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子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七十八章 静夜 下

    这场淳朴的接风宴散去,傅小官等人依然坐在这院子里聊着过往、现在,以及将来。

    夜渐深,田间有早蛙鸣叫,有野虫窸窸窣窣。

    王二王强告退离去,傅小官和董书兰住在了这院子的正房里。

    新的幔帐,新的棉被,新的洗漱用品,还有香皂一块,香水一瓶,准备得极为细致。

    “一下子这么重的恩宠,会不会令他们受不起?”

    红烛摇曳,董书兰很是担心的问了一句,毕竟这皇庄太过庞大。

    “他们受得起,这也是他们该得的……书兰,在我心里,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当年在西山,为了那傅一代的稻种,暴雨啊,他们一家可都守在那败子旁。”

    傅小官极为感慨,望着窗外静谧的夜又道:“若没有他们的那番忠心,就没有而今亩产七百余斤的稻种。要说起来……他们对社稷之功,大得我根本无法封赏!”

    董书兰微微颔首,粮食乃一国之本,今年傅五代的稻谷种子几乎可以种便整个武朝,这意味着武朝的稻谷产量比以往至少翻两倍。

    稻谷将能够完全满足武朝百姓的需求,将再没有人会饿肚子,更没有人会因为饥饿死去。

    红薯也已经在全国推广了下去,今岁红薯将迎来大量的收成。

    傅小官说有了红薯,香猪一号将会出现井喷——也就是在明年,猪肉紧张的问题会彻底解决。

    老百姓都能吃上肉了,稍微好点的家庭,两三天吃一顿肉将不是问题。

    他的一五规划纲要里提出的在五年之内,解决老百姓吃饭的问题,显然可以提前至少两年完成!

    这靠的就是像王二王强这样对他忠心耿耿的农人。

    确实该奖!

    “我觉得……既然这样,就索性再大一点,给小梅一个诰命,这样一来他家里也算是出了个有官身的人,若是有人想要暗地里对他家使坏,也得多掂量掂量。”

    “这个主意好!要说起来小梅的功劳也极大,敕勒川就六个州,她以一己之力,解决了紫旗州一大半的问题……就赏她一个三品诰命!”

    三品诰命,这墨州的知州才四品,这就意味着张小梅站在墨州知州的面前,那位知州大人必须行礼。

    如此一来,算是给了这王二一家一道护身符,不至于出现董书兰担心的那些事情了。

    解决掉一件心事,傅小官心情舒畅,他走了过来,猥琐的看着董书兰,“我说夫人,夜已深,咱们是不是该插秧了?”

    董书兰脸儿顿时飞起了红霞,丢给了傅小官一个白眼。

    生了孩子没有影响到她的身材,她的身子还是那么玲珑有致,甚至比以往更显丰腴。

    作为傅小官来到这个世上认识的第一个女子,傅小官的心里对董书兰多有愧疚。

    他伸出双臂从身后抱住了董书兰,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我依然记得当年在秦淮河畔,那个夜里有雨,咱们在秦淮河畔相拥相依。那时我觉得我就是这世界最幸福的人了,觉得拥有了你,就是拥有了一切。”

    “那晚我们去了夫子庙,你还记得那颗枣树吗?我们摘了许多的枣儿,可惜的是那颗枣树现在没有了。”

    “书兰,我是对不住你的。要说起来,这皇后本应该是你,可我最后还是决定给了问筠。这不是因为问筠是虞朝公主的身份,也不是因为问筠生的是儿子,而是因为问筠太脆弱。她表面看似坚强,但我知道她离开虞朝付出了太大的勇气。”

    董书兰微微转头,低声说道:“这些我知道,我没想去争什么皇后,能够在你身边,一切都值得了。”

    “若真要说我心里的委屈……你可知道当初我是多么希望独自拥有你?”

    “我不在乎你当多大个官,更没想过你还会当皇帝。我就是喜欢那个诗词文章惊天下,却又能挽着裤管下田的那个你。”

    “我觉得那样很真实,那样的日子让我心里很踏实。”

    “现在……你为整个国家操心,太忙,这我很理解,但若是让我选择,我却会选择曾经的那个你。”

    傅小官的下巴在董书兰的秀发上摩挲着,他的手游到了山峰上,董书兰嘤的一声身子一颤,便听傅小官轻声说道:“我们会回到曾经的,相信我。”

    董书兰听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此刻她的脑海已一片混沌。

    傅小官的手在游走,董书兰觉得这个春天的夜有些燥热。

    红烛燃尽,夜漆黑,却有插秧的声音响起。

    晨曦细雨,窗白一声鸡。

    傅小官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这张精致的脸,再次陡然心动。

    半个时辰之后,董书兰瘫软在床,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觉得这样的农家比那锦绣皇宫更有情趣。

    “你再睡会,我真的要去插秧了。”

    “嗯。”董书兰慵懒的伸了一下腰肢,美目俏生生看着傅小官,咬了咬嘴唇:“可莫要乱插!”

    傅小官咧嘴一笑,“我的秧田已经固定,自己家的秧田都插不完,放心,绝不会插到人家田里去。”

    董书兰吃吃的笑,傅小官一巴掌拍了过去,董书兰一声娇吟,有万种风情。

    ……

    ……

    “少爷,可睡的安生?”

    “……”睡的是安生呢还是不安生呢?傅小官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尚好,对了,王二啊,以后少爷无法常来,你有啥事记得给少爷写信,少爷想知道你们的消息。”

    “好,小人不识字,倒是王强在小梅的逼迫下认识了一些字,就是写得恐怕不好看,少爷莫要见笑才好。”

    傅小官咧嘴一笑,一边吃着鸡蛋一边想着,难不成还能丑过本少爷的那字?

    “今儿插秧?”

    “嗯,得开始插了,不然到后面的秧苗怕长太高。”

    “好,吃了饭少爷我也去。”

    “……”王二抽着旱烟一惊,“别,少爷而今毕竟身份不一样了,咱们这王家村的人可都认识少爷也都知道少爷的身份,若是传了出去……小人哪里能够承受得起?”

    傅小官想了片刻,王二这话是有道理的。

    堂堂天子在王家村插秧,这话若是传出去,只怕这王家村会被人家给一口唾沫淹没了。

    “好吧……”傅小官不无遗憾的说道:“那少爷就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