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致狂宠:老公,求温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5章 大结局

    “商量好了,你把他们都放了,我立刻带你们去找半灵草。”安慕颜说道。

    村民们还有些犹豫,苏墨和海宇励对视一眼,立刻把身旁的几个村民推了出去。

    “只要我们亲眼看着他们安全离开,我们就带路。”苏墨提出条件道:“不然,就算你把我们全都杀了,我们也不会带路。”

    眼镜男轻笑一声,似乎并不在意几个村民的去留。

    他挥了挥手,包围圈立刻散开,给几个村民让出一条路。

    “快走啊!”海宇励冲他们吼道。

    村民们不放心,但又明白自己留下来,只会让安总愧疚不安。

    于是,几人一咬牙,狠下心先离开,只有先出去,才能找人回来救安总他们。

    安慕颜又看向苏墨和海宇励。

    苏墨微笑着开口:“我不会离开,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安慕颜瞳孔一缩,还想劝说什么,却听他对眼镜男说道:“走吧!”

    “好!你们前面带路。”眼镜男一声令下,他的手下全都用枪口对准他们,逼得他们乖乖的走在前面。

    安慕颜走在中间,苏墨和海宇励分别在她的身旁。

    身后就有枪指着,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用眼神交流。

    就这样走了几个小时,眼看着天快黑了。

    眼镜男没有了耐心,怒道:“还有多远?”

    “半灵草的生长地很远,我们这样徒步过去,怎么也要一天一夜。”安慕颜说道。

    眼镜男眼眸微眯,似乎在思考她所说是真是假。

    “好,你说一天一夜,我就给你一天一夜。如果过了一天一夜,还没能找到半灵草,我就先杀了你们其中的一个人。”

    闻言,安慕颜眼皮猛地一跳。

    一路上,她的眼皮就时不时地在跳,那种不安感随着眼镜男的出现,越发的明显。

    她总有种,他们三人真的会死在这山里的预感。

    天黑了,林子里太黑,大家也太累,必须先休息。

    眼镜男的手下开始搭帐篷,生火,准备食物。

    安慕颜他们三个也被分到一些饼干和水。

    天已经大黑,他们三个坐在火堆前一边吃着饼干,一边看向守在附近拿着枪支的眼镜男手下。

    “那个眼镜男怎么不见了?”海宇励扫视了一圈,也没见到领头的眼镜男。

    “他刚刚往林子里面去了,可能去方便了。”苏墨猜测道。

    “哦!”海宇励收回视线,凑近了他们两个:“晚上趁他们睡着后,我们逃?”

    “嗯!”苏墨也正有此意,但因为对方有枪,所以必须要十分小心,一定不能惊动了他们。

    眼镜男很快回来,吃了些东西后,便叮嘱手下的人把他们三个看紧,然后他自己则去帐篷休息了。

    “我们没有帐篷休息吗?”海宇励问看守的人道。

    “能给你们单独生一个火堆就不错了,还想要帐篷。”看守的人嗤笑道。

    “那我们怎么休息?难不成躺地上?”海宇励不满道。

    “你们身后不是有棵树,自己靠树睡。”看守的人说道。

    海宇励还想说什么,安慕颜拦住他:“算了,我们将就一晚,反正明天多半就能到半灵草的生长地。”

    “好吧!”海宇励点头。

    夜深了,林子里开始生起雾气,气温也低了很多。

    眼镜男的手下拾了很多的干柴回来,放在他们的火堆旁边,够燃烧到天亮。

    “我数了数,这里一共有十六个人,进帐篷里休息的有十个人,外面还有六个人看守。我们想要离开,必须神不知鬼不觉的干倒这六个人。”苏墨小声说着,看向安慕颜。

    安慕颜点头,压低了声音道:“我这里带着桃桃的自制毒粉,到时分给你们。但他们六个人相隔并不近,我们三个要同时迷晕他们六个,还不被发现,难度很大。”

    苏墨观察了下他们六个人所站的位置,说道:“可以先想办法引开其中一两个人。”

    “怎么引开?”海宇励立刻问道。

    苏墨瞅了一眼海宇励身后的石子,小声道:“扔石子,声东击西。”

