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6章 不讲道义

    “嗯?”

    听到声音,凌天两人的脸上顿时闪烁一抹惊喜。

    而铁殚眸中,却有阴沉浮现。

    只是还不等他看清来人模样,只觉时空突然凝滞,一缕乌光从头顶落来,似是切开了天地,分割了海域,阻断了阴阳。

    如同灭世的魔辉,所过之处,光明尽泯,万灵不存,有未知的可怖力量渐渐复苏。

    铁殚眼前,亦有万千异象浮沉。

    仙神诛首,大妖垂翼,诸世皆灭,亘古成空。

    “轰!”

    最终,乌光坠落,斩在铁殚身外妖影之上。

    万千大势,轰然破散。

    只听一声清脆的破碎声瞬间响彻,而铁殚五品帝境,竟也在这一刀之下狼狈倒退,步履踉跄,嘴角竟流落一缕血渍。

    虽说,这一道攻势,有几分偷袭的意思,可能够令他五品神帝如此狼狈,可见来人修位,必然也在帝境。

    只是!!

    就在铁殚抬头,朝着海域穹顶看去之时,眼眸却是狠狠一凝。

    只见在其头顶上方,一道白衣飘逸的身影缓缓浮现。

    天地,瞬息寂静。

    海域之中,仿佛有仙韵跌宕,凌霄一身白衣,丰神如玉,一身道意幻化无尽虚幻。

    如仙神谪落,步履迈出间,亦有青莲神兽自其脚下浮现。

    好一尊,少年仙人。

    哪怕铁殚向来对人族有所轻视,此时看到这位白衣少年,依旧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甚至放眼海域,也未有能与其比肩者。

    “哥…”

    凌天眼中,魔意尽散,就连那一张冰冷脸庞上,都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意。

    见状,叶寻儿黛眉轻簇,犹豫半晌方才轻声问道,“凌天,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什么?”

    凌天一愣,转头看向叶寻儿。

    “我和你哥同时陷入险境,你救谁?”

    “寻儿,你这个问题,简直无趣,哥哥无敌仙姿,何为险境?”

    凌天声音里明显带着一丝不悦,而叶寻儿却轻叹了口气,“我说假如。”

    “假如?你有生命道则,应该能多撑一段时间吧。”

    “…”

    “少年,你是何人?”

    远处海幕,铁殚眸光阴沉,心底莫名感觉到一丝不安。

    虽然他不曾看破这少年修为,可就是…觉得冷,想哆嗦。

    “敢伤我弟,当死。”

    凌霄冷哼一声,身影从天而落,站在凌天身旁,“没事吧?”

    “哥!我没事。”

    凌天灿烂一笑,牙齿染血,骨骼尽碎,可此时他非但没有感觉到一丝痛苦,反而觉得…有些温暖,有些愧疚。

    哥哥,又在他身陷死境时出现了。

    以前,凌天觉得这是巧合,或者说是哥哥故意想要侮辱自己。

    可现在看来,他分明是关心自己啊。

    一次巧合,两次巧合?

    你当我是傻子么?

    一定是哥哥暗中在跟随自己,保护自己,鞭挞自己努力向前。

    哥!

    你就是这样,将所有的爱都深埋心底。

    对不起,又一次让你失望了。

    五品神帝,我斩不了!

    是我无用!!

    浓浓的愧疚,缭绕在凌天心底,只是他眼中的那丝执念,却愈发的坚毅、邪异。

    而看着凌天眼中的那抹落寞,凌霄眼眸微凝,嘴巴轻张,最终却没有说出一字。

    淦!

    弟弟,你还真想…斩了这海族神帝呢?

    你是不是飘了?

    别说是你,就算是现在的我,也未必做的到啊。

    眼前这尊神帝,本就以防御见长,若非方才凌霄全力出手,趁其不备,又有萧贫道则协助,怕也不见得能轻易破开他的威势。

    当然,一个五品神帝,毫无气运,又怎配他亲手诛杀?

