。

    原本平静的海域,一息入夜,掀起万千涛浪。

    然后,铁殚转身看向身后的铁聒,“少主!传言海域深处将有古境现世,族主叫我送来我族传承至宝紫灵神戟,希望你可以扬我族威。”

    此时在铁殚想来,以他五品帝境挥出的一掌,就算是神王神帝也必然身陨,更何况一位神侯少年。

    他的剑意,确实蕴含几分天威。

    可,人族的肉身本就羸弱,这一掌落下,定是魂飞肉碎。

    “多谢族老!”

    铁聒冰冷一笑,伸手握住那铁殚递来的神戟,神色极其冷傲。

    只是!!

    就在两人转身,欲要朝着海域深处行去时,在那妖威浩瀚之处,突然有一缕魔意,悄然荡漾而开。

    起初,只如夜风袭过,转瞬化作百丈乌芒,洞穿云霄,笼向苍冥。

    “嗯?”

    铁殚两人的脚步,陡然停滞原地。

    然后一脸错愕地转头,看向那掌印落下的地方。

    只见在那无尽涛浪之中,似有一抹碧绿绽放。

    一股极其浓郁的生机波动,荡漾成涟,四散而开。

    叶寻儿站于凌天身后,一双玉手轻轻抵在少年背后。

    在其头顶上方,一尊神木虚影矗立海底,直插天幕。

    那般浓郁的生机,就算是铁殚,都感觉到一种发自真心的忌惮。

    此时凌天的嘴角,尚有血渍滑落,甚至身上黑袍,都沾染着无数鲜血。

    可在那股生机笼罩下,这般伤势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道则之力?倒是小看你们了。”

    铁殚冷哼一声,眸中讥讽尽散,隐隐闪烁一抹凝重。

    以眼前这两位人族青年的实力,怕是放眼海域,也唯独最顶尖的那几位妖孽可堪一战。

    两人联手,一人杀伐,一人防御,倒是完美补充。

    可惜,再妖孽的天骄,也不过是天骄而已,境界上的差距,又怎么可能通过天赋抹平。

    方才一掌,他根本不曾施展全力,甚至都未认真。

    反派嘛,向来死于托大。

    “换你,接我一剑。”

    凌天眼中,突然有魔意潋滟。

    紧接着,那一双原本清澈深邃的眼眸,突然彻底漆黑下来。

    就连他本身缭绕的剑意,也在此时透露一股魔性。

    这种气息,并不像功法威势,更像是一种源自血脉骨髓里的…本性。

    当初,凌霄曾留一缕天魔气在凌天丹海。

    本意是为了叫他相信,真正的天魔其实是凌天自己。

    可就算是凌霄,怕是也没想到,剑路峰巅,这位拥有剑仙之姿的少年,竟将这缕魔意与剑意完美融合。

    而且,凌天手中的诛仙古剑,本就是一柄邪兵,其中蕴含一丝仙人怨念。

    诸般巧合之下,凌天似乎走出了一条与以往剑仙完全不同的路。

    亦仙亦魔,一剑出,万古枯,诸世成空。

    “诛天九剑,第三剑…戮仙。”

    “嗡。”

    万里海域,突然有涟漪万道。

    只见凌天手中,那诛仙古剑上,突然绽放滔天魔意。

    在其头顶,那古老仙影眼眸中,亦闪烁一抹骇人猩光。

    原本飘逸出尘的仙韵,竟瞬间消失了干净。

    有的,是一种令人心悸的凶戾之气。

    仿佛这一刻,它再不是高踞九天的古仙,而是一头…刚刚苏醒的大魔。

    “轰!”

    魔影谪落,踏破虚空。

    万顷海域片刻枯竭,剑光所过,即是仙神俯首,天地无寿。

    有嘹亮的魔吟声乱人心神,叫人无端感觉冰冷寒凛。

    天地,只剩一剑。

    而这一剑,却蕴含寂灭寰古,斩灭六道的无穷大势。

    铁殚脸上,终于生出一抹骇然。

    他虽不知晓,一个十七八岁的人族少年,是如何修出了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剑。

    但此时,他心底隐有错觉,这一剑,已有斩帝之威。

    “轰!!”

    铁殚周身,有妖气浮腾,连通天地。

    只见在其头顶上方,亦有一尊妖影浮现。

    那是一头浑身布满鳞片的怪鱼,背甲上闪烁的妖纹古老沧桑,给人一种无坚可摧之感。

    显然,面对凌天一剑,这位海族神帝,也施展出了至强的手段。

    “吼。”

    妖影仰天咆哮,震慑九霄。

    而那剑光终于从天落下,如仙魔一指,又如开天之始,斩于那妖影头颅之上。

    “轰!!”

    肉眼可见的灵威,瞬间席卷了千里海域。

    剑意妖辉,如同星海陨灭,诸世崩毁,将沿途所有生灵礁岩尽数碾为灰烬。

    就连那站在铁殚身后的铁聒,脸上的惊恐尚未散去,便感觉到周身似有亿万道剑芒洞穿。

    一息之间,竟被切割成了一地血雾。

    甚至!!

    就连他手中的传承之宝,亦在这股威势下彻底崩碎。

    只剩下一缕神魂紧紧贴在铁殚身后,瑟瑟发抖。

    “找死!!!”

    铁殚神色狰狞,尤其是看到身外妖影上崩碎的那一道道裂痕,心底的憋怒可想而知。

    想他堂堂五品神帝,王族族老,竟被一个人族少年连番逼迫。

    就连本族少主,都在他庇护之下碎了一地。

    奇耻大辱!!

    “今日若不将你抽筋剥皮,我就不叫铁殚!!!”

    万丈妖辉,瞬间绽放。

    恐怕的威压,如同一只巨手,将整片海域紧紧握笼。

    铁殚整个人仿佛一轮烈日,有浩瀚的血气喷涌。

    凌天脸色一白,嘴角顿时溢出一缕血丝。

    就连其周身的骨骼,都在此时发出阵阵诡异的破碎声。

    铁殚所言不错,人族的肉身确实羸弱,若非有叶寻儿这位极品奶妈不断地修复他体内的伤势,早在那一掌落下的瞬间,凌天怕是就彻底陨落了。

    当然了,话虽如此,奈何凌天身具气运,受天道庇护,就算凶险再多,也不是一个海族神帝所能诛杀。

    “师弟,我快支撑不住了。”

    叶寻儿嘴角,亦有血痕洒落。

    此时她身上的气息,早已萎靡到了极致。

    只是!

    两人本就是神侯境界,能够坚持至此,已是神迹。

    这般战绩若是传扬出去,怕是凌天之名,必将响彻圣州。

    “走吧!”

    叶寻儿目露焦灼,两人临行之前,祖父曾赐下神符,用做保命逃遁之用。

    可凌天性格本就执拗,且修的乃是一往无前的剑道。

    因此,他曾与叶寻儿定下规矩,不到生死一刹,绝不可施展此符,他要于死境中领悟剑道真谛。

    可眼下…好像是到死境了呢。

    “嗯。”

    凌天狠狠咬牙,鲜血染红白齿,分明透露几分凶戾。

    可就在叶寻儿神色一喜,手捏神符之时,在那海域上空,却突然传来一道略有些戏谑的笑声,“不叫铁殚?难不成你想叫钢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