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子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七十九章 周同同到

    傅小官就这样在王二家住了下来,整日里带着董书兰游荡在田间地里,和王家村的村民们聊着天,颇有些乐不思国的味道。

    这数日下来,王家村的村民们似乎也习惯了他的身份,再没有人见了他跪下叫一声陛下,而是都亲切的叫他一声少爷,叫董书兰一句少奶奶。

    看在宁思颜的眼里,这家伙似乎更喜欢少爷称呼多一些。

    “少爷、陛下他难不成就这样放着朝中的事不管了?”

    贾公公咧嘴一笑,“朝中有那么多的大臣,若事事都需要陛下烦心……他们存在还有何意义?”

    “可是……这国家是他的呀!他就那么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他曾经就说过,百姓为水君为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你瞧瞧,这水多稳,岂有覆舟的道理?”

    宁思颜看着在地里掐着红薯尖的皇帝,觉得有些恍惚,他此刻哪里像什么皇帝,分明就是个农家少年。

    “书兰,我给你说,这红薯尖清炒可好吃了。”

    董书兰蹲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这东西……你不是说喂猪的么?”

    “人也可以吃啊,中午我炒一盘来尝尝。”

    “嗯。”

    这几天董书兰格外开心,觉得又仿佛回到了西山,就像初见时候的那般模样。

    和傅小官成亲已经三年,但她还是觉得自己这相公的身上披着一层神秘的光环,她没有将他读透,甚至觉得他更加新鲜!

    她看着傅小官的视线里充满了崇拜,庆幸当年在临江时候去西山的那一趟。

    若非去了西山,若不是碰巧见到了他写的那两首词,这一生或许就擦肩而过。此刻的自己哪里会在他的身边,还给他生了一个小公主。

    命运就是如此。

    在西山见到他的时候并未曾心动,在见了那两首词的时候也说不上是喜欢他了。

    但在临江楼上,他写给自己的那首《临江仙、寄书兰友》却让她怦然心动。

    而后回了金陵,本已经分别,却又因《红楼一梦》那书联系在了一起,此后这颗心儿,就彻底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董书兰从未曾想过傅小官会走到今天成为一国之君,她本来觉得傅小官登基为帝之后,彼此之间已在疏远。

    他太忙,似乎都忘记了从前。

    但自从离开金陵出行之后,尤其是来到了这王家村,她觉得自己误解了相公——他的心里始终都有她和她们。

    就像现在这样,他似乎已不再是皇帝,似乎还是那个临江的小地主。

    愿这样安好的日子永存。

    这是没可能的,董书兰深深明白。

    果然,就在这时,贾公公带着周同同来到了这地边。

    “陛下。”

    傅小官抬头看了看周同同,将掐好的红薯尖放入了篮子里,“你亲自去一趟大陵河流域,重点查查五原州河道,从河道总督,到州府到各级官员。”

    周同同一惊,傅小官转身走到了一处水塘边洗了洗手,“好好查,一百余万的百姓无家可归,三十万条人命,杀了三十多个官儿远远不够,还得用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员的人头来祭奠。”

    他站了起来,接过董书兰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重筑五原州大坝,存在极大的贪墨,朕担心若是再逢暴雨,还会再次溃坝。”

    他看着周同同徐徐眯起了眼睛,这视线里哪里还有半点农家少年的模样,此刻他散发着一股森然寒意,哪怕他仅仅是个三流境界的武者,却让周同同这一流上品的高手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你给朕记住!朕要的是不漏掉一个蛀虫!但也莫要冤枉了一个好人!”

    “查出来之后莫要声张,朕要去五原州亲自看看他们。”

    周同同连忙躬身一礼,“臣,遵旨!”

    “告诉御吏台,彻查武朝所有河道,凡是将手伸入了治河专款里的手……一个都别给朕放过!”

    “臣,遵命!”

    “去吧。”

    “臣、告辞!请陛下静候臣的汇报。”

    周同同后退三步打马狂奔而去,他的心依然在砰砰直跳——他明白这将是陛下登基以来的第一次大清洗,河工本就是历年来耗银的大户,河道年年修,河堤年年护,然而每逢水患却必然成灾。

    一旦成灾,朝廷就面临着灾民的安置、赈救,以及灾后的重建,这又是一大笔的银子。

    这里面会牵涉进去多少官员?

    周同同难以想象,但既然今儿陛下如此慎重的提了出来,那他就必须执行!

    至于会死多少人……周同同冷冰冰一笑,陛下已坐稳了江山,那些蛀虫,也该去死了!

    查这件事并不难,因为天机阁本就知道许多的秘密。

    这些秘密,甚至牵扯到了中枢的尚书大人。

    ……

    ……

    “思颜。”

    “臣在。”

    “你父亲宁伐春,去哪了?”傅小官转眼间脸上的阴云散去,却问了宁思颜这么个问题。

    “回陛下,他、在落梅山。”

    “哦……我想请他当皇城禁军总教头,你觉得如何?”

    宁思颜一怔,他至今和他老子不对付,因为母亲的这个结。

    “这是陛下的圣恩,臣当然不能有意见。”

    傅小官笑了起来,“是这样,你曾经不是说回到武朝要继续给我当门房的么?”

    宁思颜扭头瞧了瞧贾公公,人家是圣阶,我虽然窥见了圣阶的那道门,但毕竟还没有入门,打不过那老太监呀。

    “我准备在观云城成立一支禁军,人不要太多,一万足矣,就交给你吧,至于你父亲我就是随口一问,让他继续在落梅山闭关,早些破了圣阶,咱们武朝就又多一个高手了。”

    “……”宁思颜瞪大了眼睛,“我?”

    “怎么?守城门就不是门房了啊?”

    “啊,臣遵旨!”

    而今驻扎在观云城外禁卫营地的是四万海军陆战队成员,他们要负责守卫那座金山,有点大材小用。成立皇城禁卫的目的是将海军陆战队的人给替换出去,得去继续接受海上的训练,出海这件事得提上日程了。

    也不知道刘瑾那厮现在到了哪里?

    究竟是不是还活着?

    傅小官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颇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