    海宇励和安慕颜一下子明白过来。

    三人靠在古树边假装睡着了,等凌晨两点多,大家都处于沉睡中时,海宇励和苏墨分别捡起石子,趁看守不注意的时候,往林子深处扔去。

    林子里一有动静,其中两个离得近的看守便拿着枪小心翼翼地过去察看情况。

    安慕颜他们三个便趁机悄悄地溜到另外四个看守后面,撒下能瞬间迷晕人的毒粉。

    苏墨身手不错,迷晕了其中一个看守后,又去迷晕另一个。

    三个人动作都很快,做完后相互对视一眼,朝着林子深处跑去。

    那两个去林子里察看的看守回来后,发现同伴晕倒在地,而之前靠树睡着的三个人也不见了,立刻大声呼叫道:“人跑了,大家快起来!”

    很快,帐篷里的人都抱着枪冲了出来。

    安慕颜听到后面的呼叫声,拼了命地往前狂奔。

    这是他们唯一一次可以逃脱的机会。

    头顶朦胧的月光透过层层树叶撒下来,依稀可以看清脚下的路。

    后面的追击声越来越近,恰在这时,安慕脚下突然被什么拌到,整个人一下子往前扑了下去。

    苏墨在她的身后,见状,连忙把他拉了起来。

    跑在最前面的海宇励听到动静,也停了下来。

    “怎么样?摔到哪里没有?”海宇励忙问道。

    “没事。”安慕颜咬牙忍着,没有说自己膝盖处钻心的痛。

    “那我们快跑吧!”海宇励说道。

    三个人继续往前跑,安慕颜的腿越来越痛,她知道一定是摔倒时撞到了硬块,膝盖被摔破了。

    这种外伤,并不会痛很久,只要自己咬牙坚持,就一定能缓过去。

    天快亮了,但后面的追击声一直没有停。

    他们不敢有一刻的松懈,一直往前跑。

    感觉全身的力气在一点点的耗尽,越来越虚脱,双腿也快迈不动了。

    “我们这样一直跑下去不是办法啊!”海宇励在前面气喘吁吁的说道。

    他们不是机器人,不可能一直一直这样的跑。

    “再坚持一下!”苏墨沉沉地应道,一路上,他都在观察地形,看有没有适合躲藏的地方。

    他话音刚落,前面跑着的安慕颜突然软倒而下。

    “小颜!”苏墨连忙一把扶住了她。

    “怎么了?”海宇励也猛地回头,却见安慕的膝盖上已经被血染红。

    “天哪,你受伤了?”海宇励脸色猛地一白。

    苏墨也发现了,当即立断道:“我抱着她往另一个方向去,你继续往前跑。”

    “好!”海宇励明白他的意思。

    他并没有立刻就跑,而是看着苏墨抱着安慕颜往另一个方向跑走后,才慢悠悠地往前跑,避免后面的人跟他跟丢了。

    他要引开后面跟着的那些人,让苏墨和安慕颜有更多的时间处理伤口,脱离危险。

    安慕颜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

    “海宇励呢?”安慕颜醒来只看到了苏墨,却不见海宇励,不由地心头一惊。

    “刚刚你晕倒,我抱着你往另一条路跑,而他继续往前引走了那些追着我们的人。”苏墨告诉她。

    “那他不会有事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林子里便传来海宇励痛呼的声音:“啊……”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脚步声。

    苏墨眉头紧拧,他早料到对方会追过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海宇励腿上中了一枪,鲜血染红了他的裤腿,但尽管这样,他仍被人用枪指着往前走。

    步子一慢,就会有人用枪把打在他的伤口上。

    “你快跑!”安慕颜连忙看向苏墨,催促道:“你快跑啊!”

