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子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七十七章 静夜 上

    王家村王二的院子里。

    夕阳已经落山,有夜风习习。

    这四合院中摆放着一张八仙桌子,桌上是热气腾腾的菜。

    “陛下……”王二和王强站在一旁惴惴不安——面前的这个曾经熟悉的少年模样儿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就是嘴唇上胡须愈发浓密了起来,便显得更加成熟,也多了几分陌生的威严。

    他,毕竟是皇帝!

    “叫我少爷,你们记住,无论在何时何地,你们不需要称我什么陛下,我喜欢听你们叫我少爷,我还是当初西山的那个少爷!”

    王二捏了捏手,微微躬身:“少爷、少奶奶……请上座!”

    傅小官咧嘴笑了起来,他没有客气,牵着董书兰坐在了上位。

    “来来来,这么大张桌子,王二王强,陪少爷说说话,贾公公,你们也入座,不要客气,现在没有皇帝,只有个小地主!”

    这话一出,众人大笑,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

    “少爷,尝尝,这是我那老婆子养出来的香猪,就是少年您说的香猪一号。”王二老脸开怀,想起了当年在西山时候,为了给儿子王二办那婚事,也是杀了足足三头猪,但那猪肉的味道哪里能够和这香猪相比。

    那次少爷也有来吃一顿酒席,今儿来到了武朝,少爷离开观云城,又在自己家里歇了脚,这是王家天大的荣幸!

    “你家养了几头猪?”傅小官夹了一块红烧肉塞到了嘴里,这味道当然无法和御膳房相比,但偏偏他却吃得津津有味。

    两天前才赶来的宁思颜瞧了瞧这位皇帝……所以,咱们这皇帝骨子里就是个小地主。

    他是真的吃得很有味道,而且还极为快乐的模样。

    好吧,皇帝都能吃,我特么也能吃!

    于是众人举了筷子,愈发没有那么拘束。

    “回少爷,我家养了六头香猪,我儿王强倒是侍候了十头。”

    “哦……”傅小官转头看向了王强,“有个事儿少爷做得有些不地道,明年,明年少爷保证把小梅调回来,好生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王强可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少爷可千万别这样,咱们王家若不是少爷,那年山洪就没有我王强了。我爹可时常对我说,咱们对少爷无以为报,唯有仔仔细细的去把少爷吩咐的事办得妥妥的,就是对少爷的报答!”

    “前些日子我爹还说了,说……等这插秧的事忙完,我就去敕勒川,嘿嘿……”王强挠了挠脑袋憨厚一笑,“在那一样可以生孩子。”

    傅小官大笑,“好好好,这主意不错。不过……”他收敛了笑容,看着王强,“敕勒川那边的条件着实艰苦了一些,还是回这边来生产比较好。现在香水作坊已经走上了正轨,小梅做得很好!”

    “你小子有眼光啊,小梅在紫旗州将那薰衣草培植得相当不错,而今的薰衣草已经形成了紫旗州一道特色产业,到了六月,我告诉你,紫旗州万里紫色,那景象大气磅礴无比震撼!”

    “哎,今年我怕是没时间,明年,明年少爷我带着少奶奶们六月时节专程去看看那薰衣草。”

    董书兰听得一愣一愣的,薰衣草的香水已经送到了宫里,味道极其好闻,她们都很喜欢,并非常清楚这香水的价值。

    但她却不知道薰衣草究竟是啥模样,此刻听傅小官一说顿时来了兴趣。

    “若是小梅有回来,到时候咱们一起跟着你们这少爷去瞧瞧?她正好可以给咱们当个向导。”

    王强连忙回道:“少奶奶若是喜欢,小梅随时可陪少奶奶去游玩一番。”

    一桌人吃着菜聊着天,说着在西山时候的故事,也说着来到了这墨州之后的故事。

    宁思颜和北望川才知道这位陛下原来还有那么多的故事。

    “现在你们能够在这里安顿下来,少爷我也算是放心了。少爷的这些田地,以后就交给你们父子二人去全盘打理。”

    这话一出王二王强大吃一惊,少爷而今的田地可太多太多了!

    遍及南苍八州其中的墨州、白州、天州以及彦州四地最好的田地共计六万余顷——也就是六百万亩!

    这是什么概念?

    这几乎占据了这四州一大半的土地,是曾经临江时候的百倍!

    “少爷,小人觉得这担子太重了一些。”王二连忙说道。

    傅小官摆了摆手,“以后你们父子俩负责传授育种技术就行了,其余的事,交给各村的村长去安排,谁做不好或者说敢不听从你们的话,不用告诉少爷,你们直接就可以将其驱逐出去。”

    “少爷现在就正式任命你王二为皇庄的大管家,管理一应事物,王强就是二管家,听你爹的吩咐,就这么定了,来来来,喝酒!”

    一句话的事,一场大富贵就这样落在了王二家的头上。

    六百万亩田地,有村庄六十八处,有佃户四十余万人,这一切的生杀大权,便落在了王二的手上。

    这个权力太大,以至于王二端着酒杯的手都在不停颤抖。

    “小人、小人谢少爷信任!”

    “这是你们该得的,你们是少爷我在西山时候最早认识的人,傅一代也是你们亲手培育出来的,而今已到了傅六代,这稻种必须在你们的手上不断的繁衍下去,办好了稻种之事,你们于社稷之功,在千秋万代!”

    “小人、小人谢少爷!小人敬少爷一杯酒!”

    “好,这酒少爷必须喝!”

    傅小官和王二干了一杯酒,又道:“你是少爷我的皇庄大管家,享受月俸千两,这宅子得拆了重建!建成五进院落的模样,少爷我亲笔给你家写一副牌匾,以后你们出行可乘车坐轿,以后少爷我若是有暇,也可来你这宅子里小住。”

    老农王二顿时哽咽,他站了起来,退后三步,王强一瞧,也连忙站了起来,来到了父亲的身边。

    二人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小人谢少爷大恩!”

    傅小官咧嘴一笑也走了过去,将二人扶起,满怀深情的说道:“你们记住,当年在西山,我们是一同在田里劳作过的,我还喝过了你茶缸里的薄荷茶。”

    “少爷我永远都会记得那段时光,希望你们也永远是少爷我最贴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