    装装样子,博一波好感得了。

    整天拼死拼活的,那不是天命之子该干的事儿么?

    “族老,我们撤吧!”

    铁聒躲在铁殚身后,露出一颗圆咕隆咚的大脑袋,眼眸中尽是恐惧。

    来了!来了!他来了!!

    哥?这他…就是那个黑衣少年口中,喜欢吃妖的人族吧?

    看上去,果然是有几分牛逼的样子!

    “走?”

    铁殚眉头轻皱,微微摇了摇头。

    “族老,我命令你!!现在就带我离开!否则我将以叛族罪制裁你!”

    铁聒神色一怔,转而怒声喝道。

    方才凌天一剑的余威,就将他肉身震成粉碎。

    就算族老修为恐怖,能够碾压这两个人族少年,可谁知道待会儿他们干起来的余威,会不会把我神魂也诛了?

    “你他…以为我不想走?”

    铁殚狠狠咬牙,抬头看向远处一道浑身笼罩在战铠中的高大身影。

    虽然此时,那道身影上并没有一丝气息波动散出。

    可就是莫名的,叫人惶恐绝望。

    “哼!以为凭借一道傀儡,就能将我诛杀?幼稚!”

    铁殚深吸了口气,强稳心神,周身妖威横压而开。

    只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却见虚空之上,突然有一道道人影踏出,脸上皆带着一抹凶戾之色。

    “咕噜。”

    “把肉身给我崩了。”

    凌霄挥了挥手,而熊寰等人顿时迈出脚步,朝着铁殚径直扑去。

    “年轻人,你不讲道义!!先是偷袭,现在又要围殴我这一位老人!你…”

    “轰!!”

    还不等铁殚话音落下,在其身前的虚空,突然崩碎而开。

    只见熊寰一拳砸下,几乎将整片海幕崩碎成无。

    “幼稚。”

    凌霄冷哼一声,甚至没有再看铁殚一眼。

    我一个反派,你指望我跟你讲道义?

    如果不是为了掠夺气运,玩弄那些天命之子或者…博得天命之女的好感,我甚至都懒得挥出一刀。

    你以为我收这么多奴仆是干什么用的?

    “哥!那人好像与玄龟一族的少主有些关系。”

    凌天身上的伤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而叶寻儿更是从乾坤袋中找出几枚丹药服下,原本周身暗淡的灵辉,渐渐澎湃。

    不得不说,生命道则,确实很香。

    只要不死,就能原地满血。

    “玄龟族少主?那位海域第一天骄?”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抬头看向那躲在暗处的铁聒,“萧贫!”

    “是!主上!”

    萧贫微微点头,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时,铁聒手中却亮起一枚灵符,神情惊慌地嘶吼道,“大哥救我!我在你的地盘被人砍了!”

    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却见眼前景象似是突然凝滞了一瞬。

    紧接着,他整个人好像是被谁握住了脖颈,伶在半空,提到了凌霄三人面前。

    凌霄抬手,将铁锅手中的灵符夺来,眼眸中尽是玩味。

    “你在何处?”

    灵符另一头,传来一道低沉声音。

    “我在海域尽头等你。”

    凌霄温和一笑,直接将那枚灵符捏成粉碎,转而看向铁聒。

    “公…公子!!我一见你,就觉心潮澎湃!只有像你这样的人,方才能称得上一句…无敌于世啊。”

    铁聒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却见眼前少年眸中突然闪烁一抹刺目魂芒。

    再然后,他整个人便觉身体一轻,彻底失去了知觉。

    “轰!”

    “不!!!”

    不远处,铁殚发出一声绝望嘶吼,瞬间显化了本体。

    只是!!

    他的修为本就低了熊寰两境,如今又被刑深等人联手围攻,虽才数息,却已崩碎了数道保命灵宝。

    见凌霄点头示意,熊寰方才一拳砸落,犹如天外陨星坠落,直接将他头颅生生敲碎。

    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而开,万里海域化作血色,而凌霄眸中,陡然有月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