    苏墨摇头:“跑不了了。”

    下一秒,眼镜男他们出现在眼前。

    “跑啊,怎么不跑了?”眼镜男他们追击了一晚,每个人都带着怒气。

    苏墨见状,挡在安慕颜的面前,正要开口,对方直接一枪打在苏墨的腿上。

    苏墨中枪的腿猛地往前一折,单腿跪在了地上,脸色瞬间铁青,额上青筋直凸。

    尽管这样,苏墨还是护在安慕颜的面前。

    见苏墨也中枪,安慕颜心口猛地一痛,连忙扶住他。

    一双眼惊怒加交的瞪着开枪的眼镜男:“你不就是想要半灵草吗,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

    “你的话,我已经不敢相信了。”眼镜男说着,又朝着安慕颜的腿射击。

    苏墨见状,一把拉过安慕颜,用他的身体挡住了那颗子弹。

    “苏墨!”安慕颜感觉到他身体猛地一颤,往她的怀里倒来。

    “我没事!”倒在她怀里的苏墨唇角扯出一抹笑来,温声安慰道:“别怕!”

    这一枪打在他的腹部上,只是眨眼前,鲜红的血便染红了他的白衬衣。

    看在眼里,安慕颜呼吸一窒。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要在三个小时内找到半灵草,每超一个小时,我就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打一个窟窿。”眼镜男厉声道。

    “你……”安慕颜愤恨无比的瞪着面具男,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杀了他。

    “好!”她强忍下这口气,现在保住海宇励和苏墨的命,才是最重要的:“我答应你,但我必须先替他们两个处理伤口。”

    “不行!他们血流得越快,越好。你只有尽快带我们找到半灵草,他们才能活下来。”眼镜男一挥手,立刻有人上前来要拖走苏墨。

    “不许碰他……”安慕颜惊怒尖叫着推开上前的人,拼命护着苏墨。

    “你这是想我现在就了结掉他的命?”眼镜男眼神一沉,举起了枪。

    安慕颜吓得心口直颤,开口道:“杀吧,他们两个一死,就算你不杀我,我也立刻自杀死在你们面前,这样你们这辈子都别想找到半灵草。”

    说话间,她已经掏出了一把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抵在自己的脖颈处。

    她清楚,眼镜男他们是想找到半灵草,在找到半灵草之前,并不会真把他们全都杀了。

    闻言,眼镜男眼眸微眯。

    半晌,眼镜男妥协道:“好!”

    安慕颜见他答应,立刻掏出随身带的止血药丸喂进苏墨和海宇励的嘴里。

    再扎针替他们止血,现在一时无法为他们取出子弹,只能先止血包扎。

    等做好这一切后,眼镜男不耐地催促道:“快点!”

    安慕颜压抑住心底的恨意,冷声道:“马上!”

    就在这时,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声响。

    “老大,这声音?”眼镜男的手下立刻看向他。

    “去看看,是什么东西!”

    一听到这声音,安慕颜脸色蓦地一白。

    她知道是大兽来了。

    大兽虽然身形硕大,但眼镜男他们一行人身上有枪!

    正想着,大兽已经瞬间跑近,还没待大家反应过来,它已经张开它的大嘴,吐出一股浓浓的气体。

    很快,所有的人都晕倒在地。

    等安慕颜醒来,发现自己和苏墨,还有海宇励都已经没在之前的地方了。

    眼镜男他们那批人也不见了。

    “嗷呜嗷呜!”小兽见她醒来,伸出光滑的爪子扯了扯她的衣服。

    “小兽!”安慕颜立刻明白过来,是大兽和小兽救了他们三个。

    大兽此刻就伏在不远处,巨大的身躯很大一团。

    小兽听到她叫自己,欢喜地又“嗷呜嗷呜”直叫。

    安慕颜把它抱在怀里,亲了亲:“谢谢你们。”

    苏墨和海宇励也相继醒了过来,看见大兽和小兽,也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这里,好像离山脚并不远了。”苏墨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

    “是啊,我们要赶紧下山。”安慕颜怕苏墨和海宇励的枪伤撑不了多久。

    他们两个都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

    “好!”苏墨点头,撑着地面要站起来。

    见状,安慕颜赶紧过去扶他。

    “小颜,你问问大兽和小兽,半灵草在哪里。”海宇励此时也顾不得脚上的枪伤,只想知道半灵草在哪里。

    “你们先下山治伤,等伤好了再说。”安慕颜说道。

    “好吧!”海宇励还有些不甘心,但苏墨伤得比较重,他也怕再耽误下去会出事。

    可能是大兽见苏墨走路行走困难,过来伏下身,示意让它上来。

    苏墨忙摇头,并挥手道:“不用了,这马上就到山脚下了。”

