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陆太太是朵黑心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陆辞:我抱着你,安全一点

    陆辞微凉的手伸进了袋子里,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大腿根,温乔茵眼神微微一变,瞪了他一眼。

    陆辞眼里立刻露出讨好可怜的表情来。

    温乔茵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然后就听到他小声嘀咕,“乔乔的腿好滑啊……”

    温乔茵:“……”

    “乔乔,你的脚好瘦啊,回头要多吃饭饭,才能长得像我一样强壮。”麻袋里他的手,已经握上了她纤细的脚踝,这小子解手上绳子的时候很快,解脚上的却半天解不下来,一直在那里摸摸摸,挲挲挲……

    “……”温乔茵额头的阴云越聚越多,冷冷道:“够了吧!”

    这分明就是在吃豆腐。

    别以为她不知道!

    陆辞一脸委屈加楚楚了可怜,低声说道:“乔乔脚在麻袋里,看不见,很难解的。”

    温乔茵叹了一口气,哎!她跟个孩子较什么劲啊。

    刚有点愧疚,就听到陆辞说:“不过乔乔的皮肤好嫩,像牛奶一样,我也想像乔乔一样,有这么嫩的皮肤。”

    “……”温乔茵闭了闭眼,咬着牙,“你他妈给我快点!”

    “噢。”他竟然还委屈了,大手扣住她的脚踝,没两秒钟就把她脚上的麻绳拿了下来。

    温乔茵:“……”

    她就知道!这个混蛋小子之前的动作都是在吃豆腐,这会挨骂了,才真是使处功夫给她解绳子。

    死孩子!不骂不行的。

    “解好了。”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一副讨好邀功的小模样。

    温乔茵不搭理他。

    陆辞就双手托住腮,眼神委屈地看着她,“乔乔,我解好了。”

    “我知道了。”温乔茵有点不耐烦,看了他一眼,又提醒,“你别托腮了,等下那些绑匪要是知道你会逃脱术,说不定你就死了。”

    “噢。”

    “把地上的绳子拿起来,假装捆着。”温乔茵又说。

    陆辞看了那圈麻绳一眼,捡起来,“好吧。”他可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温乔茵心里再次叹气,哎,没长大的孩子啊,就是这么傻乎乎的,温乔茵劝自己不要跟他计较,又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谁带你来的?”

    他能找到隔壁市的小县城来,就证明这事不简单。

    陆辞把那圈绳子绕到手上,假意被绑住,才看了温乔茵一眼,然后,他眯了眯眼。

    那瞬间,温乔茵有非常奇怪的感觉,觉得他的神态好像变了,眸光氤氲,似隔了一层冰冷在里头,有种高高在上的味道:“臻清让我进来确认,你安不安全。”

    “……”温乔茵的想法一秒破碎,嘴角抽搐,“你这个助理够可以的啊,也不怕你现在脑子受伤被这群绑匪欺负,他就这么放心你吗?”

    越想越觉得这个言臻清不像个好人。

    陆辞歪着头,一副又开心又满足的样子,“是我自己说要进来的。”

    温乔茵:“……”BOSS脑子被驴踢了,助理也跟着疯,真是一个傻子,一个疯子啊。

    陆辞轻轻地笑,“看到你没事,我终于放心了。”

    “……”温乔茵忍不住提醒他,“可是现在你自己也被抓了。”

    陆辞笑得很纯净,“没事。”

    依旧是那么英俊的脸,分明的五官,宽肩窄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味道,就像个行走的荷尔蒙,但是,是个脑子不正常的荷尔蒙。

    温乔茵冷淡地说:“没事个屁,等下被人揍疼了,你就知道有没有事了。”

    陆辞撅了撅嘴,有些倔强的说:“本来就没事啊。”

    他所认为的没事,就是他们现在还安全着。

    温乔茵看了气呼呼的他一眼,算了,他也是冒着生命危险进来找她的,心地是好的。

    所以温乔茵压低声音,继续问他:“你怎么来到园门的?言臻清带你来的?”

    这回陆辞听懂了,笑眯眯地说:“嗯,他在外面。”

    温乔茵眼神一亮,“他现在就在外面等我们?”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他们三逃出了这个仓库,就安全了?

    陆辞神气地说:“这可是我的主意。”

    温乔茵笑:“厉害啊。”

    被夸奖了的陆辞露出有点害羞的小表情,“我喜欢你,当然要来救你啊。”

    猝不及防被撩了一下的温乔茵:“……”

    不过往深了想想,他说的那种喜欢,大概就是对姐姐的一种亲情好感,也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哪懂追女孩啊?肯定是她想多了。

    “陆……小辞。”过了一会,温乔茵喊他。

    陆辞的眼角望过来,眸色清澈。

    温乔茵小声道:“言臻清有没有说,今晚几点行动。”本来她想放火的,但是现在言臻清来了,他们只要能逃出这里就行了,后面的事情她相信言臻清会解决的。

    陆辞说:“不急。”

    温乔茵一头黑线:“怎么不急?”她现在很急,没有犹豫就附到他耳边说:“你知道我被抓来这里,还遇到了谁?”

    陆辞的表情有些迷糊,“谁?”

    “薄衍庭。”温乔茵小声说:“梅家那个被绑架的小太子,就在我们后面的油漆桶里。”

    陆辞没什么反应,显然对这个孩子不关心,他只关心乔乔的安危,没说话。

    话没接到该有的反应,温乔茵的表情有些尴尬,这个死孩子,没想到这么冷漠,她只好继续说:“薄衍庭才五岁,被打得浑身是伤,多可怜,而且你们家跟梅家不是有生意往来的,我们顺便把他带出去怎么样。”

    陆辞努努嘴,“随便。”

    温乔茵看了眼绑匪,“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陆辞这才认真地说:“凌晨三点,我跟臻清说好了,这个时间行动。”

    “行。”三点这个时间不错,大部分人都熬不到那个点钟,都会发困。

    半夜,那群绑匪并没有对薄衍庭下手,大概是没接到通知,就打牌打了个痛快,之后累了,便歪在破旧的沙发上昏昏入睡。

    陆辞取掉手上的绳子,起身把温乔茵从麻袋里抱了起来。

    猝不及防被抱起的温乔茵:“……你干嘛啊?我没受伤,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乔乔,我抱着你,安全一点。”陆辞一脸甜蜜加体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