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萌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章 怪云出没

    不知不觉,云笙和云沧海已经进入了大周国的中部区域。大周地域,中部为广柔的砂石平原。

    该片区域,少了蕉叶村那样葱郁的植物,多风少雨,天气很干燥,起风的日子里,沙石拍过马车的棚架,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

    这一日,云沧海勒停了马匹,停了下来,仰头望着天空,蹙眉不语。

    云笙注意到车马停了下来,掀开了布幔。

    不知为何,这一带的阳光显得很昏暗,有气无力的,再看看天空,昏昏沉沉的,像极云笙前世所在的那个北方的雾霾城市,很难看清楚天空的颜色。

    “父亲?”云笙敏锐地注意到,云沧海的神情很凝重。

    前方的荒原上,出现了一条犹如武蜈蚣般蜿蜒前进的小队伍。

    “父亲,那些人是?”云笙的视力极佳,她甚至比云沧海更早看到了那只“蜈蚣”的真面貌,那是一群老弱妇孺组成的难民队伍,每个人都面黄肌瘦,衣衫褴褛。

    “是难民,”云沧海也看到了那一只队伍的模样。

    云沧海早年曾到过大周国的中部区域,记忆中,这里并不是这般荒凉的景象,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么一群人数不少的难民?

    那队难民们已走到了马车前。

    “姐姐,你有水嘛?”一名四五岁的孩童走了过来,可怜兮兮地拽住马车的篷布,他的嘴唇已经裂开犹如老树皮般。

    云氏父女俩一路上带的水和干粮不足,若是贸然取了出来,只会引来哄抢。

    队伍中为数不多的几名汉子目露凶光,如恶狗般窜了出来,那架势却是要抢夺云笙等人的行李。

    几乎是一瞬间,地上腾起了一道火墙,那火墙无坚不摧,射出了一道道猛烈的火焰。

    那几名意图行凶的汉子被吓到了,他们个个惶恐莫名,魔法师,是魔法师。

    “魔法师大人!”那几名汉子扑通几声,跪倒在地,“尊贵的魔法师大人,救救我们吧!”

    云沧海手中的魔法权杖,掩在了衣下,他一脸的警惕,他并非什么善男信女,对他而言,女儿的安全比任何人和事都重要。

    云沧海的火墙,刚猛灼热,让周围的温度瞬间上升了许多。

    那几名男子见云沧海无动于衷,失望地站了起来,他们拉扯着乞食的孩童,扶起奄奄一息的老者,缓慢地向前移去。

    对于路人的冷漠,他们早已习以为常,这一路上,他们已经求过无数的过路人,可对方一听到那个名字,就面色大变。

    “等一等,”云沧海忽然开口,他瞥见了队列中最前方的一名老者的行李上绣着个家徽,那家徽是一朵祥云状的标志。

    那些村民对云沧海还有几分顾忌。

    云沧海撤去了火墙。

    这时,队列最后,一名幼弱的孩童忍耐不住一路的疲乏,昏了过去,任凭他身旁的亲人怎么呼喊,都没有反应。

    见状,云笙快步走上前去,“父亲,他中暑了,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死的,”云笙说着,命令几名汉子将孩童搬到马车上去。

    方圆几里,都是一片荒芜,只有马车可以暂时充当阴凉处。

    云笙立刻解开了孩童一囊水,在水里面洒了些盐巴,喂着孩童喝了几口。

    中暑可大可小,若是没有及时救治,是会死人的,尤其是体弱的小孩和老人。

    云笙又取出了骨针,在孩童的额头挑了几针,挑出了一些黑血后,孩童的面色稍好了些。

    在云笙救治孩童的那会儿空档里,云沧海已经和队列中的一名长者聊了起来。

    “老丈,若是没看错的话,这一带是武圣将军府的属地,你们应该是将军府的属民,擅离属地是死罪,你们为何要无端端离开属地?”在无极大陆,有功之臣和皇氏在立下战功后,都会被封赏。

    所赐的地既为领,在领地里世代居住的就为属民,属民相当于是领主的私人财产,没有领主的命令,不可擅自离开,亦不可举家迁徙。

    “尊贵的魔法师大人,并非我们不怕死,而是我们有家归不得。我们村原本有两千多人,自从那怪云到了我们村后,就只剩眼前这些人了,”与云沧海对话的那名长着,就是村落的村长。

    他叹了一声,告诉云沧海,他的确是从属于武圣将军府的平民。他们这个村落,在这附近一直住得好好的,约莫是半个月前,村落的上方飘来了一朵红色的云。

    村民们本也没注意,只当那是一朵颜色古怪的云,可日子一天天过去,自从那朵云出现后,村落里就发生了怪事。

    “先是村落里的牲口陆续死了,再是井水也干了,最后连村落里种植的作物也死了。最可怕的是,天空的那朵云却一直在变大,这会儿,我们整个村落都被那朵云笼罩住了。每隔一阵子,那朵云中卷起了一道怪风,将几十名村民全都吸了进去。”村民们意识到不对劲时,村中已经有大半的村民都被怪云吸进去了。

    能将人卷进去的怪云?

    云沧海面色凝重:“发生了这等事?你们没上报将军府?”

    领地相当于是领主个人财产,所以发生任何事端,都必须先禀告领主。

    领主会再派遣家族中的高手,前来视察。

    “派了,十天前就派了,送信过去的村民,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眼看村民一天比一天少,我只能是冒着死罪,带着村民们迁徙到临近的村落去,”村长不禁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笙儿,你留在这儿,与村民们先呆在一起,我上前方去看看,”云沧海叮嘱着云笙留在原地。

    他留了马车给云笙,自己前往前方的村落一探。

    武圣将军府?云笙不禁看了一眼那些村民。

    云笙意识到,这些人很可能就是云家的属民,难怪父亲会一反常态,插手这件事。

    能吸进人的怪云?到底是怪物还是未知的魔兽?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她心中记挂着父亲,想要跟着前去看看。

    耳边,一阵马嘶声,有妇人惨呼声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一辆月白色的马车风驰电掣般行来,拉车是是两匹漂亮异常的高卢骏马,颈高毛密,一身白鬐,从头至脚竟找不出一根杂毛。

    驾车的是两名双胞童子,一身华美的魔法短袍,长得粉雕玉琢,很是精致,一看就出身不凡。

    一名身怀六甲的村妇受了惊吓,摔倒在了马车前。