    大兽像是没看明白一般,依然就这样伏在他的面前。

    连小兽也跑了过来用爪子扯了几下他的衣服。

    苏墨莫名有些感动,他和大兽,小兽并不熟,但是大兽小兽却愿意这么帮他。

    “你现在根本走不了了,就先上去吧!”安慕颜也劝道。

    “好吧!”苏墨点了点头,在安慕颜的帮忙下趴在了大兽的背上。

    大兽驮上了苏墨后又来到了海宇励的面前,伏下身子。

    海宇励顿时明白大兽也要驮自己,忙摇头道:“我还行,我能走的。”

    大兽依然很固执地等着,最后没办法,海宇励也爬了上去。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都趴在了大兽的背上。

    安慕颜在前面带路,并随时注意周围有没有人。

    就在快到山脚下时,林子里突然一声枪响。

    安慕颜猛地一惊,回过头,就看见大兽的大腿上中了一枪,大兽巨大的身体猛地歪倒了一下。

    小兽见状,立刻呜呜地叫了起来。

    大兽立即把小兽和安慕颜一把扯到了背上,驮着他们快速地狂跑起来。

    一声又一声的枪响,密密麻麻的,紧接着是很多的人从后面狂追而来。

    安慕颜心惊无比,她可以感觉到大兽中枪时巨大身体的震颤。

    “大兽,你赶紧把我们放下,你赶紧离开!”安慕颜大吼道,再这么跑下去,大兽一定会被打得千疮百孔。

    大兽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一个劲地往山脚下跑。

    最后,大兽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巨大的身躯猛地一下子瘫倒在地。

    苏墨他们全都被摔了下来,却来不及呼痛,紧张地去看向大兽。

    大兽身上中了很多枪,光滑的肉身上全是血洞。

    而后面追上来的眼镜男他们还在不停地对着大兽开枪。

    安慕颜急了,立刻冲出去,试图要挡住大兽。

    果然,她一出来,对方便立刻停止了射击。

    “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帮手!”眼镜男眼眸奸笑道:“可惜了,再厉害也没有我手中的枪厉害!”

    “我杀了你!”安慕颜顿时被他的话刺激得发疯似的朝眼镜男冲过去……

    眼镜男侧身一躲,看着冲到身后的安慕颜,大笑道:“真是个傻妞!”

    他幸灾乐祸的话音刚落,林子里再次响起了枪声。

    眼镜男脸色猛地一变,一把扯过安慕颜,用枪抵住她的头。

    就在这几秒间,眼镜男这边的人大多都中枪倒地,只剩下三个人在眼镜男的命令下朝他靠近。

    “出来,不然我就一枪打死她!”眼镜男大吼道。

    他话音落,林子里走出一众身穿工装,气场威严的保镖。

    而走在最前面的,则是戴着面具的面具男。

    当看到他出现,海宇励立刻喊道:“面具,你总算来了!”

    一看到他来了,海宇励就知道自己这边得救了。

    “你们把枪全都放下。”眼镜男威胁道。

    “不要,不要管我,杀了他,杀了他……”只要一想到大兽中了那么多枪,她就无法控制心头那疯狂的恨意,恨不得现在就亲自杀了眼镜男。

    “闭嘴!”眼镜男重喝一声,枪口重重地抵在她的头上。

    “好!”面具男妥协地慢慢弯下身,准备把枪放下。

    可就在他的枪快放在地面时,突然一个起身,在眼镜男根本来不及反应前,一枪射击在眼镜男的额头。

    一枪爆头,眼镜男整个身体猛地往后栽倒下去。

    身后的保镖也反应迅速,眼镜男的手下全都被击倒。

    得救的安慕颜痛哭着扑过去看大兽,大兽已经奄奄一息了。

    “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看着大兽身上那么多的血洞,她满目刺痛,连掏止血药的手都在颤。

    止血药喂进大兽的嘴里,大兽却无法再吞咽,一双拳头大的眼睛越来越无神,光滑的大脑袋慢慢地往下垂。

    最后,头上的触角彻底的垂落在地。

    大兽就这样走了!

    小兽也在一旁呜呜直哭,很伤心很伤心。

    “小心!”苏墨在被保镖搀扶起来之际,突然惊声大喊道。

    他这一喊,离安慕颜最近的面具男本能地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她。

    “呯!”一声枪响,面具男的身形猛地往前一倾,安慕颜耳边传来他重重的一声闷哼。

    她惊恐无比,猛地转身扶住他。

    是眼镜男的手下有一个没有死,捡起了枪想要射杀安慕颜,却被面具男挡住了子弹。

    “小四!”安慕颜惊恐的看向面具男,心口猛地一抽。

    “没事,我没事……”面具男的声音渐弱,最后一刻晕倒在她的怀里。

    “快给他止血!”苏墨大叫着提醒道。

    这一连番的变故,安慕颜整个人已经被打击傻了。

    她掏出药丸喂进他的嘴里,手慌脚乱地要替他处理伤口。

    他的保镖却突然过来阻止道:“我们现在就带少爷去医院治疗。”

    说着,他们不容安慕颜回应,直接从她的怀里面把面具男抬走。

    安慕颜又慌又乱,起身就要去追,腿却被小兽用爪子紧紧抱着。

    她低头,看向眼神可怜巴巴的小兽,心头越发的难受。

    小兽没有了妈妈,以后它一个人要如何在这森林里生活。

    最后,她没有追上去,守着大兽和小兽。

    之前回去的村民带上了村长了村子里身强力壮的村民们一起上山来找他们,正好带着苏墨和海宇励去医院。

    安慕颜留下和大家一起埋葬了大兽,然后带着小兽回到村子里。

    一个星期后,苏墨和海宇励出院了。

    他们两个恢复得都不错,只是苏墨受伤有些重,暂时还需要静养。

    警察介入调查,大家并没有说是面具男带着保镖来射杀了眼镜那边的人。

    只说当时也不知道是哪里突然冒出来一批人,救了他们。

    时间过得很快,又入冬了。

    安慕颜一直联系不上面具男,不知道他的伤恢复得怎么样。

    她依稀记得他伤在后背心,当时就晕了过去,很明显伤得很重,很有可能伤到了脏器上。

    她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但是没有一次打通过。

    直到三个月后,之前林子里出现的保镖,突然带了一个女人来到村子里,交给她。

    “这是谁?”海宇励问道。

    “这个女人就是宁音浮。”保镖把女人交给他,说道:“这是我们少爷让送过来的,交给你们,你们自己亲自审讯。”

    “那面具呢?他怎么样?他没事了吧?”海宇励忙问道。

    保镖眼神沉了沉,说道:“嗯,少爷恢复了。”

    闻言,海宇励暗暗松了口气:“那他怎么不联系我们,我们每天都在担心他。”

    “我们少爷现在很忙。”保镖说完就要走。

    正好遇到从药田回来的安慕颜,看到他们,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几步过来拦住他们:“是小四来了吗?”

    “我们少爷没来。”

    “那他现在恢复了吗?”

    “恢复了!”保镖说道。

    “可以让我见一见他吗?”安慕颜忙说道。

    “我们少爷现在很忙!”

    闻言,安慕颜眸色黯了黯。

    “那,能不能发一个他的视频过来,也行。”

    “我回去请示一下。”保镖说道。

    “哦,好!”听他们这么说,安慕颜也不好再为难保镖。

    “小颜,这几个保镖把宁音浮送了过来,我们进去审问吧!”海宇励走过来说道。

    “宁音浮?”安慕颜微讶。

    “是啊,是面具找人抓到的,送过来让我们自己审问。”他说道。

    安慕颜远远的看向保镖们离开的方向,而后点点头,跟着他海宇励一起走进院子。

    院子里,桃桃已经迫不及待的给宁音浮喂了噬心的毒药。

    她坐在竹椅上,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对身旁趴坐着的小兽说道:“姐姐很快就能帮你妈妈报仇了!”

    小兽像是听懂了一般,脑袋垂了垂。

    安慕颜进来,宁音浮看到她,眸中瞳孔微缩。

    “你就是宁音浮?”安慕颜看着被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的宁音浮。

    “是又怎么样!”宁音浮傲气道。

    “为什么要害我?”安慕颜问她。

    只要一想到大兽死得那么惨,她就恨不得把眼前的宁音浮千刀万剐。

    “因为我恨你。”宁音浮仰着头,一脸的恨意。

    “我并不认识你,你为什么恨我?”

    “你抢走了我的一切。”宁音浮愤愤道。

    “我?”闻言,安慕颜特别想打她。

    毒性发作,宁音浮脸上立刻出现痛苦之色,额上冷汗涔涔。

    她很清楚,自己马上会面临怎样噬心的疼痛。

    “能先把解药给我吗,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说。”

    “想得美!”桃桃笑道:“你做心了那么多的恶事,不让你受受苦,怎么可能!”

    很快,宁音浮痛得在地上直打滚,身上穿的牛油果绿衬衣全是尘土。

    “说吧,早点说了,我会考虑给你解药。”安慕颜冷冷地开口道。

    “我说,我说!”宁音浮连连说道:“当初本该是我成为古雾大师的徒弟,是你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闻言,安慕颜看向桃桃。

    桃桃也有些惊讶,立刻想到了一个人。

    “难道你就是当初和我师父,还有师姑一起流浪的那个孤儿?”

    安慕颜失去了记忆,不记得小时候的事。

    桃桃便告诉她:“师姑你和我师父在没有遇到师公前,你们一起流浪的还有一个孤儿,现在那个孤儿很可能就是她了。”

    “就因为这个,你就恨上了我?”安慕颜觉得特别无语,那时候大家都还小,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

    “对,就因为这个,明明说好我们三个要一直在一起,但你们却抛下了我一个人,还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越说,宁音浮眼里越恨,连身上的痛意似乎都被这恨意压下了不少。

    最后,他们把宁音浮交给了警察。

    苏墨后来听说后,还特意去拘留所见了宁音浮,他一直觉得宁音浮不可能是幕后真凶。

    但宁音浮却揽下了所有的罪责,连杀掉十个人质,也是她干的。

    宁音浮最后被判了死刑,来年的春天,死了。

    安慕颜再没有见过面具男,他这个人就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

    又到了六一儿童节,安慕颜和苏墨早早的就赶到学校,准备看女儿今天的表演。

    大礼堂的最后面,一位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太阳镜的男人,深眸一直望着台上跳舞的小豆豆。

    许久不见,小豆豆长大了不少,扎着两个小辫子,跳起舞来特别有活力,特别可爱。

    直到小豆豆跳完整支舞,他才在保镖的搀扶下转身离开。

    可能冥冥中有直觉,坐在前面的安慕颜突然回头。

    正好就看到他离开的背影,已经不再挺拔,身形微微有些歪,她连忙起身追出来。

    他已经上车,她冲过去拍打着车窗。

    车窗没有降下,司机没有开车,回头看向他,用眼神请示。

    见他不开车窗,她便绕到了车头,伸开手臂挡着。

    乔司寒看向身旁的保镖,眼神示意下,保镖打开车门走下去。

    “你……”安慕颜立刻认出他来,他就是那个面具男身边的保镖。

    “里面是小四,对不对?”安慕颜冲过去就要强开车门。

    保镖拦住她:“你误会了,我们少爷并没有来。只有我一个人,特意来拍下小豆豆跳舞的视频,好回去给少爷看。”

    “我不信,他一定在车上。”

    保镖拦住她:“安小姐,请你注意形象,车上真的没有少爷。”

    “我刚刚明明看到了……”

    “小颜!”苏墨牵着女儿出来看到她情绪激动,出声唤道。

    小豆豆也跑了过来,拉住妈妈的手,有些害怕道:“妈妈,你怎么了?”

    安慕颜怕吓坏女儿,摇头:“妈妈没事。”

    她再次看向车窗内,可这车窗根本看不到里面。

    苏墨过来,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我们走吧!”

    “可小四……”她想说,小四一定在里面。

    “可能他并不想出现。”他说道。

    闻言,安慕颜眼神倏地一黯。

    原来,他是不想出现。

    她唇角勾起一抹极苦涩的笑,看着车内的他,说道:“小四,刚刚看你走路好像有些不方便,你没事吧?”

    “我们少爷没事,请安小姐放心。”保镖说道。

    安慕颜点头:“希望你是真的没事。”

    最后,她还是放他的车离开了。

    车子行驶在高速路上,他按下了车窗,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风景。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了。

    上次的枪直接刺穿了他的肺,在紧急抢救中,他度过了危险期,就在他以为很快就可以出院,去找她时,身体里的器官却突然出现了衰竭症状。

    他活不久了,他知道这是他之前服用的毒药太多引发的。

    现在就算有神药,也救了不他的命。

    所以,他不打算再见她了。

    但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他很想像以往一样,来看小豆豆表演节目。

    他一早就乘飞机来了,赶在了小豆豆表演前。

    来到机场,他坐上专机离开这里,回到京洲市。

    乔家,乔父乔母,乔大哥和乔二哥都心焦的等着。

    见他回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已经都知道,他消失的时间,还有他经常不在的时间,其实都是在安慕颜的身边。

    为了不让她发现他,他服用了一种奇毒,导致现在身体彻底垮了。

    暑假的时候,苏墨带着女儿回江城,无意间听闻乔司寒病重的消息。

    他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打电话告诉安慕颜。

    安慕颜得知后,立刻赶到了京洲市。

    乔氏旗下的医院里,乔司寒在专家们又一次的抢救下,恢复了心跳,但人还处于晕迷中。

    乔二哥拦住了前来的安慕颜,不让她进去。

    他想骂她,甚至想打她。

    他一早就说过她克三弟,但大家都不信。

    为此,三弟还把他假死的师父找了出来。

    再通过他假死的师父找到了宁音浮。

    虽然他知道让安慕颜成为灾星是师父他们的阴谋,但安慕颜的的确确是个灾星。

    最后还是乔大哥来了,把乔二哥带走,放安慕颜进去。

    她进入加护病房,看到他全身插着很多的管子,眼眸紧闭,心猛地一揪。

    她想救他,但看到他的检查报告后,她知道自己也无能为力。

    他的各个器官都衰竭了!

    就连师父现在出面,也救了不他。

    他怎么会突然病得这么重?

    在她的苦苦哀求下,乔母终是不忍心,告诉了她实情。

    得知乔司寒就是面具男的那一刻,安慕颜脑子猛地炸开。

    怪不得,怪不得每次看到面具男,就觉得像是乔司寒。

    原来,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

    都怪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都怪自己太过愚蠢。

    都怪自己轻视了他对自己的爱……

    她心猛地一抽,手紧紧抓住胸口,好痛好痛……

    ……

    安慕颜陪着他走过了最后一段时光,但却没能和他说上一句话,他那半个月一直在晕迷。

    她没能告诉他,她根本没有和苏墨在一起,她心里一直有他,一直爱的是他。

    可是,她说的话,他再也听不到了。

    “小四,你等我!”安慕颜紧握着他冰凉的手,一直掉着的眼泪干了。

    古雾大师查到了小豆豆的身世后赶来,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告诉乔家的人,小豆豆是他们家的孩子。

    安慕颜有段时间被误抓去了实验室,取走了卵子。

    后来古雾大师得知,带人去实验室救出了还是婴儿的小豆豆。

    为了不让人发现小豆豆就是那个孩子,不让人发现安慕颜就是当初被误抓去做过试验的人,所以一直让外界以为小豆豆就是安慕颜和苏墨的亲生女儿,和实验室没有半点瓜葛。

    苏墨一直盼着安慕颜能恢复记忆,能想起他们之前的一切。

    但他终还是没有等到,因为她已经不再需要那段记忆,她需要的只有乔司寒。

    秋风瑟瑟,细雨沙沙,苏墨带着小豆豆再次来看安慕颜和乔司寒。

    这次,她和乔司寒不会再分开了,任何人也分不开了,他们两个永远葬在了一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